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2日 的存档信息

别了大辫子

标签:

最近一次梳辫子是为了在飞机上睡觉方便,却被闺蜜笑称村姑头。俺是长得很中原,一梳辫子穿上袄子,骑上毛驴就是赶集去也。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青春少女放下翩翩长发。看如今青春美少女不是梨花头就是离子烫。现在哪有梦中情人是拖着大麻花的? 记得小时候,不梳个马尾麻花出门会被老妈喝道,披头散发干嘛去?所以少女时时候,不是拖着个尾巴,就是剪短的锅盖头。可惜,没做过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