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目来说说“占中”

字体 -

“占中” 快接近尾声了,希望是吧。 盼望学生群众们来个激情诗意的结尾,政府收个大肚的默默无声。香港回到那个歌舞升平,柴米油盐,金钱生计为重的地方。一目自问,为什么那么久都缄口不言? 答案是,我想,我有一点点心痛。

今年六月一目第一次去了香港。 朋友们都说我这个喜欢往湖里蹦,山里跑的野孩子是不会喜欢物欲横流的大都市的。 出其意外的是,我很喜欢这个地方。 我在香港机场行李输送带边,看到两位工作人员认真地将每一个行李都树立排好,把手朝上。这样便于摆放,辨认,和拿起。 两个瘦小的港人像图书管理员整理书目一样认真。我第一次看见机场有如此细致的管理和服务。

我到香港看了小时候领我们青年团契的一对夫妇。 他们恩爱甜蜜,感恩谦卑。临走他们把我送上他们喜爱的“叮叮”。是香港保存下来的有轨电车,那种久远的回忆。 我坐在晚风习习的车头,看夜幕降临的香港。 看着时而摩登璀璨,时而复古安宁,吹起的是儿时的回忆。

与我在香港同行的是我十足北京侃爷的大哥,在出租车里就和司机开始讨论政治。 那时还未占中,司机温和,说港人只是想要好好过日子,但为了孩子,想要继续自己决定教育大纲。我哥好不容易听懂广东国语,忽然冒出一句:那香港挺住啊。这权利要是给收回去了,可就再难要回来了。

离开后不久,占中开始了。 我是从一位九十岁的香港老人口中听到的消息。 他在上海解放前夕来到香港,九七前夕来到加拿大。 好像,他一辈子总因逃离共产党而发生巨大改变。 他已麻木的脸上露出一丝悲哀:是谁鼓动学生去占中的? 怎么能让孩子去游行?学生应该读书。改变政府要慢慢来,需要时间的。 我忽然想到鲁迅对五四学生运动所说的:仆以为,一无根柢学问,爱国之类,俱是空谈。

公司里,一个香港小男生凑过来和我谈政治,问我对占中的看法。 我本不想上班时谈论政治,可他冒出一句说:我希望有流血,这样事情才会改变。 我忽然火冒三丈,小子正好撞到我枪口上。 我狠狠说道,想要流血, 自己坐飞机回去流。 鼓动别人流血, 自己躲在远处吆喝改变的人是懦夫。 我把他吓到了, 好像再也不跟我说话了。

小马哥在网上说了, 既然对占中表示同情要被封杀,那就赚少一点咯。 所以,香港挺住了,改变政府慢慢来。 不要受懦夫的当,牺牲流血。我理解同情,若是有人砸砖,希望我有小马哥的洒脱。 希望香港的umbrella revolution这样灿烂。


分享博文至:

    7 条评论

  1. 1. olive tree - 2014年10月28日 09:46

    我一看这种谈政治的文章,右眼皮直跳噢~

  2. 2. 加国无为 - 2014年10月28日 09:59

    什么是爱香港呢?和平的时候,打工交税,如果还能为社会贡献几个工作机会,那最好了。战争的时候,拿起枪和敌人战斗,血染疆场,马革裹尸。这才是真的爱香港。

    实际上,天下的政党都是差不多的,我把留在逍遥仙子那儿的一段话改两个字就变成这样的: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愿望摆在党的面前,党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党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给党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党会对那些选民们说三个字:我同意。如果非要在实现这个愿望上加一个期限,党希望是一万年。

  3. 3. 七成新 - 2014年10月28日 10:29

    这一点很切中要害,让希望流血的人去流血吧!无论政见如何!

  4. 4. 蓝馨 - 2014年10月28日 10:36

    不懂政治,也不喜欢。但是我蛮喜欢香港的,最近一次去香港是四年前,我们一家人在那里过了个愉快的假期。希望香港平安,孩子好好上学。

  5. 5. 农家苦 - 2014年10月28日 16:09

    我去香港、住在香港的次数比较多,都记不清了。深赞一目的观点和态度。海外民运人,功大无边人,咸萝卜糙心人,若都能学民国华侨志士,怀揣炸弹,兜藏手枪,回去跟他们所谓的邪恶势力死磕,何愁中国不太平?

  6. 6.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10月28日 17:02

    这个运动中的雨伞很有象征意思,想起一句歇后语:和尚打伞, 无发无天。

  7. 7. 奥德曼 - 2014年10月31日 23:51

    香港的无良之辈煽动年轻人违法“占中”,乱港祸港,搞垮香港经济,其实正是大陆“五毛”所希望的。这些“衰仔”必将成为历史的罪人。 与中共打交道,你们太嫩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