我亲爱的差生

字体 -
标签:

小学的时候班上有个小男生,说话有些含糊。上课老睡着,还要流口水。常不做作业,所以经常是班主任批评的对象。他也毫不在乎似的,罚站,留课,叫家长,是家常便饭。最后班主任把他安排做我的同桌。我们住同一个弄堂,经常可以看见他叼着袋装牛奶,红领巾歪在一边,书包斜挎着。每次我看到他,就对他叫:赵宗令!他总是卓别林似的左右张望然后急匆匆地逃走。他不喜欢交谈。

一次我这个好学生作业有许多错,班主任正在气头上,指着我就开始大声批评。他坐在我的旁边,慌忙摇手,口吃含糊地说: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班主任大声说:不是说你! 赵宗令更激动了,身体往后仰: 不是我不是我。。弄得班主任也哭笑不得,最后气也消了,我也逃过一劫。我看着赵宗令,不知他是故意救我,还是真傻。又一次我没写作文,结果不知怎么,被班主任点名朗诵作文。 我故作镇定,即时编了我的作文,装作拿着本子在阅读。坐下的时候,赵宗令吃惊地说:你没写,本子是空的。 班主任立刻骂他,怎么可能,不要胡说八道! 赵宗令看了我一眼,他知道我没有写,但也不再说什么。我又逃过一劫。

在美国读小学的时候,还不会英文,和一个印第安女孩成了朋友。她喜欢打球,善于打架。常带我去打篮球,若是去学校的时候碰到捣蛋的男生,她只要一举拳头,男生撒腿就跑。我们一起去温泉玩,我骑在她的肩膀上和她的十四个兄弟姐妹打水仗。冬天我们把雪橇绑在卡车,由她的大哥开车拽着我们在校园里乱开。 当我渐渐学会英文了,我发现她经常说粗口,并且喜欢说黄色笑话。她更是结交了一个喜欢偷东西的女孩,两人经常狼狈为奸地偷食堂的巧克力。一天我很认真地对她说,我发现你变了。她说,不对,是你变了。

中学的时候转校。我的locker被分配到一群捣蛋鬼中间。他们个个人高马大,各种肤色,中间挤着我这个小个子,戴眼镜的小女孩挺不协调。我和他们逗玩得开心,后来才发现他们是被好学生们尽而远之的一群。他们有些后来喝酒过度,有些被逐出学校,有些参加了帮派。但我还记得我们在locker前,他们耍宝,我大笑。

每个学校总还会有一个每个人都讨厌的学生。他很邋遢,口齿不清。有时做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比如他会把纸巾沾满番茄酱然后假装鼻子留血,到处恶心人。他有一件常年不换的黑色马甲。 总是一个人埋头在学校里走来走去,没人愿意和他做朋友。一次火警演戏,同学们被集合在操场上。是冬天,非常冷。我和一些女同学站在一起。马甲男居然朝我走过来,问我:你冷吗?然后作势要脱他的黑色马甲。全体女生很惊愕地看着他,又看看我。我连忙说:不冷,没事。。

高中的时候,我班的一个男孩一本正经地跟我说,我要在眉毛上穿个洞! 然后很认真地演示给我看他如何用别针插在眉毛上。然后很神秘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两支大麻,很窃喜地给我看。 我呵呵笑,傻小孩,没收。他嬉笑着撒腿就跑。

回想起来,我很幸运。从小到大常搬家,常转校。但总是遇到这么些亲爱的差生。他们或许不被老师待见。也不被好学生接纳。他们或许会易怒,会打架,会偷东西,抽大麻。但他们有一颗很清澈的童心。他们想要的,只是一个认可,一个善意的眼神,一句傻小孩。谢谢童年有你们陪伴。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1月1日 18:48

    很精彩的小回忆录,可能那个赵宗令在中国应该很有“出息”吧。其实这些所谓“差生”都是自由追求者,按今天的话来说是“体制外”的人。有时他们要用一些看似破坏性的举动来引起周围人的反应,特别是对待女生。上了大学后,好人坏人都开始戴上一个面具生活了….. 一个题外话,按理你的中文应该在小学水平(在美国读小学的时候,还不会英文),可发现比许多中文系的人还强,不知是上海哪所小学毕业的??我定让我女儿到你的学习补一补,一年能抵3年用。

  2. 2. 一目 - 2012年11月1日 19:05

    上海一师附小。记得那时还是少有的快乐教育。整天要学唱歌跳舞表演给各位领导视察

  3. 3. Lisa - 2012年11月2日 12:12

    我小学的同桌也是差生,老师让我给他讲数学题,我怎么讲他都不会,把我气得要命,他还是笑嘻嘻的。他爸爸妈妈和我爸爸妈妈是一个大学里的同事,每年夏天都看他在游泳池晒得黝黑,他那时晒得皮包骨头,看见我一笑只有牙齿是白的。 长大后再没见过,但是通过电话,他现在是国内有名的职业高尔夫球手还兼职做教练,他说有空请我去他执教的地方,要教我打球。我说,我运动很差的。他说,没事,你学不会我也不生气 :) 等下次回国去上海一定要找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