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杜鹃 (下)

字体 -
标签:

湖水泛着土色,在阳光下涟漪。班长组织男同学跑到附近的村里借了喂猪桶和铲子。三四人一组,塞进喂猪桶歪歪扭扭地在湖中前進。有的在原地转着圈,有的不幸地泡到水里。她和班长一组,也不知這本事是班長是從哪兒學來的,前进地很顺利。如果在古代﹐班長也許會被稱為某某才子。他或許不會穿這樣的舊襯衫和破軍褲﹐也不會剃這種傻乎乎的小平頭。如果在舊上海﹐班長說不定會是大資本家的公子穿著西裝﹐帶領帶﹐開小汽車。想到這兒﹐她扑哧的笑了﹐公子現在正坐在喂豬桶裡用鏟子左一划右一划。

她好好的端詳班長﹐他的眼睛烏黑﹐鼻梁筆挺﹐臉長的很嚴峻﹐就象身後的山。班長見她看著自己﹐就調皮的對她眨了眨眼。到岸了﹐班裡的同學都沖著他們笑。她的臉燙得象小暖爐似的﹐班長卻若無其事地爬上一塊石頭﹐大聲說﹕同學們﹗爬到山頂就能看到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還須努力。說罷便雄赳赳氣昂昂地向山頂前進。

沒見過那麼陡的山。爬不上去﹐班長就組織大家剷小土堆來墊腳。懸崖上女生們嚇得直叫。班長就爬左爬右把大夥兒象香腸似的串起來。有些男生嚇得膝蓋哆嗦不停﹐又不敢支聲。唉﹐真難為這些文弱书生了。

荒蕪的山﹐沒有生命氣息。凌亂的石頭就象這亂世﹐不時地打擊前進的信心。班長要帶我們看什麼呀﹖值得這樣豁出命來嗎﹖ ”有些女同学嘟囔着。 只聽見墊後的班長興奮地大喊﹕快到了﹗快到了﹗

前面的同学傳來一陣陣驚嘆。是什麼﹖是什麼如此驚人得美麗﹖她的心扑扑地跳著﹐再努力地一步。。看到了﹐看到了﹗大家歡呼﹐大家流淚。看到了嗎﹖那漫山遍野的白杜鵑。一行风尘仆仆的学子在山顶相拥,看着整整一山谷的白杜鵑。晶瑩剔透﹐柔嫩的白杜鵑舒展在這廣闊天地。她想跳下去﹐擁抱它們。輕輕告訴它們一路的艱辛。她想把這一片白色世界永永遠遠地藏在記憶里。記得它們白得象雪﹐白得象雲﹐襯著藍天﹐迎著太陽躲在荒涼的山群中。把這份美麗刻在心版上吧﹐一輩子也不忘記。深深吸一口氣﹐那就是生命﹐那就是自由﹐那就是青春的氣息。

班長走到她旁边轻声问﹐你出了校園還會記得这里的白杜鵑嗎﹖

***

“后来呢?” 我追问。

“没有后来。” 她捋了捋发梢, “毕业以后他去了研究院,我也回到上海。诺,这个扎辫子的高个現在是作家了。SARS之後她寫了些關於醫生的小說﹐現在可有名了。她以前最喜歡開別人玩笑﹐總是搶我的柿子吃。这个,瘦瘦的就是山西兴县,他現在都成了科學院副院長了。

我好奇地看着。

他工筆畫牡丹花得特別的好。畢業那年他生肝炎﹐差點死了。要不是我们陳老師瞞著人家讓他進科學院早就沒命了。”

“那班长呢?”我还是坚持绕着

噢,他十幾年前就死了。客死他鄉。听说他八幾年那會兒成立研究院﹐他去日本招攬人才﹐不知怎的﹐受傷了。那還不是最慘的。本來輸點兒血﹐縫幾針就沒事兒了。誰知那血有問題。陳老師那時告訴我是血液病﹐全身的免疫系統出了問題。現在想想﹐是艾滋吧。

“啊?!”我看着旧照片里脸上透着笑的这些青春少年。那么坚信,再多走几步,付出多一些的努力就可以看到白杜鵑。走着从老乡那里打听来的古河道,一片只在听闻中的白杜鹃。

“有些人太完美,是不应该变老的。” 她看着照片喃喃地说。

照片里他微微笑着。他的生命像山谷里的白杜鵑在濕潤溫暖的盆地中生長得那麼茂盛,斷然美麗着。

 

