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文教育 (上)

字体 -
标签:

80年代初是生产高峰。据我妈妈说,生我那年两个孕妇一张床,还有的只能睡走廊。幼儿园最后一年,老妈老爸决定让我提前考个什么艺术天才班。拿了我画海底世界涂鸦,滥竽充数送了上去。那个学校居然要了我。因为学校离我家很远,可怜的我只能寄住在姑姑家。那个班里绝对都是小妖怪,个个不是小演员就是小模特。我这个小胖墩在天才班里像弱智似的。最开心的莫过于午睡时间,全班可能就我一个人呼呼大睡。我记得那时我五岁,就要抄写拼英字母,每天做作业到11点多都做不完。学数字,老师每个数字都编了个儿歌,定要我们背出来。我不知是有反骨还是真的笨,记得我小小的脑海里OS是,数字我都记住了,凭什么一定要背儿歌。老师说,父母还是高级知识分子呢,孩子怎么那么笨呢。

最后谢天谢地,二年级的时候爸妈搬了家,让我转学上号称德式还不是法式快乐教育的一师附小。我那时真是感激得痛哭流涕啊。作业我可以全做完,老师居然给我个优,班里居然前几名。学校还常有唱歌跳舞春游活动,一下子上学的激情就来了。这一激情就长达三年。不过说句公道话,虽然我在天才学校煞是痛苦,但是因该说给我打了非常扎实的基础。所以到了一师附小就有了如释重负,如鱼得水的感觉。报着感激的心好好读书,一直到三年级又出反骨。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大脑一下子突飞猛进开窍了,我忽然觉得学校里教的非常简单。作业不用做就会数学题,作文一稿就成。还有一次索性一边朗诵一边编,居然也没露馅儿。作业没做完倒是让老师很诧异,因为我一向是个乖孩子。还做个班长,做个墙报委员之类的。而且,考试成绩居然常出现双百分,老师也不知道是该夸我还是骂我。

当然这样的学习趋势并不好,幸运的是,我在四年级上半年到了美国。在美国先住在洛杉矶,因为是暂时的所以也没给我报名学校。那时父母可能是觉得得来次美国,就好好让我玩玩吧。所以好几个月的时间我每天游泳,周末老爸老妈带我到处玩。迪斯尼乐园玩疯了,那个山上的小小世界可能去了不下十次,我妈可能都快吐了。在洛杉矶有台湾的世界日报看,再加上周围忽然接触到了台湾人,香港人,忽然觉得世界很奇妙。我八九岁没事干就看世界日报,记得看了第一份报纸我对妈妈说:这张报纸好反动哦。妈妈可能觉得莫名的好笑,我也觉得能读反动报纸很是有趣。看来看去,就学会看繁体字了。

在洛杉矶的那段时间,爸爸上班,妈妈专门陪我玩。爸妈也怕我把学业丢了,就让我写个游记作文。因为爷爷是编辑,有时候爸爸也会拿我写的作文给爷爷献宝。当时爷爷很赞赏,还说要给我联系儿童出版社发表。后来因为爷爷身体不好,也就不了了之。但是对我来说像吃了糖丸子似的,很受用。在我家被我爷爷表扬那可是大大的荣誉。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1. 1. 苏而 - 2012年11月28日 09:52

    挖,果然是小天才。。

  2. 2. 一目 - 2012年11月28日 10:09

    哪里哪里,我觉得很多都是歪打正着。很幸运有个幸福的童年到是。

  3. 3. 睡熊猫 - 2012年11月28日 11:27

    难怪,有天赋,出身书香门第,这么早出来,中文这么好!

  4. 4. 心仪 - 2012年11月28日 12:08

    时间久了, 居然忘记了我们是校友。

  5. 5. olive tree - 2012年11月28日 12:15

    有趣的学习和成长经历~~

  6. 6. Simon ZZ - 2012年11月28日 12:47

    一师附小应该算是名校,我当时在教育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