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亚的玫瑰(完)

字体 -
标签:

那个安静的弯角聚集着很多辆警车。这次是儿童绑架案。杰克第一个来到现场,认出艾黎的车型和车牌。房子里面翻箱倒柜,像是被抢劫了,或者是有人急着打包离开。花园里更是奇怪,所有的泥土都被翻起,只有一丛芍药倒在地上。杰克将它收进证据袋里。

一个中年妇人开到,嚷嚷说自己是艾黎的妈妈,来找女儿。你的女儿不在这里。” 执行警官们阻止她上前。“她被控协助绑架儿童,现在我们也在找她。”

方太太显然已失魂落魄,放声大哭起来。她说清晨她的女儿打电话来,可是自己生气没有接。上午再看短信听留言,发现女儿出事儿了。方太太握着手机给警察们看。

“妈妈,不要等我。”

“妈妈,别生我的气。”

“妈妈。。。”

方太太被送上警车,到警察局里继续了解情况。杰克开车跟在后面,心情五味杂全。如果当时自己尾随艾黎回家就好了。现在看来,她没有听自己的劝,反而又回到这里。虽然从时间上判断,这些短信和留言发送在目击者看见两人从学校带走Sofia之前,但这不代表艾黎现在是安全的。艾黎你现在在哪儿?杰克侧目开着车椅上装满泥土的证据袋。会不会再这些土壤里测验出人类DNA? 杰克毛骨悚然。

无线电嗞嗞的声音,让杰克猛然回神。传来信息,在机场曾有人看见一个白种男人,小女孩和一个亚裔年轻女子。杰克一个紧急U-turn调转方向开往机场。他要第一个见到艾黎,将她从那个人的魔咒中解救出来。

艾黎在机场游荡,从土著人雕塑,到窗前。他们走了。 小Sofia把头埋在爸爸的怀里,他的双手象捧着他心爱的玫瑰一样。他笑着,最安心的笑。他要回家了。离开这个地方,回到那个能医治他的玫瑰谷。看着飞机一架架起飞,艾黎没有眼泪。

不知不觉中,杰克已走到她的身后。他没有逮捕她,只是说,跟我走吧。杰克低声朝对讲机说了些什么。两人走到警车旁,杰克让她抱着那丛芍药在后排坐着。艾黎不知道走出这个机场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等着她。首先得面对妈妈的责怪和眼泪吧。

不知为什么,机场的路格外美丽。一树一树的玉兰杜鹃。艾黎抱着那一丛芍药。花苞已有些蔫了,艾黎看着心痛。那么认真的爱了,最终自己还是未能完全拥有他。永远都不会了。他从来就不是自己的。艾黎的脑海里来回反转那一幕,轻轻跃起,双臂挽住他的脖子。 最后一次把脸埋在他的肩膀里。这个满是玫瑰香的温暖肩膀。这个抽搐着,哭泣的肩膀。他也终于最后一次紧紧地,无空隙地抱住自己。

脑海里只存苍天下两人悬在空中的拥抱。只有樱花枝上挂起红白绒线娃娃。红的代表热情,白的代表纯洁。艾黎能闻到玫瑰,想起在清晨混着泥土和露水芬芳的渗人心脾。一双伤痕累累的手。记忆越来越模糊。艾黎只记得他的味道了,他满是玫瑰香肩膀,和那粗糙却温暖,让她想永远留驻的双手。

红灯,杰克转头,轻声唤她:艾黎。一个温暖的笑。杰克看艾黎眼睛里闪着人影,像梦一样。深褐色的眼睛藏在眼泪后面,象千年琥珀一样迷人。她终于努力定睛看他,礼貌地嘴角微微上扬。这个笑好象雨后久违的太阳。杰克回头看前方,灯转绿。他缓慢地往前开驶,不想太快回到警局。不想得到保加利亚警方的信息。不想回到那六年前旧档案中的各个谜点。他愿意为了后座那个疲惫的女孩放下自己的自尊,责任,好奇和好胜的心。他想帮她找一个阳光美好的地方把芍药种下,加土,浇水。 等着新芽,等着开花。


*

*

*

*

致亦舒的《恨煞》

分享博文至:

    7 条评论

  1. 1. 凌波仙子 - 2014年5月13日 17:00

    现实中的你,大约从来不辜负爱着的人…这份温暖,通常得益于充满爱的童年。

    亦舒笔下人性深刻多姿,单不写琼瑶式的浪漫幻想,尽管如此,却也甚少悲剧ending,恨煞真是让人深深扼腕···

  2. 2. 端仪教练 - 2014年5月13日 19:32

    意犹未尽。

  3. 3.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5月13日 20:46

    情节安排得挺曲折,’他’的神秘性格和命运,一直是故事的核心。值得再从头读一遍的小说!

  4. 4. 一目 - 2014年5月14日 16:32

    谢谢鸽子,端仪 这次鸽子终于没有说看不懂了。 哈哈

  5. 5.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5月14日 18:23

    嘻嘻,我还是看了三遍才看懂。因为你的这个无名"他",差点和杰克混起来。也正道是,事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还好我头尾都读过,半路进来的人只好建议认真从头至尾一气呵成地读。

  6. 6. 梳子 - 2014年5月15日 14:10

    回味无穷~情节安排得很妙。

  7. 7. 一目 - 2014年5月15日 23:57

    好啦,下次记得给他取个名字。就叫他。。。米罗

    谢谢梳子。 下次写个鬼故事玩玩,但鸽子会害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