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们年纪小 (十七)- 北京 毛主席 失蹤

字体 -
标签:

紅旗最近很反常﹐什麼都不管。整天走神﹐簡直象以往的蕭秀。也許是最近的變故﹐也許是拉練的疲乏﹐連芬芬弄丟了她所有行李都沒讓紅旗激動起來。她只是把自己的被子攤開和芬芬合用﹐然後平靜地把芬芬口袋裡的錢包掏出來放在自己的包裡以防萬一。

學校﹐公園﹐和很多大宅都開放給鬧革命的少年們。四個女孩在一個大院裡落腳。晚上大家分享食堂的免費口糧﹐交換路上的故事。中國各地的孩子都懷著滿腔熱情聚集到北京。熱誠﹐整個大院滲透著熱誠。很晚了﹐四個女孩躺在從沒睡過的炕上﹐屋裡瀰漫著人的氣息。蕭秀真是不習慣和那麼多的人睡在一起。屋外﹐象野營一樣﹐大院裡橫七豎八地躺了上百個紅衛兵和紅小兵們。蕭秀翻來復去怎麼也睡不著﹐週圍酣聲起落比附。她依稀感覺到背後的紅旗在發抖﹐翻過身來看﹐原來紅旗的被子已經被芬芬霸佔了。統統被芬芬卷在脖子上﹐象只皮虫。蕭秀搖了搖頭﹐分了自己的被子給紅旗蓋上。眨巴著眼睛看著牆上的標語﹐很久才淡淡地入睡。

早晨﹐因為沒了自己行李裡塞的蛋卷﹐芬芬愁眉苦臉了一晌午﹐嘴裡嘰嘰咕咕地抱怨。蕭秀煩得真想扇她幾耳光﹐蕭秀心裡發誓一定要自己一個人再來一次。下午﹐吃了碗陽春面之後芬芬大小姐終於對玩北京來了興致。戴著白帽的回民﹐坐地上的大嗓門老太太﹐連破舊的街道都那麼新鮮。可是﹐這掛的標語﹐牆上的大字報和到處可見的紅衛兵都又是那麼地熟悉。北京雖然是個陌生的地方但絕對不會迷路。只要跟著一群群的紅衛兵和紅小兵走就行。反正大家到哪兒﹐就去哪兒。走到天安門廣場﹐打聽到毛主席要大招手的時間﹐四個女孩興致勃勃地和上千萬個紅衛兵們排隊。蕭秀真是幸運﹐因為長得瘦小﹐得于蹲在第一排﹐就在解放軍叔叔後面。芬芬終於忘了行李的事﹐興奮地擠在蕭秀後面。

真壯觀啊﹗上千萬的少年少女乖乖地坐在廣場上。兩排解放軍整齊地手挽手蹲在地上組成兩道綠牆為毛主席的車開路。那麼大的廣場﹐那麼寬的天。太陽直直地照下來﹐晒得讓整個廣場都瀰漫著汗臭味。蕭秀也不顧儀態了﹐脫掉悶熱的跑鞋放在一邊。所有的人都安靜地等待﹐直到都快疺了﹐蕭秀簡直都昏昏欲睡。

忽然﹐想海浪一樣﹐人群開始騷動﹗來了﹐來了﹗蕭秀耳朵哄地一下﹐趕忙彎腰撿鞋子卻被人群往前推。廣場象是炸了一樣。看得見的和看不見的都大聲說著叫著。所有的解放軍唰唰地都站了起來﹐人群都站了起來﹐一股熱浪從身後襲來。蕭秀居然被擠得坐在一個人頭上﹐緊靠著前面的解放軍。人群都開始歡呼雀躍﹐來了﹐來了﹗蕭秀也不顧屁股下的那個人呲哇亂叫﹐她雙手搭在解放軍的肩上。看見了﹐看見了﹗毛主席站在一臉汽車上向大家大招手。他轉過來了﹐轉過來了﹐往這裡看了﹗他看見我了﹗他向我招手了﹗

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至興地﹐熱騰地﹐瘋狂地﹐大家叫啊﹐歡呼啊﹐揮手啊。終於看見敬愛的毛主席了。蕭秀真覺得自己是革命成功了似的﹐心裡太美了。芬芬一臉怨氣。很抱歉地﹐蕭秀原來一直坐在她的頭上﹐害得她抬不起頭來。連毛主席的小指頭都沒看見。這下可不得了。芬芬的臉漲得通紅﹐眼淚在眼睛裡滾來滾去﹐臉憋得象個柿子一樣。蕭秀一邊抱歉一邊忍住笑。怎麼就有那麼滑稽的事情﹐偏偏坐到她的頭頂上呢。猛得看見芬芬柿子一樣的臉﹐蕭秀扑哧笑出聲來。

完了﹐芬芬氣得撒腿就跑﹐咦哩哇啦地在廣場上放聲大哭。紅旗看不下去了﹐大聲說﹕[芬芬﹐給我站住﹗嘉美快去把她拉回來。蕭秀﹐這是你不對啊﹐好好叫賠禮道歉。呶﹐拿這錢陪芬芬去參觀故宮。我要去給爸爸﹐買一樣東西。七點我們在這裡碰頭。]

太欣慰了﹐我們的紅旗又回來了。蕭秀就喜歡她信心滿滿管事的模樣。也沒疑問什麼﹐歡歡喜喜地去玩神秘的紫禁城。

看了九龙壁,摸了摸龙椅。七點四十五分﹐比紅旗說的時間晚了將近一小時。芬芬﹐蕭秀﹐嘉美拎著一袋北京烤鴨興沖沖地趕回廣場。沒有專制的紅旗批評她們遲到﹐只有天安門上紅旗飄飄。三個女孩站著等﹐坐著等﹐直到夜幕降臨還是沒有紅旗的身影。嘉美急壞了﹐大聲叫道﹕ [紅旗~紅旗~姐姐~~~ ]沒有人答﹐只有一個戴著紅袖章的駝背老頭﹐一步一拖地走過來。

[小妮子們怎麼著啦﹖在廣場上不能這麼哭爹喊娘的.]

[老伯伯﹐我們的一個同伴不見了。]蕭秀趕忙說﹐ [你有沒有見過一個女孩兒﹐穿藍布衣的﹐比我高半个头头发。七點在這裡等人啊﹖ ]

[藍布衣﹐短发﹐滿北京都是啊。聽你們是南方人吧﹐第一次來北京﹖你們住哪兒﹖要不回那兒找找。]

嘉美一聽﹐象是得了特赦令﹐二話不說往大院跑。芬芬也要跟著去﹐被蕭秀一把拉住。[我們還是在這兒等。]

P200611071400112195925010.jpg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替天行道 - 2013年1月30日 12:34

    历史镜头再现,当年能见一眼老毛,那简直就是幸福得到头了,现在回想一下,整个一个封建王朝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