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馒头,白米饭

字体 -
标签:

最终,我对北京唯一的抱怨就是误导我多次的 “素包”。 在我的字典里,素包是上海小青菜加香菇,或者荠菜加香菇。 可是多次我蒙查查地站在北京学校里或者街道里小卖部门口,看着那两个字发呆。 我多少次希望,那是我心目中的素包。 但不然,我总是一口咬到鸡蛋和韭菜,心里就一阵狂嚎,“鸡蛋算哪门子素菜!” 就连几年后和北京同学抱怨起,她语重心长地跟我说,“鸡蛋是素的啊。”   我立马想卧倒在桌底下呐喊,“不是素的,不是素的。。”

我也曾在某个广东糕点店门口,不可控制地点了在橱窗里转动的硕大包子。 一个跟我脸差不多大的包子。 先几口,还是预料之中的肉包子,可是忽然遇到里面惊悚的那颗蛋。 包子里面一颗完整的卤蛋。 什么情况?这个可以当两顿吃的包子,陪我一整天。

从南到北,包子多有遗憾和差异。 白馒头则不然。只是北方的白馒头有嚼劲,外面的一层皮撕下来,有点甜。南方的白馒头更松软,广东的小馒头有时更像糕点。北方人喜欢吃炸馒头片,南方人喜欢吃银丝卷。简简单单的白馒头,少有地域差异,少有期待差别,少有意识形态错位。

馒头.jpg

在加拿大多年,和朋友们一起吃的最多的中餐还是粤菜。 一般来说,我对各种食物还是跃跃欲试,甚至勇往直前的。 不管什么菜,只要有人敢吃,我都愿意至少试一下。 可粤菜中的咸鱼炒饭,我总是闻风而逃。照理说,小时候我家厨房的屋顶也是吊过多条咸鱼的。 可是,为什么在粤式咸鱼炒饭里会有那么重的臭鱼味? 这只能让我联想起儿时晚饭后,弄堂里有些小灶会烧起猫食。 那些爱猫的老阿姨们,会用鱼内脏和剩饭炒在一起。 或许,是我小时候闻怕了的味道。

不久前到印度朋友家做客,我好奇地看她锅里的米饭。里面居然有几根肉桂,几颗辣椒,外加一些去皮绿豆。 好神奇的米饭。我忽然想到,为什么中国人做米饭,大多都不放任何调料呢?就连放盐都鲜见。 如今为了健康起见,会有混杂的米和豆类,但除了炒饭,粥,泡饭等这些伸延主食外,我们最常吃的还是无味的米饭。 小时候我还曾特喜欢嘬着最后一口白米饭,因为会有甜味。老一辈的,有些还特别喜欢吃非常咸的菜,因为这样下饭。那些黄泥螺,醉虾醉蟹,还有咸蛋,酱瓜,这些都是为了吃更多平淡无味的白米饭的。 为什么我们喜欢吃那清淡无味的白米饭? 好像它是我们的主食之本。不管多少山珍海味,我们最终还是会要加两碗白饭的。

饭.jpg

或许,白馒头,白米饭让餐桌上有圆满的感觉。那是最初的单纯,也是个最后的调和。一碗晶莹剔透好饭,一只冒着热气的白馒头,菜咸时可多吃几口调理口味。菜少时可多吃几口垫饱。它们岂不是中国人最平常的温和中庸。少抱怨,少特异,简单实在。

来两个白馒头,两碗白饭吧。

分享博文至:

    15 条评论

  1. 1.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2月18日 22:33

    还是米饭香。。。。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

  2. 2. Simon ZZ - 2014年2月18日 23:43

    Double double, 食量不小啊!

  3. 3. 一目 - 2014年2月18日 23:56

    我可是给大家点的

  4. 4.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2月19日 00:52

    吃饭才是国人的主旋律,多写吃的,每个人都会很开心。

    [是离婚和吃的。  哈哈]

  5. 5. 加国无为 - 2014年2月19日 04:27

    那些可怜的小猪,小猪快跑~

  6. 6. 凌波仙子 - 2014年2月19日 07:05

    中国美食走向世界,当让一目做推广,才不会落了精髓。

    锦衣美食多是台面的,最终还是一碗白米饭,一锅白米粥,最能安抚胃和心。

    为大家点的 - 多来点

  7. 7. 凌波仙子 - 2014年2月19日 07:08

    你这篇,是清水活鱼,青菜豆腐。美食美文的真味是相通的

  8. 8. 一目 - 2014年2月19日 08:30

    仙子起好早

  9. 9. olive tree - 2014年2月19日 08:50

    小胖胖猪很可爱,白米饭,细嚼,就是甜的。。。

  10. 10. 牧童之家 - 2014年2月19日 10:52

    小猪馒头会嘟嘴呢。。好可爱 食物的原味最真最好!饮料也是五花八门,喝的最多的还是白开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