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亚的玫瑰(六)

字体 -
标签:

艾黎冲上楼梯,直奔向小Sofia的哭声。开了门,一把抱住小Sofia,然后用力把门顶关了。砰!一声,让Sofia哭得更凶了。“没事了,没事了。没关系,不要哭。”艾黎把小Sofia抱在怀里,自己顿时也勇敢很多。好像就算有个杀人魔王夺门而入,自己也有徒手和他搏斗的力量了。顶住门,艾黎侧耳听门外的声响。没有脚步声,没有。但隐约可以听见外面噗噗乓乓不规则的声音。但隔着墙板和门,似乎没有那么可怕的。门外走廊似没有动静,抱着Sofia搬了椅子顶住门。做是做了,但同时觉得自己荒谬之极。我在把他当杀人狂来防吗?就算是他疯了,这小木椅子防的了吗?

趴窗往外看,Sofia睡房的窗是向着门前马路的。一辆警车驶来,停在门口。艾黎惊慌地看自己的手机,是因为我拨的号吗?如果就这样小Sofia被带走,他会不会恨我?叮咚的门铃声又把艾黎吓了一跳。鼓起勇气,让小Sofia在原地不动,艾黎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梯。只听见他已开了门,正用平静地语气说着话,一位年轻警员探头往里看,见艾黎穿着睡衣站在楼梯口,平和地打了招呼。艾黎强挤出一个笑容,眼角却瞥着他。见他身上都是泥泞,脸上却是迷惑和茫然。厨房里飘出面包烤糊的味道。

不知什么时候,小Sofia从艾黎背后探出脑袋,热情地对警员打招呼。“你想吃面包吗?”小Sofia问道。这种可爱的语调真是让人难以拒绝。那位年轻警员露出笑说,“今天可能没有面包吃。”缓和的气氛,让警员放心了。 抢救出面包的他,戴着防热手套,一副奶爸的样子。“不要这么早在花园里砍树大声叫唤,邻居们会有抱怨的。”他点头称是,关上门,转头看着艾黎和Sofia。

艾黎心头一紧。见他脱下防热手套,手掌上满是已干掉的血迹。他端看自己的手掌,又抬头看了看女儿和艾黎。“我怎么了?”

玫瑰园里一片狼藉。有些被连根铲出,有些被拔掉了枝干。他的手掌上被剌了许多口子。艾黎小心地用子拔着手掌上的刺,轻轻吹着。Sofia在桌旁喝着奶,蔚蓝的眼睛忽闪忽闪。她伸出小手将艾黎拉近,小声在艾黎耳边说:”爸爸晚上会起来,叫他他都不理我。他总是不穿鞋就走出去。”

你在说什么秘密,亲爱的? 他和颜悦色地问。Sofia抿嘴不说话,闷头吃着蜂蜜酸奶。 艾黎端望这个眼前的英俊男人,千万个可能在脑中闪过。

小时候你有没有看过一个唐老鸭的动画片?唐老鸭睡着了,却在夜里走来走去。他的女朋友就跟在他后面,过马路时为他按绿灯,过铁轨时为他拉茬铁轨。

“我看过一个电影,一个人晚上起床梦游,却错手杀了自己的妻子。” 他的表情沮丧,没有注意到艾黎脸上一闪而过的惊吓。艾黎端详他许久,他满是伤痕的手。她接过他的双手,摊开在自己的手掌上,拇指相扣。一条条划伤的线,横穿在他掌间的爱情线和生命线。满满的温暖又从他的手掌传来。艾黎只愿相信美好的。

我还是把Sofia送到外婆家吧,顺道送你回去。

“我不走。”

“我不安全。”

“安全。”艾黎指着窗外,完好无损的那丛芍药。快开花了

分享博文至:

    7 条评论

  1. 1.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5月6日 23:32

    小说好像才真正开始。现在有空能静心来读读小说,也是一种奢侈了。现实的世界真是人欲横流,博客这个小园地,有点象躲在 山丘上的小修道院(或小和尚庙),烦躁之心还能找到些宁静处,祝写作愉快!

  2. 2. 一目 - 2014年5月6日 23:38

    心静则静,捉虫烦了吧

  3. 3. 农家苦 - 2014年5月6日 23:44

    把那“一株”芍药改成“一丛”芍药更好。牡丹则可以用“一株”。

    [一丛不好听呢]

  4. 4.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5月6日 23:52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俺只有小隐的境界,九月以后将归隐山林了!

    [搬去农夫一起?]

  5. 5. sdfjjllk - 2014年5月7日 02:18

    什么情况?不知道

    [自由发展中]

  6. 6. olive tree - 2014年5月7日 08:32

    其实人最难超越的是自己,有时候,最初的也是最好的。

    [记忆有过滤作用]

  7. 7. 端仪教练 - 2014年5月7日 23:32

    不知道说啥了,爱情的力量吗?

    [心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