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四) 正中之煞

字体 -
标签:

如果用邮政编码来划分,”正中穴”包括全加拿大十大高档住宅区的第四名和第七名。这个地方,地势往北呈出一个高坡,一直到御景湾。西南面为霍格谷,顿河由此而下。1960年,五个意大利裔的建筑工人在西南角的顿河之下的地下水管大火中丧命。也不知是被毒气闷死,水管坍塌砸死,河水淹死,还是真的被火烧死。

海米口中的”凶宅”就位于”正中穴”的西面,顿河边界之外。

正中穴的心脏位置,一栋方正的改造平房里,一个妙龄女子捧着电话咯咯笑着。“凶宅?是我舅公让你这样说的吧。”羽灵捧着电话问道。

海米在电话那一头扑哧一下笑了。“罪过罪过,我不该这样说的。可是你也知道你舅公多会洗脑。 不过说真的,那个公司真的出过事儿。三四个月前有个员工手持菜刀砍伤了好几个人呐。这不内部整顿了好久,主管也换了,这才又招人的。羽灵,要不这次听你舅公的,不要去了。”

羽灵看起来可爱柔弱,但认准的事情是几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海米和舅公都让她不要去,倒反而让她更铁定心了。说起来出过这样的事情的确让人担心,但早点安顿好把老爸接来是头等大事。

“海米姐,你也知道,我爸自从我妈去世老是沉默寡言的,这几年从学校退休,更没人说话了。我巴不得马上把他接来, 让他和我一起过日子。这些工资,足够让我租个两居室,弄辆车了。我到别处,我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哪里去找那么高的工资啊。”

海米想了想道:“也是,可惜我们公司属于矿产类,整日往外跑。你的身体我也放心不下。这个公司的业务确实挺适合你的。 我也问过阿里夫,他们的律师行也不需要中英文翻译,所以也帮不上忙。”

“呵呵。。。”羽灵一脸坏笑。“帮我谢谢姐夫。”

“去!小丫头,不许胡说。他是我的。。”

“蓝颜知己。我知道!”羽灵笑嘻嘻地说。两个人嘻嘻哈哈地说着挂了电话。

“那个印度小媳妇儿说什么呀?”舅公喝着一杯香茗问道。

“呵呵呵。。。”羽灵又忍不住笑起来,又连忙努力板起脸娇声道:“舅公,说过多少遍了,她不是印度媳妇,你再这样说海米要生气了。”羽灵眨着她的大眼睛嘟起嘴。

其实海米怎么会生舅公的气。她的命是舅公救的,全家老小都视舅公为神人。这事羽灵是零零碎碎地听说,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了。那时舅公还是个帅大叔,看照片老有《黎明之前》吴秀波的范儿。当日他去年检看牙医,只见平时笑呵呵话又多的年轻牙医Dr. Tom Wang一脸愁云。脑门发黑,一脸倦容。舅公也不看牙了,拽着Tom问个究竟。上半年看牙时Tom还乐滋滋地跟舅公说着怎么装修刚买的大房子。说是绿化极佳,花园后面有棵百年柳树。 舅公当时也没多问,张着嘴洗牙就听Tom 说了,只是嗯嗯啊啊地应着。

只见Tom的脸抽搐了一下,居然眼圈都红了。“崔先生,你说我也算是个医生。可是我的女儿生了莫名其妙的病,我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在ICU打点滴。她才那么大,整日抽筋,口吐白沫,不吃不喝。”他把脸埋进双手。一个大男人的崩溃让人动容。

“汪医生,不要急。你从头告诉我,一个细节都不要漏掉。”

舅公眯眼皱眉认真听着,嘴里喃喃有词。四指轮流贴着拇指,似乎计算着什么。Tom叙叙叨叨从半个月前说起。那个地段,御景湾往北。地税相对便宜,学校却框进高档区。冬天在御景湾买下的房子,天气转暖便想趁老婆出差铺地板装修。小海米则因为房子里装修总有些灰尘,便在后院里玩耍。当时看中这房子,后院给加了很多分。前屋主是园林设计师,在自家后院里大展手艺,各种灌木花朵,安排得赏心悦目。四周都有过人高的灌木围着,还有长椅,水池。最吸引人的是后院西面的一棵硕大的柳树。足足要两个人才能抱住,上面还有市政府贴的记号,这类上百年的古树是不准砍伐的。小海米这边摘朵花,那里捡根树枝玩得不亦乐乎。忽然呆呆望着柳树一会儿,大叫起来。Tom往外看了一眼,也没听见她叫什么,见她匆匆冲进房拉着爸爸的手就喊:“外面有个阿姨钻到树底下去了,爸爸你帮我把她挖出来!”Tom抬眼望去,哪有什么人,周围是有茂盛的灌木封闭的,自然安全得很。忙着指挥工人干活,想让老婆回来之前一个惊喜,也就没有理会。

