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笑少回国记 - 吃熏鱼 机场看日出

字体 -

助理给笑少定的机票居然早到近24小时。在上海机场傻等,看飞机起飞降落,日出又日落,颇有诗意。 给我发午餐照片,“看我花¥158人名币的套餐,有三个素菜,多朴素。” 哼,我看见有盘熏鱼快吃完了,三盘蔬菜都没怎么动。 这位鼻咽癌普教信息推广人员居然自己偷偷在上海吃熏腌制食品。不过看了照片,是不是让人垂延三尺?

熏鱼.jpg

接着跟我报告他今天说普通话了,说了好几次 “不要不要。。” 老实交代后,原来是在浦东机场有人很执着地向他兜售苹果手机和手表。 追了他数十米,无数句“不要不要” 后,那位执着的人终于问“什么都不要?” 笑少点头称是后才得逃之夭夭。 我听罢觉得着实好笑,记得几年前与加国同学回国比赛,调侃地告诉他在中国只需学两句中文:“不要不要” 和 “冰的 ”。

同学好喝啤酒。“冰的”这句话好用极了。 每次去餐馆吃饭点啤酒他总是饶有气势地点着青岛啤酒说“冰的冰的。” 要知道,点啤酒简单,指着啤酒点头就是。 难的是服务生的下一句:“常温还是冰的?”

相比之下,“不要不要” 就没那么好用了。 同学帅气和气,一脸笑腼腆地对姑娘们摆手说“不要不要” 惹得不管是在市场还是酒吧,都有一群蝴蝶蜜蜂追赶。 我索性疾步走开,遥遥地看他笑话。

待夜幕降临笑少终于等来访华团的巴士,送往南京。这时笑少才安下心来。 装可怜说,一个人回大陆很紧张。希望能在晚上十点前到达旅馆,明天8:30就得开会。

离开久了再回大陆,神经总是紧绷。 我则道,在大陆确实会神经高度紧张,但会让人觉得真的活着。 笑少对我如此有哲理的话置之不理。看来我得安慰他一下:“南京的包子很好吃噢,夏天要三分肥七分瘦,冬天则要四分肥六分瘦。” 后来想想是脑子坏了,包子好吃的是天津。 南京有什么吃的? 小时候去那里只是去参观了南京大桥,中山陵,雨花石。希望他明早起,不要呆呆地找包子吃。


分享博文至:

    21 条评论

  1. 1. 农家苦 - 2014年10月29日 14:12

    一目,你小时的记忆是对的,南京的灌汤包子,天下闻名。

  2. 2. 青白红 - 2014年10月29日 14:26

    熏鱼似乎是油炸的,不是熏腌制的吧。

    多回几次大陆,他就会如鱼得水了。到现在还没听闻过男同志不喜欢回大陆的。

  3. 3. olive tree - 2014年10月29日 14:26

    不许说南京没有好吃滴,打PP!

  4. 4. 一目 - 2014年10月29日 14:30

    小树快介绍一下南京美食

  5. 5. 一目 - 2014年10月29日 16:22

    我还以为熏鱼是熏出来的。

    为什么男同胞喜欢回大陆?

  6. 6. 一目 - 2014年10月29日 16:24

    原来小时候上海吃的灌汤包是山寨的

  7. 7. Simon ZZ - 2014年10月29日 16:35

    青红白是上海人,上海熏鱼是油炸酱制,与熏毫不相干。南京板鸭很出名,但太咸我不太喜欢,非常喜欢南京的盐水鸭,每次去都会找来吃,盐水鹅也尝过。 “我家笑少”听上去像是一家人了,结婚了吧?这里有几个人吃过喜糖?

  8. 8. Lily - 2014年10月29日 16:36

    上海熏鱼是油炸的,也叫爆鱼。到南京就吃新鲜盐水鸭(不要真空包装的)。

  9. 9.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10月29日 16:54

    这个标题很奇特:“我家笑少回国记 - 吃熏鱼 机场看日出”。结果是“吃熏鱼”最吸眼球。

    一写吃的人气必旺,看来美食能化人类的干戈为玉帛。

  10. 10. olive tree - 2014年10月29日 17:13

    南京有秦淮八绝呢,改日我写篇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