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多虚伪

字体 -
标签:

终于看完长篇小说《追风筝的人》。感觉很疲惫。 我虽喜欢敲打我心,印刻在我脑海的故事和人物。 可是有时,敲打得太重,刻得太深了。 我曾经一时以为,这世间的故事,经过漫漫岁月,经过众多文人的口和笔,是不是都说完了?都是那么些情恨爱仇,都是那么多背叛与宽恕。 再没有故事带给我们新鲜感。写的,多是陈词滥调,重复的故事。 又一度,我更不愿意开笔写小说了。 读书已是重复,那我何必用我这并不流利的笔触去写已重复了那么多遍的故事。

可是,我错了。 每一代人,每个地方,每颗心都有那么多伤痕没有被扒开。因为我们不敢。重复的表面下总有千万重的暗流涌动。那是我们不敢直视的真相,我们不敢面对的因果故事。

作家多虚伪。就如《追风筝的人》中的主角。 我们轻易写下别人的,虚构的,听来的故事,加上我们诗意的措辞,我们高尚的道德判断。 我们多展现鲜亮的一面,重复被接受,被传诉多遍的故事。 可是,我们写不下自己的虚伪,自己的背叛,自己的自私,卑劣。 我们把自己一层层裹起来,说着该说的话,做着该做的事。 写作写博更是把自己精挑细选的那一面展现出来。 我们粉刷自己的记忆,粉刷自己的生活。直到我们忘记问,我们做这些都有什么意义? 

我们都不要做悲情主角不是吗?我们写作,更多地是说出别人的故事。 而我们,穿着道义的袍子, 站在远处,制高点上,轻描淡写。 我们懂得怎么用真实与谎言编制成故事, 编制成可以覆盖在真实上面的故事。 至少,我是这样。 和《追风筝的人》中的阿米尔一样,我只懂写下那些不痛不痒的故事。自以为很有寓意,很有思想。但其实不敢揭开自己任何一块伤疤。因为害怕,害怕揭开伤疤后,必须承认我是这样一个不堪的人。 因为作家多敏感,不是吗? 所以,作家必须多虚伪。 披上袍子,写编织的故事。还是揭开伤疤,写出自己最恐惧,最伤痛,最不堪的事情。那些我们最不敢面对的事实。 

“Whether you succeed or not is irrelevant, there is no such thing. Making your unknown known is the important thing.” ― Georgia O’Keeffe

分享博文至:

    31 条评论

  1. 1.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2月16日 23:35

    真正敢揭开自己痛的人,只剩哲学家了,奥古斯丁《忏悔录》是也,人们一般不会把小说当作自己灵魂的镜子,作家更多考虑是 读者的反映或社会效应。如今更多的小说是让人沉迷自我,逃避现实。从批判自己开始吧!

  2. 2.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2月16日 23:49

    不要说是作家多虚伪,其实写博写着写着也落入了虚伪,不要说自我的批判,别人砸几块砖头都不行。 哎,你的文字砸到俺心深处,不能打开自己的心,不如再把它裹起来。后会有期!

  3. 3. 一目 - 2014年2月16日 23:52

    打不开,就先读书。 :)

  4. 4. 多伦多华文书店 - 2014年2月16日 23:59

    每个作家最初的长篇里总有自己的影子。情至真处才感人。 所以要当好作家,把自己溶进去,痛也罢、苦也罢,后悔也罢,难过也罢… 要找要作品——符合自己口味的作品,也是这个道理,有空看看白夜

  5. 5. 一目 - 2014年2月17日 00:06

    回到真善美这个问题。 忽然觉得‘美’或许是逃避,而‘真’才是救赎。而‘善’是调和‘真’和‘美’的,也是在‘真’和‘美’之间的那个秤砣。

  6. 6. 凌波仙子 - 2014年2月17日 00:14

    看看大自然,真即美,亦真亦美。

    人类复杂得多,真善美纠缠得要死要活···唉

  7. 7.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2月17日 00:16

    这个结论比较好,不过每人之侧重不同,不可能三者都占三分之一。必执着一项,以一生之精力和生命去追求。

  8. 8.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2月17日 00:21

    看来七根火柴又照亮了猫头鹰咖啡馆。不过一年过后,千古疑惑还是疑惑!

  9. 9. 凌波仙子 - 2014年2月17日 00:23

    张爱玲,我觉得她很真。她懂得世故,但不屑敷衍。所以她说“慈悲”,把自己封锁在故事之外,一生follow至真的calling···

    可现在这个世界几乎被矫情笼罩···

  10. 10. 一目 - 2014年2月17日 00:25

    所以,写作也如此,看侧重如何。 写博偏重善和美,也无不可。

    《追风筝的人》引起我的思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