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 的存档信息

这是平凡的爱 - Winners

老先生尴尬地走在泳装部,谨慎地左观右看。瞄准一件架子上的花披肩小心翼翼地从架子上取下,腼腆地举起来给老伴看。花花绿绿的,像一棵热带植物。老太太一摇头,被否了。老太太低头继续找自己心仪的素色泳装。老先生只得乖乖陪在旁边,再不敢轻举妄动了。 (阅读全文)

病痛的时候

有病痛的时候,昏昏欲睡。一天可拖着身子,顶起大脑做一两件事。脑子迷糊得把2018年说成2008年。病痛的魔咒解除,立马活蹦乱跳。身子好像轻了一半,呼吸也舒畅许多。原来脑子还是灵活的,走路是带跳的。工作立马麻利,脑子也得正常思考。喝,原来我还是聪明的。我都快要接受那个缓慢的自己了。 记得在拉萨一个礼拜,每日下午头痛脑胀。太阳明晃晃地,伴着头痛一阵一阵地耀眼。… (阅读全文)

晓哥哥

如今的日子里,已很少有鸿雁飞书的情感。但今日从远方来的,关于我父亲的文字却像忽然飘到我心口的一枚红叶,印在心里。 晓哥哥 晓哥哥年长我几岁至今没算清楚过。感觉像两代人,这不是说我与他之间有很大距离,而是说在我眼里他是大人,是成年人,虽然我们其实是同代人。 我推算了一下,他大概应该是高中六几届的。其实就算是初中六几届的,小时候就是大你两三岁,也好象有隔… (阅读全文)

一个人的鸡腿

走过烧鸡店的窗口,总有一个微胖的中年女人一个人进餐。面对一盘鸡腿骨,或许看着手机。每一次一个不同的女人,坐在同一个位置。穿着若显得花花绿绿的衣服, 一双舒服的鞋子。靠着玻璃,大快朵颐。我总会下意识地好奇。她们不用回家做饭?不用接孩子么?不用陪家人么?她们下班后有时间和兴致一个人坐在这里,吃一大盘又辣又油的鸡。吃得满手满脸的油,是不是有独特的幸福感?… (阅读全文)

有一点想念

有一点想念画画的日子。满墙的画作,时间花在涂涂抹抹。一笔一笔的神韵,一页一页的满足。设想一个画室,地板铺上帆布,一个画家。画一个异想天开,花一个锦上添花,花一个符号,一个念想。 (阅读全文)

写作亦自醒

我需要写作,写作让我平静。或许是我脑海里浪潮翻滚,需要一潭幽静的池塘。 我需要写作,写作让我顺心。或许是写作时平稳的呼吸。 我需要写作,写作让我飞腾。或许是能放飞想象,放飞理想,放飞灵魂。 为自己而写,自省,自醒。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