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中的青春,友情,爱情 - RENT

字体 -
标签:

RENT是我到了多伦多后看的第一个音乐剧。也是这个音乐剧让我这个西海岸公民真正肯定了多伦多在文化上的地位。RENT 所展现出来的爆发力,在某种道德意义上或许是错的,可是你不可否认那是青春的,而且毫无掩饰。

很奇怪,RENT在猛一听时是有些噪杂的,但是当你进入那个情景,全身全心都会摇摆起来。 那个不可及的La Vie Boheme。那个些超越价值观,世俗眼光的真挚感情。那些任性的伤害,索取,直到失去。

Will You Light My Candle

Take Me As I Am

I’ll Cover You

Goodbye Love

Seasons of Love

后记: 和理科男再次去看了RENT 唱到 Season’s of Love 时,我高兴地唱了起来。只见理科男低头摸出手机,认真确认他们唱的525,600 minutes 是否正确。。。。摇头。。。

分享博文至:

    25 条评论

  1. 1.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2月30日 09:12

    上午要去教会,先占个位。。。

  2. 2.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2月30日 13:35

    对于这个音乐剧已经不是用好听还是难听来描述,也不是一个简单的道德判断。 我得回到我自己的美学根基 来做判断。下面是我过去的硕士论文的核心美学来源–Nicholas Wolterstorr 的 Art in Action 中的一段引文(仅有英文),也许你可以了解我的想法是什么(很长,可能要分段上传): No doubt many disagreements about expressiveness have their root in the fact that the thing in question is perceived in subtly different ways. Chinese music sounds different to an Oriental than to a Westerner; Western music sounds different to a Weserner than to an Oriental. And Gesualdo’s music sounds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to us, who have experienced the collapse of tonality in our century, than it did to a nineteenth-century listener. So of course in disagreements in judements concerning expressiveness are to be expected…..(待续)

  3. 3.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2月30日 13:46

    虽然是谈中西音乐,但这些话也适用于上述当代西方音乐剧的判断: (接上页) For such differences in how music sounds, in how paintings look, etc., there are of course many reasons. One, remarked on earlier, is that always when we approach a work of art we focus on some features and allow others to reced into the penumbra of our attention. We listen for something, we look for something. In part, these are matters of personal idiosyncrasy. But more fundamentally, distinct stylistic traditions call for distinct ways of looking and listening.(P113)

  4. 4.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2月30日 13:53

    T.S. Eliot in his famous essay” tradition and the individual talent” remarked that each new poem which enters the tradition changes it structure. In a similar way, what we have seen or heard in the past shapes our preception of the new things we see or hear, and our seeing and hearing of new things subtly changes our future perceptions of the old things。。。 (完)

  5. 5. 一目 - 2012年12月30日 14:03

    艺术需要生命中的共鸣。 我们喜欢的一般时自己熟悉的音律,习惯的口味。能接受不熟悉地,并且品出它的好,是一种幸福。

  6. 6.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2月30日 14:27

    我刚才正在边听边评,我女儿(12岁)居然听出了Season of Love。 可惜两个文化的人是很难聆听对方声音 地。不好意思,又在你这里开茶座了。

  7. 7. 一目 - 2012年12月30日 14:43

    文化哪分彼此,只要分享。 我妈被我影响地都能哼音乐剧的前奏了

  8. 8.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2月30日 14:57

    “哼”跟“聆听”可不一样,前者是种被动的活动,天天放一首歌,肯定每个人都能哼出来。 “聆听”则是一种态度,需要发下自己的主观和偏见,最终到达“对话”的效果。

    文化需要被“聆听”,然后才能被“分享”。 你和我们这些土八路不同,西方文化是自然的事,中国文化 是回忆的事。

  9. 9. 一目 - 2012年12月30日 14:58

    有些时候,文化只是习惯

  10. 10.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2月30日 15:05

    为何有的人习惯,有的人永远不习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