小海米从小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见爸爸不理会,便自己抄着地上捡的树枝自己动手在柳树旁挖起来。吭哧吭哧一下午,居然挖了个半米深的洞。 Tom 见天色已暗,便要叫海米进来准备吃饭,却见自己的女儿把头埋在土里,都过了半个肩膀了。Tom这下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跑出去一把把女儿抱起来。只见女儿满脸泥,嘴里还嚼着一根长长的东西,还哼哼地笑呢。Tom伸手抓住那东西就往地上扔,跑进屋里就冲水池里把小海米放下用牙刷背催吐,又灌了一杯杯水给女儿喝。 小海米难受,便哇哇哭闹起来。Tom越发不放心,带着女儿就开往急诊室。

那个周末Tom的老婆确实有一惊,但无喜。出差回来,女儿便住进医院。 医生都说不出所以然来,但小海米的情况却是越来越严重。Tom当晚回到后院,找那根女儿在嚼的东西,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了。当时情急,自己也说不上那是跟树枝,还是虫子。看那个女儿刨的坑,也只是平常的土坑,还有草根,树根,和石块。 Tom 带着周围捡的几根树枝回到医院,医生说那也只不过是树枝而已,更是诊断不出什么。Tom也只有在老婆的哭闹埋怨中,锤头顿足,后悔不已。今天来牙科诊所上班,也是再也受不了老婆那个哀怨愤恨的眼神,和看着自己的女儿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Tom说到伤心处,都快大哭起来。洗牙师闻声过来看,舅公挥挥手示意她们出去。

“汪医生,如果你不介意,能带我去你们家看看么?“

Tom从父辈们那里知道,这位崔先生是老移民中有名的神人。会算命,看风水,卜卦,却从来分文不收,也不解释。Tom把头点的象捣蒜似的,赶忙让助理把当天所以的病人都推掉。抓起外套就往外冲。

分享博文至:

    26 条评论

  1. 1. 远方无声鸽 - 2015年1月5日 08:32

    奇中又奇,有生悬念。这个小海米去挖洞,碰见了“柳树精”吗? 这个舅公是个“奇人”,不知如何解决这桩“奇事”,且听下回分解。。。。 一点建议:“汪医生,不要急。你从头告诉我,一个细节都不要漏掉。” 这段后,可能以汪医生和舅公的对话来叙述比较好,或者另起一段,设个Stop sign, 使看官知道另一层的故事开始剥离出来,这让整个情节错落有序,这让读者知道这段“奇事”是谁在“说”。

  2. 2. 远方无声鸽 - 2015年1月6日 23:19

    读来实在有感,看来也需要崔舅公把粘在你身上的“外婆”二字除掉,唉!触景生情,罪过!罪过!!

  3. 3. 远方无声鸽 - 2015年1月8日 11:53

    又增加了些内容,第一段可以给多伦多的房地产经纪当秘籍了。咕嘟,咕嘟。。。

  4. 4. 一目外婆 - 2015年1月8日 12:07

    昨晚失眠瞎编的。不过,给多伦多写一些属于自己的传说也挺有趣。

  5. 5. olive tree - 2015年1月8日 12:14

    你问我怎么不写散,其实长篇无法不散,散了再拉回来就是了。。。

  6. 6. 一目外婆 - 2015年1月8日 12:33

    谢谢小树。有道理。。怎么分布主支和分支就是个问题了。

  7. 7. 蓝馨 - 2015年1月8日 14:52

    一晚上就编这个,你太厉害了。 回复: 脑子里有许多离奇的想象。怎么写成好故事是个难题。

  8. 8. 凌波仙子 - 2015年1月8日 15:06

    优点咱略过,只提点脉络架构的建议。传统型小说,通常靠情节,情节带动人物一层层深入,一波波高潮…小树的小说情节性很强,收放自如。非传统型的小说,脉络不一而足。作者自己心水清,读者就能领会或辨认。像这篇,大小标题和舅公这个人物,就有很强的线索性,反复暗示主题,尽管委婉,终究会水落石出。作者要把握的,就是一个节奏一个度,太拖沓的话,破坏耐性;太含蓄的话,读者费劲。

    这一节,感觉正中之煞用海米的奇遇来开展,就有些分散,一节下来,标题应有之内涵就cover不太住。

    但是几节反复提到的羽灵的目标“把老爸接出来”就是一条很好的线,出现得自然,反复交待主角的心理和行为动机。凡事这样一些特别的有机的令人印象深刻的东东,都可以作为线索运用。

    找时间再读下白杜鹃,我觉得那篇,人物时代跨度大,但特别一气呵成,情绪被启动后如河流般流淌…

  9. 9. 远方无声鸽 - 2015年1月8日 15:53

    众星捧月啊,幸福!别偷懒,快快下一回。

  10. 10. 一目外婆 - 2015年1月8日 15:54

    哇,谢谢仙子。海米奇遇是正中之煞其一。没解释清楚,提醒我了。慢慢拉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