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们年纪小 (十八)- 北京 毛主席 失蹤

字体 -
标签:

那個晚上﹐紅旗沒有回來。之後的三天﹐都沒有看見紅旗的蹤影。嘉美問了大院裡所有的紅衛兵和紅小兵們﹐都沒有看見紅旗。最後還組織了大院裡的兵力全面尋找紅旗的下落。可是每天晚上只有迎風飄的紅旗﹐而沒有大家找的紅旗。蕭秀開始害怕紅旗就將這樣一去不復返了。各種可怕的想法侵入她的腦海裡。她後悔自己丟下紅旗去故宮遊玩。後悔坐在芬芬的頭上。後悔來拉練。

每次芬芬想開始抱怨都會招來蕭秀和嘉美的怒視。要不是她硬是要買烤鴨﹐她們也不會遲到。要不是她耍脾氣﹐她們也不會分頭行動。要不是她行李弄丟了。。。大院裡的紅衛兵都開始散了。有的去別處拉練,有的回家。只有她們留在大院裡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紅旗﹐紅旗到底去哪兒了﹖

[秀秀﹐你說紅旗會不會不回來了﹖ ]嘉美哭喪著臉說

[呆不下去也得呆﹐我們總不能把紅旗丟在這裡﹐自己回去吧。] 蕭秀斬釘截鐵地說﹐ [紅旗會回來的﹐向毛主席保證。]

[她會不會出什麼事兒啊﹖ ]芬芬探過頭來小心地說。

[不會﹗ ]蕭秀和嘉美異口同聲地厲聲道。

紅旗失蹤了兩天三夜後﹐疲憊不堪地出現在大院裡。拿出用粗紙包的驢打滾和一水壺又臭又咸的北京荳汁給傻眼的姑娘們吃午飯。對自己去哪兒做什麼了之口不提。紅旗顯然是碰見什麼事了﹐眼睛裡都是血絲﹐象是這幾天一直都沒睡。頭也沒梳過﹐衣服也沒換﹐對愛乾淨的紅旗來說是太不正常了。

蕭秀怕她是被什麼人欺負了﹐小心地打量她卻什麼都不敢問。但見她也沒有跟人打斗過的痕跡﹐只是異常地沉重和疲憊。夜車轟隆隆地開往上海﹐整火車的人都昏昏欲睡。蕭秀躺在嘉美的身旁﹐滿腦子翻來覆去地琢磨怎麼開口問紅旗。隱隱約約聽到紅旗沉悶急促的呼吸聲和夢裡的胡話。

[老伯伯﹐老伯伯。。爺爺。。你醒醒。。]

蕭秀一股腦兒坐起來﹐發現芬芬又把被子都卷走了。她氣憤地跳下床﹐掄手就扯芬芬裹在身上的被子。芬芬迷迷糊糊地哼哈﹐又一隻手伸過來﹐啪一巴掌打在芬芬的腦門上。終於把她打醒了。

[做啥啦~~]芬芬瞇著眼抗議。

[馬芬你太沒良心了。你看紅旗都病成這樣了你還搶她的被子﹗]

嘉美扶起紅旗﹐摸了摸她的額頭。燙。紅旗發高燒了。芬芬也知道自己犯錯誤了。一晚上乖乖地坐在紅旗旁邊﹐緊張地不說話。火車在一個陰暗的早晨進了上海站﹐人群轟地起動﹐紛紛下了車。芬芬﹐蕭秀和嘉美小心地著行李﹐攙扶著紅旗回家。終於回來了﹗蕭秀感覺自己離開了好久。回來了﹐蕭秀嘆了長長的一口氣﹐心情好鬆弛。沒想到自己在北京是這麼的緊張。四個女孩下了公共汽車﹐滿懷期盼地往弄堂走去。想念著媽媽做的菜和自己舒適的床。可是弄堂裡沒有寧靜和溫馨﹐等待她們的是革命和戰爭。

P200611071359412838215004.jpg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七成新 - 2013年1月31日 11:29

    我认识,那是潘冬子。

  2. 2. 远方无声鸽 - 2013年1月31日 22:30

    标题可以改为“北京,毛主席玩失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