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二十一)改版-有一点心痛

字体 -

桌面上十几个菜,"烟熏三文鱼,梨酱熏鸭肝,熏鸭蛋,是我老爸的杰作,意大利鲜菌饭和炖牛尾是孔雀王子的厨艺秀,烤鹿肉和绿柠檬美乃滋玉米是这位长发兄弟的大菜。芥末鲜姜西芹,和薄荷意大利醋西瓜是本大厨设计的爽口减肥餐。"海米眉飞色舞地介绍。 厨房里左依套着隔热手套端出一大盘烤生蚝,舅公则指示红烫出一壶美人清酒。 羽灵眨巴着眼睛,既想哭又想笑。手里还捏着舅公给的粉玫瑰。淳一捏了捏她的肩膀, 欲言又止。

"嗯! 太感动了。。"羽灵用力擦了擦眼角,卖萌亦感激。动情的话扮作猫咪说,眨一眨深深的黑葡萄似的眼睛,小嘴微微一翘。生气的事,扮作小狗说。爽快直接,就事论事。这是羽灵的处世之道。忽抬眼瞟到左依在旁直勾勾地端看着日本小哥,更像是只夜幕中的黑猫。安静,神秘。羽灵心里微微一酸,左依也顿时察意,放下眼帘,淡淡一笑。从来都是这样,左依总有一种随时可取代羽灵的危险,只要她想。

“愣什么呀?吃饭!喝酒!”海米在一旁豪气冲天地吆喝着。 大家也似真的饿了,三下五出二吃得热火翻天。一杯杯清酒下肚,房间里似热气腾腾。浅尝烟熏鸭蛋,半个鸭蛋在汤勺里,明晃晃的。入口有碳烧的香味和柔软的蛋黄。三文鱼入口即化,唇齿留香。用枫木烟熏是海米爸退休后的最新爱好。鲜菌饭用白葡萄酒慢慢搅拌炖煮,入口即有奶酪味又有酒香。 人生的幸福不过如此么。家人好友,美食美酒。舅公差红从书房里取出相机,录下热闹的场景。又算准了时间拨打了家里的电话,把了老爸的声音送到羽灵耳边。

“灵,舅公帮我把手续办好了,机票我也收到,下个礼拜二到。你要是上班就不用来接我。”羽灵又露出猫咪的表情,看着舅公。原来他全都安排好了。

“你舅公说他这两个月忙,不在家。让我住家里。我觉得还是不太方便。你帮我看看外面有什么便宜的房子可以租的。”羽灵抬头疑惑地看舅公似问,又要去哪儿?

舅公则对红端的相机,故意忙着耍帅。

“爸,你就不用担心那么多了。到时候我来接你。要找房子的话我们一起找个称心的。又不急。”羽灵起身离桌,想从老爸的嘴里问出舅公这几个月的踪迹。

“你舅公来无影去无踪,我哪能知道他干嘛了。我回家他直接坐在我客厅里跟阿姨聊得开心得不得了。把家里的家具搬来搬去,又要摆什么八卦风水阵。后来饭也不吃就走了,没过几天派出所到我们家了解情况。你说你舅公怎么就那么会折腾。”老爸难得那么多话,还有些气急败坏。

羽灵无奈地笑了笑,舅公就是这般神秘兮兮。

“还有你羽灵,这几天声音都没有。工作了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也不打电话汇报一下。”

羽灵更是苦笑,说什么呢?公司里闹鬼了,死了一个人。被我撞见了,昏迷了好几天。这说出来,老爸不急坏了。

“爸,没事儿,工作忙压力大嘛。”

“你可别学你舅公,神神道道的。别最后弄得跟你妈一样。”老爸的声音最后轻得听不见。羽灵想追问怎么跟老妈一样,却被人从后面抱起来。

“哎哟!”羽灵喊起来,回头一看却是红的那张调皮的脸。

“怎么还不来?上主菜了。 再不来鹿肉要凉了。”

羽灵脸一红,一把把他推开。“老爸我得去吃饭了,一会儿再打给你。”

“哎,去吧去吧。 我去给你妈买几朵白玉兰。”

羽灵眼睛一湿,有一些心痛。“爸,你回来我再打过来。”

红在旁似乎听懂了,伸出手臂给了羽灵一个拥抱。嘴唇嘟着,说了几句听不懂的土语。羽灵疑惑地抬头看他。红低声说:“神女的眼泪可医治一千个勇士。可让一万个勇士漂过海洋。 可让亿万个勇士翻山越岭。。。”

“这是什么诗歌?”

“是我们的密得读给我们听的,关于我们部落的故事。”

“你不是说我舅公是你们密得么?”

“是啊,以后就是你,我的神女。”

羽灵看着红,眨巴着眼睛。忽然笑起来,一把推开红“真会胡扯。”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远方无声鸽 - 2016年5月3日 18:22

    想象力丰富,不会做菜的手,却能把菜写出滋味来!

  2. 2. 一目 - 2016年5月3日 22:14

    因为爱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