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被打以后

字体 -

在我妈妈和奶奶眼里我是一个老实而懦弱的孩子。证据是在我67岁时她们目睹一个比我矮小的孩子和另一个孩子抓住我的手打我,而我毫无反抗。这件事我依稀记得,我们并不是吵架或有恶言相对,而是在商讨怎么玩抓坏人的游戏。我不常在我奶奶的弄堂玩,也是第一次遇见这两个孩子。小个子提议让我来当坏人并让旁边一个女孩逮捕我。我对她的提议颇有好奇心,抓坏人的游戏我可从未玩过,于是也愿意尝试。殊不知我被“逮捕”后,小个子第一件事就给了我两耳刮子。正巧奶奶走过,喝令住她们。而我没有恼怒,只是一头雾水,抓坏人是这样的?

后来的细节我记不起了,可能是被奶奶数落后,我妈又被奶奶因对我的教育缺陷而教导了一番吧。我是个老实的孩子没错,反应迟钝,太容易相信别人也没错,可是懦弱我是从不承认的。所致每当我妈拿这个故事来证明我小时候有多老实无用,我总会抗议一番。当然,抗议无效。

努力回想,当即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想要还手也没有恼怒或惧怕,而是诧异她为何要出手打我?即便我是坏人,她又为何打我?打我是好玩愉悦的吗?而那个小个子孩子,似乎常玩也喜欢这个游戏,而且在她心目中,打坏人是理所当然的。至于我奶奶的反应,儿时的我也同样不解。为何平日里内敛的奶奶此时有些情绪波动?今日细想,加入历史和文化环境我也可了解为何奶奶反应强烈。而当年6 7岁的我,世间所有的理所当然对于一个孩子都是未知和疑惑。

后来我再没有见过那两个孩子,也不知她是从哪里来的。也没能问清楚我心中的疑问。老实,迟钝,迂腐无用的我还继续生活。对所有未知有争议的事情持保留意见。在没有完整信息之前延缓判断,suspend judgment. 或许这是迂腐,或许是懦弱无用,但我尊重自己心里儿时就存有的那份迟钝的疑惑。即便在世人眼中是无用,但它可让我心清澈。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