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 的存档信息

我爱的满地可

来安省四年,我已去了满地可四次。怎么办呢?我又想去了。这么一个有好吃好喝,好风景。有音乐,建筑,文化的地方。有帅哥,美女,有shopping的宝地就在后花园,本就该常去。 在山上守护满地可城百年的十字架,现已改建成铁筑,晚上还有白色LED。 在山上眺望让满地可人负债许久的奥林匹克建筑,天鹅体育馆。不过也有人说象老鼠。 有山有水就是宝地。登高望远一片海 满地可港湾… (阅读全文)

马尔克斯,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有人说好的作品和人物是在读者心上割一道伤口。 可《霍乱时期的爱情》带给我的却是一种荒谬和癫疯,有一种无厘头的黑色幽默。肮脏,腐烂,恐惧与高尚,纯洁,美丽并存,却让人感觉无比真实和智慧。 读者被马尔克斯的瑰丽笔墨带入故事中,每当惊醒才发现伪装成现实主义的故事里隐藏了惊人的罪恶,滑稽的恐怖。而这些不堪,游离在美丽纯洁的爱情中间。 一个长达五十年… (阅读全文)

满地可的乐感

满地可的夏天是一个音乐盛宴。七八月的爵士音乐节世界闻名。在公园,路边,也总有音乐请你停留一刻。 传统的法语木偶剧让我不知所以。 酒吧街有啤酒节的击鼓声。 书店外有优雅的古典管弦三重奏。 公园里加勒比海湾的snare drum 咚咚作响 山脚下TamTam Festival。人们随意敲打,跳着肚皮舞。 Notre Dame 里圣乐响起。据说这里是音响效果最好的舞台。Pavarotti曾经点名到圣母院… (阅读全文)

必败记 (后记)

标签:

安可带着双胞胎儿子回到多伦多。卖了房子,搬进高层公寓楼。一个人带着两个儿子的安可,一身轻松,似乎更加生气勃勃。有时安可也会带着两个儿子到琅牡家去玩。发现了冰箱里的牛仔裤之后,两个儿子都喜欢叫琅牡牛仔裤叔叔。 Sam and Eric 最喜欢爬到loft的阁楼卧室玩。每次半身吊出栏杆,总把安可吓得一身冷汗。琅牡的Loft,太不适合四岁的两个男孩了。到处都是高端三C产品,电… (阅读全文)

必败记(下)

标签:

晚上九点,办公室里已经没有人了,安可还没有走。琅牡走过安可的背后,拿了刚打印的文件。他的办公室里就有打印机,但他要有个走近安可的理由。静静的办公室,只有空调的风扇声,还有安可在饮泣。发生什么事了?琅牡灰绿的眼里点燃了一朵黄色的火种。他疾步走到安可的背后,哭声嘎然而止。安可惊恐地站了起来,满脸通红,眼泪花了眼妆,已经哭了很久。或许站起来太快,安可晕… (阅读全文)

必败记 (中)

标签:

曾经,安可也铺下一个天罗地网,让一个男人深深地坠进去。用美貌和温情将他俘虏,用孩子和愧疚将他征服。丈夫和前妻的adolecent女儿恨她到咬牙切齿。躲在房间里拒绝去上学。安可心无旁骛地挺着肚子,营养进餐定时锻炼。自己是丈夫和前妻分居后才介入的,安可扪心无愧。整整六年,安可从大学三年级起就恋上了这个忧郁潇洒的博士生助教。 “倪安可,交作业了。”助教会说。让安可… (阅读全文)

必败记 (上)

标签:

琅牡的每个星期五半夜11点到2点,流浪在多伦多downtown女皇街顶级酒吧中,穿梭在高端消费人群间。 在一群花红柳绿的人群中让人对自己印象深刻是琅牡的绝技。端着一杯whiskey on the rocks, 琅牡优雅地迂回在各个人群圈子。 他可以激烈,几杯shooter下肚,琅牡还是可以仔细窥测人们的心事和需要。他可以优雅,在roof patio 点一根雪茄,和VP CEO CFO 各种缩写接轨。而机会… (阅读全文)

我留恋的地方

有些美好,印在脑海里。 是某一个地方的气息,一刹那的美好。是寒风中昏黄恍惚的路灯。河边看天鹅与独木舟较劲。树荫下小雀们觅食。 雨过天晴驰舟忽见湖中小屋。夕阳落幕晚霞飞天。这里是你我都去过的地方。是让人心醉的家。 [Old Town Quebec City  ] [Stratford ] [Kingston ] [Bobcaygen] [Tobermory] (阅读全文)

古镇 - Upper Canada Village

冰雪纷飞,翻开旧照片。回味往年春天的气息。这两天帮朋友介绍安省的好去处。翻到Upper Canada Village 的照片,顿时拍脑。怎么忘了介绍这个好地方。形式感觉颇像中国的乌镇,但加拿大喜欢货真价实,一两百年历史的“古迹”象宝贝似的供着。不过在春天踏青,在乡间回归历史,是个适合小朋友的好去处。 地理位置在美国加拿大边界,去魁省的路上。Road trip间隔的路上去那里歇歇脚… (阅读全文)

苦就加点糖 (下)

标签:

刚和David 王结婚的时候,两人坐在沙发两头看电视。子秋习惯性地把双脚翘到沙发上,挨着David的大腿,很暖和。子秋的脚总是很冷的,David王可能感觉到了。他稍稍移过来,用大腿轻轻压住子秋的脚,帮她暖着。后来,David王会顺手接过子秋的脚,用手捂着,揣在怀里。这个男人,是爱我的吧,子秋觉得。有一次过年,子秋在朋友家喝了多了些。一摇一晃地拽住David王回到家。坐在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