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 (十四) 十万八千里

字体 -
标签:

保罗的尸体是第二天早晨才被发现的。他倒在电梯到铁门的那十几步路。他的头部受创,曾经褐红的头发因岁月变得粉金夹杂着银白,而如今因鲜血重新染成僵硬的褐红。保罗的身体极度往前伸展,像是在逃离。铁门却卡住他的左腿,他的双手似乎最后还挣扎地往前伸。地板上有他划乱的血手印,在仿大理石地板上暗红的血蔓延。

当电梯门缓缓打开,羽灵还看着手里的文件袋。当她迈出第一步,电梯门在她身后关闭。一切都已经太晚了。文件袋洒落在地,羽灵的身体像是凝固了。她一眼就认出了保罗的工作服。她想往前,往前去大声喊保罗的名字。她也想立刻转过身去,闭上双眼,把这一幕从记忆里清除。可是她的双眼沉得象是灌了铅,她的身体像是被空气完全压住了。她极不愿地回到恶梦里,极不愿地倒在血泊中。

梦里似群魔乱舞。 红的脸,淳一的脸,左依的脸,海米的脸,一晃一晃在她的眼前转成了一朵印加魔花。一朵嗜血的花朵越开越鲜艳。羽灵的双手被一双银铐子困住,她的双脚被埋进土壤中。周围血红色的水浪汹涌,越拍越近,像是要把她淹没。远处悠悠荡荡漂来一叶独木舟,舅公在上面对着她挥挥手。羽灵企图叫唤,向舅公伸出双手,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魔花的一朵花瓣落下,化成左依坐在舅公身后。于是舅公转头开始越划越远。 羽灵呼叫着,挣扎着,挣扎着终于可以睁开双眼。 眼前有一张脸,很模糊。

岩泽淳一开心得一跃而起,冲到门口喊着,“护士!护士!她醒了!”

护士随医生疾步走来,还跟进了一男一女两位警员。护士忙着给她测血压,医生用手电查看她的瞳孔。羽灵被折腾得一句话也说不得,任人摆布。

一位警员开口,“苗女士,请问你能不能帮我们描述一下九月三号早上的情景。”

羽灵极力坐起,双眼从这位警员,跳到那一位。又从医生跳到淳一。 蹩着眉,像只受惊的小兔紧闭着嘴,让谁都看起来心存怜惜。

“羽灵,他们只是需要录口供。公司所有的人都问过了,你昏迷了近三天,他们一直等在外面。不用怕,录完我送你回家。”淳一厚重的声音像是护着伤口的绷带一样让人放心。四目相对,羽灵好像接收到了淳一眼神里透露的成熟,关怀,和坚强。 整顿了乱作一团的思绪,低头小声说了自己记得的一切。

“你是说,蜘蛛?”两位警员面面相窥。

“是昨天,不,事发前一天,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羽灵再也忍不住了,双眼像是开了水闸,一连串地掉着眼泪。

“谢谢你,苗女士。”女警员递过名片,“如果你再想起什么,请跟我们联系。”

羽灵接过名片,点点头。把毯子捂住脸颊,抹去眼泪。

淳一已在房间外和医生聊了什么,见警员们离开便再次走了进来。“医生说你一切正常,可以回家了。他说你不是昏迷,是昏睡。你还真能睡啊,睡了要三天了。”

“谢谢你陪我。”羽灵湿润的大眼睛明晃晃地,撩起淳一心里封存的诸多往事。

“给,借你手机打电话给你爸妈。”

羽灵没接手机,就算打了电话给老爸,他也是光着急,要是急出病来也没人照顾。想着想着,忽然心头一阵酸楚,嘤嘤哭起来。记得上一次萨省的长途车杀头案,和近年蒙省的吃人案在新闻上一播,把老爸吓得连环十几通电话打过来。“老爸,萨省等于是上海到新疆好伐啦。。。老爸,蒙省我们坐火车也要一整天,离我十万八千里的事情,你瞎操心什么呀。”

淳一温柔地用手抚摸着羽灵的头发,象安慰孩子一样。“你爸妈一定很着急了。他们会不会在找你呢?你的手机没电了,我也不能联系你的家人。”淳一的独白让人感觉这个世界还是有条理可循。

“我妈去世了,我爸在中国。”

“那上一次我见到的那位先生是。。?”

“那是我舅公。他不管我了。”

淳一嗯了一下转头看她,递过纸巾。羽灵擦脸擦鼻涕,越想越生气。忍不住小声干嚎,早已毫无气质可言。上一次这么久没有和舅公说话,是因为一件特别幼稚的事情和舅公吵了一架。那次跟舅公数落着左依,当笑话似的说着她家里的种种。她和那个“哥哥”肖蒙,她挑衅地和她的父亲斗气。舅公抿了一口茶,说道:“左依也有你不能及之处。把她丢到冰川戈壁她都能生存,你从小清风软水地,受得了她的苦吗?

“我也伤过心,受过苦。可我不会像她这样做这些不道德的事情。”羽灵愤愤地说道。

“你若觉得她不道德,为何不割席分坐。为何要与她为友,却又以你自己的道德标准来评判她?”舅公放下茶,饶有兴趣似的凑到羽灵面前。“你的心里,可是怕她? 怕她比你美,比你强?比你引人注意?”

“我。。。就是比她强!”羽灵被说得又羞又恼,拂门而去。如今发生了这么大事舅公都不在,要是自己出了什么事,是不是会让他后悔一辈子。

“走吧,饿吗?我带你去吃猪汤面,然后送你回家。”

看来淳一完全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了。羽灵悻悻地起身,脚踩地虽有软绵绵的感觉,却还有足够力气。随他办了出院手续。医院的走廊总是有股奇特的味道,让羽灵的心握成拳头,紧紧跟在淳一后面,耳边还是嗖嗖地有凉风吹过,像是有人悉悉索索在耳边说话。羽灵害怕得用双手捂住耳朵,奔走出医院门口。

心跳得慌,羽灵一屁股在花坛边坐下,憋着嘴,抬头看着淳一“我不害怕。。”

这样的任性样子让淳一感觉特别熟悉,心化成了水,湿润了眼圈。

分享博文至:

    21 条评论

  1. 1. 苏而 - 2015年3月10日 09:01

    这保罗是什么状况?时间有点久了,我都看忘记了,他应该就是这第一次出场吧?

    羽灵是因为目睹了凶案现场,昏迷了三天吗?

    晚上得找个时间回头重新读一遍。

  2. 2. olive tree - 2015年3月10日 10:08

    又更新了嘛

  3. 3. 一目 - 2015年3月10日 10:27

    前段时间太忙了。昨天终于忙中偷闲

  4. 4. 凌波仙子 - 2015年3月10日 12:19

    记性确实够呛,我也接不上了。

  5. 5. 一目 - 2015年3月10日 15:34

    呵呵,是俺怠工太久了!

  6. 6. 蓝馨 - 2015年3月10日 15:57

    我有点脱节了, 现在要带女儿去上钢琴课了, 等一下在精读。

  7. 7. 白色百合 - 2015年3月10日 16:39

    舅公神秘,左依海米模糊,红和淳一倒是清晰。感情线清晰过主线“天命”,情节发展有点慢哦

  8. 8. 端端 - 2015年3月10日 21:23

    不记得有保罗了,犯了半天也没找着。惊心动魄啊。

  9. 9. 一目 - 2015年3月11日 08:34

    前一章,第六,第七。我是做了一些修改。大家没有失忆哈。

  10. 10. 加国无为 - 2015年3月11日 22:05

    真的掉下了十万八千里了,前面的全忘记了,就记得舅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