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 的存档信息

保加利亚的玫瑰(三)

标签:

“她叫安娜。”他拍一拍手上的土,玫瑰添了新泥。“每年二月底,安娜都会为我做Pizho 和Penda,她说谁知道哪天会看见燕子呢。不然三月外婆节到来,急急忙忙做出的Pizho和Penda,白的没那么纯洁,红的也没那么热烈。今年Sofia随着她妈妈的样子为我做了。”他笑了,很欣慰的笑。 艾黎递过手里的湿毛巾。他擦了擦手,从胸前衬衫口袋里掏出了两个用绒线做的小娃娃。“我让Sofia去姥姥家… (阅读全文)

保加利亚的玫瑰(二)

标签:

也不知睡了多久,艾黎睁开眼睛。她的身上盖着一条毛毯。他已不在。对面沙发上整齐地排好了靠枕。艾黎揉着眼睛,却忘了昨晚画了眼线,揉到眼睛里刺痛。眯起眼,眼泪从右眼滚滚流下。艾黎披着毛毯摸索着,找洗手间。用冷水和Q tip, 擦干净眼妆。昨晚的小黑裙披着毛毯,有些奇怪。眯着右眼,眼泪还是滚烫地流下脸颊。艾黎从眼泪朦胧的双眼细细看着房间中的摆飾。 干净简洁的家,… (阅读全文)

保加利亚的玫瑰 (一)

标签:

艾黎已经有些记不清他的模样了。只记得他从保加利亚的玫瑰谷走进自己的生命。从同事口中听来的传闻开始,慢慢留驻在自己的眼帘。只记得,每天清晨他身上都带着露水和玫瑰的香味。手指上总有刮破的伤口。每天他会给自己的秘书老太太一支白玫瑰。他比艾黎高出一个头,眼帘稍稍下垂,一双蔚蓝的眸子象雪山上的冰湖。 艾黎从第一天入公司时便开始留意他。他寡言,消瘦。 他不和一… (阅读全文)

好好打扮

老虎先生中意于保守淑女装。每每我任性地往身上多添了颜色,他的反应是指着衣服傻傻说: turquoise…orange….piiiink。  我总是纠正他,this is emerald, burnt orange, dusty rose..行吧,能认出非原色的名字来已经值得表扬了。特别还会说turquoise, 绿松石色,孺子可教。 我对绿松石色的偏爱难以言表。 每次发现在衣架上,就会直接摘下。好像是看见了树枝上娇艳欲滴… (阅读全文)

冬季不怕寒

昨日冬季虽还未走远,我已迫不及待穿起裙子。阳光明媚时,到cupcake店找那最好吃的红丝绒cupcake。阳光照到我的脸,额头居然有些汗意。室外不再是个不宜久留的地方,而是舒适的,愉悦的天地。 还未招手别过,今日冬季又逆袭而来。大雪纷飞,春意全无。有幸是,清晨有人发来短信:很滑,小心开车。晚上有人打来电话:安全到家了吗?我也发出短信:进城了吗?回不去就住我家吧。… (阅读全文)

邻居 (下)

标签:

    之后的几个晚上,她总是和一个男人进出。 不,是不同的男人。 他们的嗓音不同,说话的腔调也不同。 有时她是喝醉酒回家,打情骂俏地黏着腕上的男人。 另一个腕上,总是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子。我总在门口从猫眼想企图看她的样子,我越发像一个偷窥癖了。 那些男人似乎都对她爱不释手,从楼梯口总能看见他们的手不停在她身上游走。 她却总是愉悦地举起手上的名牌购物袋。我把… (阅读全文)

邻居 (上)

标签:

(胆小慎读)          失业后,我搬进了地铁末端附近的公寓。 房子很旧,但交通方便。我卖了车也可以去downtown面试找工作。小楼的外墙上爬着各种藤类,地上总有些积水。走廊里昏暗,有一股霉臭和晚饭混合的味道。 天花板上的灯忽闪忽闪,象随时都要灭了。 我的房间在最高层四楼,靠楼梯最近。 向右拐是一条走廊,有三个单元。爬楼梯很累,就当是锻炼减肥。楼下住着一些老人,… (阅读全文)

巨人的爱情

标签:

情人节的玫瑰已枯萎。我将花骨朵剪下,丢进废纸篓。笨笨颇是感兴趣,趁我不注意踮起脚,搂着废纸篓往里看个究竟。她的小鼻子一起一下,嗅着香气。你闻到玫瑰花香了吗?我伸手把笨笨拨开,不让她往废纸篓里看。你在找什么? 窗外刚下完小雪,阳光明媚。 我要与我的巨人出去走走,踏在轻柔蓬松的新雪上,边走边聊半天光景。巨人是我的多年好友,一米九的大高个,一脸温柔灿烂的… (阅读全文)

一扇朝北的窗

这一嗓子小小的阁楼和朝北的窗,让我牵挂近二十年。我少年时认为最浪漫的一首歌,好过多少高雅的,热情的,激昂的歌喉。与爱的人蜗居,好过千万豪宅。与爱的人啃面包,好过鱼翅花胶。我注定是个不注重金钱的懒散人,情愿在自行车后面笑得花枝乱颤。可如今,阁楼不见了,自行车不见了。 有了个单身市场,有了个同事们谈论着千把块的HugoBoss西装,万把块金表的工作,数着银行里… (阅读全文)

最可怕的事情

标签:

他是个能干,机敏的总管。公司里的炒鱿鱼专业户。所有挠头的问题都需要有他作陪。他8点03分若进厂里的休息室,工友们都成鸟飞兽散状。他在门口吸烟,工友们都绕路走,就怕被他看见偷懒早退 。“他可是只老虎。”同事笑说。 公司BBQ闲来无事,我问老虎先生听过最可怕的故事是什么。他沉思一番,给我讲了一个小时候他的父亲随口讲给他听的故事: 有一个生意人要赶去一个城镇。在旅…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