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 (二十) 就是想要看看

字体 -
标签:

“是你的想象,你的梦境。是你的上辈子,上上辈子。是遗留在魂魄里的片段。是另外一个空间,穿梭在我们所处的世界。。”崔先生没有看她,只是端着左依的右手看了又看。 嘴里喃喃地像是回答,更像是自言自语。左依感觉一股暖流从崔先生的手掌慢慢散入自己的手心,又顺着手臂流动到胸口。

“是经过太多残暴、恐惧、仇恨、悲怨之后时空被撕裂,到了另一个地方。只得顺着这些裂痕游荡,再也出不去了。可怕么?”崔先生抬头问,左依从他的双眼看进去,闪烁的不是恐惧,而是兴奋。左依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心跳放缓,眼前闪过照片里那位白衣女子的身影。忽道:“崔先生的爱人在那里,是么?在这个裂缝里。”

“不是这一个裂缝,它包裹着我们的整个世界。”崔先生避而不答。

“她是谁?”左依起身抓起榻边的照片。

“不知道。”崔先生紧锁着眉。

“不可能。”左依不依不饶,仔细看着照片。 是一张破旧的黑白照的照片。 明显是从某个档案里翻出来的,上面还有编号。拍照的人的拇指还握着黑白照片的一角,拇指上还有很明显的一道新疤痕,看得出是个年轻女人的手。

“她是我从小常梦见的一个人。 ”崔先生往后靠着牦牛毯,双手握成U型,象打坐似的。“整整一辈子在我的梦境里,挥也挥不走,忘也忘不掉。”左依从未见过崔先生这样迷茫的表情。 他似乎总是笃定的,酷的,如同诸葛亮摇着羽扇。

左依又仔细打量那张照片,看不清楚那女子的脸。 左依忽然觉得满脑子都是问题,象散乱的项链,揪成一个结。

“我看见的那个地方,水里都是尸体,身边都是武器,河水都泛红。。。而我身后有一个人。。。”

“哦,是那个梦。”崔先生只顾自己点头。左依气得有些不知所措,拿起毯子抱着。 榻上的另几张照片和卷轴纷纷洒落。左依飕一下起身,迅速捡起另外几张照片。一张是一个印第安人划船。一张是一个白人女子穿着裙子做农务。还有一张是彩色的,是车窗里拍出的海洋日落。左依忽然觉得双眼模糊了,燥热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自己来到西藏,也不是追着日落来的么。

左依伸出右手,“我还要看。”

崔先生扬眉。

还是这么一个不计后果的左依。不管神秘叵测,危险还是多余,就是想要看看。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1. 1. 苏而 - 2015年12月16日 00:08

    崔先生是舅公吗?我怎么记得舅公姓苏啊?

  2. 2. 一目 - 2015年12月16日 12:18

    是哒。 其实姓苏也是很好听的。

  3. 3. 人生心语 - 2015年12月16日 14:07

    一目好!好神秘哦~

  4. 4. 牧童之家 - 2015年12月17日 15:01

    我还要看:)

  5. 5. 加国无为 - 2015年12月17日 16:26

    我正在看:)

  6. 6. 白色百合 - 2015年12月23日 15:35

    圣诞快乐!什么时候看你的婚纱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