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 (十八) - 死不掉的

字体 -

左依站在花坛旁,见池塘边有一块石头便索性坐下。舒展筋骨,每个关节都咯吱酸痛。她将肩膀手臂伸展,双手往背后拉直,背脊咯咯作响,手腕竟一阵撕裂的疼痛。仰首张望的海米回头,见左依痛苦的表情,关心地问,”怎么了?要不要先上楼坐一会儿?”
左依起身,笑了一下说,”没事。你看,羽灵到了。” 
 随着左依的眼光望去,漂亮的羽灵从黑色大奔里招手,好像某政要般。崔先生笃定地把车开到门口,椒盐白发和已修剪整齐的胡子和几天前豁然不同。左依看着他的侧影走神。


几天,发生的所有恍如隔世。好像都是发生在一个左依身上。或许就是有两个左依。一个可承受一切难以想象,另一个可回到正常生活。或许,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是双脚还因冻伤隐隐作痛,左依卷曲脚趾,这是一切真的发生过的证据。
羽灵轻盈地跳下车一把抱住海米,不禁哭了起来。周围的朋友们安慰,且互相招呼介绍。羽灵过来一把拉住左依的手,将左依拥进和海米的怀抱里。
"你回来了!太好了,我们又可以像以前一样。"
左依仿佛又被那件烟灰色呢大衣包裹。温暖却不易动弹。
崔先生走过来,拉起羽灵的手,也不忘端住手臂让左依挽着。
挽住手,就不会再走丢。

丢了,崔先生会再把左依找回来。

当左依走失在世界的尽头,在死亡边缘徘徊,崔先生出现她身边,心疼地脱下呢子烟灰色大衣给左依披上。他环首打量囚禁了左依和肖蒙三个礼拜的小房间。那天左依只能隐约听见外面有人激烈地讨论自己的命运。左依仰起头,眼睛干涩不已,更是说不出话来。

不知几天前,肖蒙被带走了,他们将和左依死扣的手指掰断,拖尸体般把他拖出去。房间外可听见一个尖锐带哭腔的声音:"这个死不掉的狐狸精,我这一辈子都坏在她手里!"

左依疯癫地笑起来,尖锐地让自己都有一些恐惧。这不是自己从小常听到,母亲经常说的话么。时而恶狠狠,时而惨兮兮,可以杀人,也杀得自己。

外面更是尖锐地喊叫,‘她发神经病了!疯了! 你别管她,让她自己死在这里。”

门碰一声。是肖蒙将自己整个身体敲打在门上。烟熏和几天的饥渴已让他喊不出来。可左依知道,这一碰声,是他用自己全身的气力呼喊自己。

左依止住肆狂的笑,闭上双眼,几乎摒住呼吸。你走吧,离我越远越好。快走吧。。
门外一阵杂乱的叫声脚步声,然后就安静了。

左依好似已经死去了。唇上忽然一阵清凉,是水。左依微微张开双唇,嘴里又被塞进一块软软的,甜甜的东西。一抿嘴,酸甜的汁水包围了整个口腔。左依睁开双眼,一只温暖的大手摸摸她的额头,握了握她的手,轻轻在手腕停留。
一张熟悉的脸,几年前见过。

崔先生。

包裹在烟灰色大衣里,左依被运到一栋白色的屋子。墙很厚,是传统藏式寺庙的建筑方式。屋里走出三四个藏族妇女,扶着左依走上阶梯来到屋顶。阳光耀眼,晃得左依剧烈头痛。屋顶地上被打了油,亮堂又油腻。远处的雪山更是亮得要印入左依的双瞳。
左依被放倒在长廊避阳处,一位盘着辫子,身着长裙的妇人端来一小杯奶茶和牦牛汤面。左依吃喝完又昏昏睡去。

分享博文至:

    8 条评论

  1. 1. 远方无声鸽 - 2015年10月13日 12:48

    看来感恩节后,文思才又开始涌动!

  2. 2. 一目 - 2015年10月13日 13:20

    一直暗涌,呵呵 就是没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是慢动作女皇。

  3. 3. 远方无声鸽 - 2015年10月13日 20:48

    边做晚饭,边看了推荐的《一千零一夜》之“拥抱战败”三集,很客观,以人性来看胜负两方。 会继续看下去。。。。

  4. 4. 牧童之家 - 2015年10月13日 21:23

    要倒帶了:) 筆觸一貫的別致,贊

  5. 5. 加国无为 - 2015年10月14日 10:53

    我终于明白什么是拖拖拉拉:)

  6. 6. 一目 - 2015年10月14日 12:29

    拖拖拉拉,享受过程

  7. 7. 人生心语 - 2015年10月15日 23:01

    一目好!都想不起以前的章节了,也要像牧童之家一样倒带了。呵呵。。

  8. 8. 苏而 - 2015年10月17日 14:07

    佐依是什么情况,没有印象啦。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