分享博文至:

    29 条评论

  1. 1. Lisa - 2012年12月28日 02:53

    这故事真美好看得人心暖暖的。而现实的爱情却粗糙难看的多,还会不时上演狗血连续剧里的桥段,让人狼狈不堪

  2. 2. 凌波仙子 - 2012年12月28日 09:21

    静静的早晨,把《上、下》一起读了。

    似小说,有繁密的人物、镜头、情节、场景、甚至晕染似的故事背景、暗隐的时代线索··· 似散文,娟娟流淌,娓娓道来,时空交错人物切换,却始终形散神不散; 似诗歌,一个个美丽的意象:贫瘠时代、花样年华、石雕般乡民、活泼泼的生命、古河道、白杜鹃···撩拨激荡着读者各自的想象和情感,与故事本身的意蕴交相呼应···

    尺幅之内收纳至多而又不觉拥挤或干糙,有赖作者立意、布局和驾驭上的过人。

    这是一个很值得耕耘的题材。一目同学,加油!

  3. 3. olive tree - 2012年12月28日 09:34

    “有些人太完美,是不应该变老的。”

    很喜欢这一句,新年快乐!

  4. 4.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2月28日 09:36

    新華網石家莊5月9日(2012年)電在位于河北省平泉縣遼河源自然保護區內,近日發現了一株盛開的珍稀物種白杜鵑。 白杜鵑別名映山白,它是正常紅杜鵑的一種變種,極少能夠看到,由于濫採濫挖瀕臨絕種,很是珍稀。這株白杜鵑生長在遼河源自然保護區馬盂山上,株高大概在1.5米左右,它的周圍是一大片紅杜鵑。保護區工作人員說,紅杜鵑花比較多見,但是白色杜鵑卻是他們第一次見到…. 白杜鵑的花期比紅杜鵑稍晚半個月左右,初夏長出葉子以後再開花,花色潔白,花朵較小,根及花可以入藥。紅杜鵑為春季開花,開花時幾乎沒有葉子,花色呈淡紫紅色….. 一目是有意还是无意,把白杜鹃当了标题?这样一群人,真是现在这个时代已经找不到的“白杜鹃”。中心人物应该是班长吧…鸽子去铲一下雪….

  5. 5. 牧童之家 - 2012年12月28日 12:29

    花海如雪,映白的山谷,该有多美啊! 努力想像着。。一目加张插画吧?谢谢分享

  6. 6. 多伦多华文书店 - 2012年12月28日 12:45

    青春朦胧!青春精彩!青春永远都有故事和记忆!

    喜欢这种似散文似小说的小小说。开始的好,结束的也好。

    不为写故事而编故事,只是完成几个精彩片断,让读者轻松愉快。

    看来叫茉莉角落真的是名副其实

    不似玫瑰般刺目,不似牡丹般妖艳,只为那一抹清香轻轻飘过茉莉角落

  7. 7. 一目 - 2012年12月28日 13:15

    是吗?现在已经很稀有了?真可惜。。。

  8. 8.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2月28日 15:30

    鸽子铲雪归来!看来你确实无意取了这样一个雅致的名字“白杜鹃”。 建议这集当个中集,这个“我”(叙述者)和Tina(第二叙事者)的关系没有交待地太清楚, 为什么在温哥华开始并结束如此的回忆? 你的文字技巧已经掌控得很熟练,把白杜鹃的洁白突出得很好,然后再连接上那个时代的青春岁月(纯洁):

    她想把這一片白色世界永永遠遠地藏在記憶里。記得它們白得象雪﹐白得象雲﹐襯著藍天﹐迎著太陽躲在荒涼的山群中。把這份美麗刻在心版上吧﹐一輩子也不忘記。深深吸一口氣﹐那就是生命﹐那就是自由﹐那就是青春的氣息。

    还有更大可续写的空间… 我看见那么多期待的眼睛:)

  9. 9. 一目 - 2012年12月28日 15:35

    哈哈需要交代清楚吗?早茶时候我讲给你听吧。文章来个虚无缥缈滴。

  10. 10.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2月28日 15:41

    看来是所谓的创作灵感,无法“命题”了!遗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