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 的存档信息

那些再难吃到的美味 - 釀鲮鱼篇

标签:

我默默黑粤菜很久了。不是不喜欢,只是在关键时刻我向往的是江南小菜。 过年时想喝一碗腌笃鲜,下饭想吃炒鳝丝,馄饨要荠菜馅儿。 就算酒席上的生猛海鲜也比不了妈妈做的清蒸鱼。但某一晚,很意外地,我居然吃到让我“惊为天鱼”的传统粤菜。 釀鲮鱼。 一条被当作肉肠来做的鱼。一条鱼,完整地褪下鱼皮。 拆下鱼肉,与香菇鲜笋龙虾肉混合,再塞入鱼皮内,继续扮演鱼的摸样蒸熟。… (阅读全文)

听不懂的语言,动人的旋律

标签:

我的耳朵贪图听见新鲜的旋律和节奏。 我总是在寻找那些异国曲调。听不懂歌词,但能听懂乐境。你听听看,用心听。 听他在诉说什么。 人们语言不通,但情感相印。 (阅读全文)

和北方的狼聊会儿天

标签:

他是个典型的北方男孩,上一次见面,刚要荣升为小爸爸。他口若悬河,有主见,有梦想也向往流浪。曾在北京同一家公司,更因俩人都要在地铁线上从南到北,横穿北京,能长时间高谈阔论而成为好朋友。 很久不见,清华和北大MBA, 他选择了清华。移民和创业,他选择了在中国创业。在网上时而留下只言片语,调侃几句,也一直保持联系。进来似乎心情不佳,申请有时间要和我通话。北方… (阅读全文)

不是黑熊太多

老妈在温哥华市郊以几米远的距离与一只黑熊四目对视数秒,后怕不已。 发微信对我说,“太危险了。几个block外就是学校。 ” 至于我,以一贯熊孩子的口气回:“看到黑熊了?好可爱!春季看到比较危险,因为冬眠饿坏啦。 ” 老妈没理我,接着感叹道,“温哥华黑熊太多了。” 我想,老妈一定是联想到要让警察叔叔们多多防范,见黑熊进入市区便麻醉遣送出城。就像奥运时的北京和世贸时期… (阅读全文)

一双绣花鞋

标签:

据说,老妈小时候看过一本手抄悬疑恐怖小说,《一只绣花鞋》。 从此一看见那红缎绣锦就心里发毛。或是社会环境,或是生活的变迁,从此老妈再没有穿过绣花鞋。只是我小表弟出生,老妈在西安出差捎回了一双虎头鞋。看着质朴可爱,一种透着山高水远的浓墨重彩。 而我,莫名对绣花鞋情有独钟。连爱心钟爱的拖鞋,也是红色锦缎鞋面,绣着牡丹芍药。老妈笑我,怎么品味像个小老太婆… (阅读全文)

男人不会挑鞋

贴一些我喜欢的鞋样,对农夫挑的鞋表示抗议。鞋子是养眼之物。 女人不管胖瘦老少都能为自己挑出一双好鞋。鞋子代表着女人的成长,成熟。十六岁开始鞋跟渐渐变高,二十五随后鞋跟又慢慢变短。三十岁后的品味,四十岁后的舒适。 第一次约会时穿的淑女甜美,失恋时换上火辣叛逆,上班时的严肃保守,结婚时穿的晶灵剔透。 我们都有心爱的鞋子,磨破了都不舍得丢的鞋子。 小时候的… (阅读全文)

庆祝白衬衫

每当男生穿上白衬衫,我总会毫不吝啬地赞一句,这件衬衫很不错。 男生被夸总有扭捏姿态,着实好笑。有时会自己补上几句解释词,星期一可以穿白色,星期二则可以穿蓝色衬衫。或是,德国买的不皱不烫衬衫。德国实习生小哥最好笑,被夸后白衬衫一连穿了好几天。可能是女生被夸惯了,而男生难得被夸,倒会不知所措。 阳光下白衬衫是最美好的。可能是少女时曾经看过的一张完美的脸… (阅读全文)

保加利亚的玫瑰(完)

标签:

那个安静的弯角聚集着很多辆警车。这次是儿童绑架案。杰克第一个来到现场,认出艾黎的车型和车牌。房子里面翻箱倒柜,像是被抢劫了,或者是有人急着打包离开。花园里更是奇怪,所有的泥土都被翻起,只有一丛芍药倒在地上。杰克将它收进证据袋里。 一个中年妇人开到,嚷嚷说自己是艾黎的妈妈,来找女儿。“你的女儿不在这里。” 执行警官们阻止她上前。“她被控协助绑架儿童,现在… (阅读全文)

保加利亚的玫瑰(八)

标签:

半个身体,艾黎脑海里响着杰克警官的话。身体不仅打颤,却鬼使神差地开到他家。花园里的芍药已含苞待放。 “我的车咣咣响,好像有些问题。”艾黎说。 “是吗?有没有到修车行去看一看?”他问。 “你能帮我看看吗?你不是机械工程师嘛。” “我不专业。”他的脸似乎冻住了,许久才说“这样不安全,如果你要回家,我送你回去。” 他直直地看着艾黎,好像一眼就看透艾黎的心思。他的眼睛里… (阅读全文)

保加利亚的玫瑰(七)

标签:

艾黎不知,许多年后自己是否会为这段感情懊悔。不知自己付出的感情会痛得会刻骨铭心,还是消失得烟消云散。艾黎太年轻了,她顾不得,她也输得起。 公司里已传开了艾黎和他的消息。同事们开着不咸不淡的笑话,那群年轻小伙也知道这名花有主,少来搭话了。 艾黎下班时总有跟他回家的冲动。可这次不行了,老妈下了最后通牒,要是再不按时回家,就把艾黎赶出去。艾黎百无聊赖地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