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写班里的美女

字体 -

中国人多,美女也自然多一些。一个班里至少有三四个, 都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小学的时候班里流行排美女,居然把我排第二,让我一直有一个错觉,好像我小时候挺美。其实现在看儿时的照片,哪里有美女的样子。可能得归功于我妈,从小把我打扮地挺别致,远处看倒是个可爱的模样。

1102616_10151851393388628_807003350_o.jpg


在美国上中学的时候,班里有个长着秀兰邓波的脸,高一米七的女孩。想象中学的时候,男孩子都没长个,都嘲讽她为艾菲尔铁塔。若是再过几年,大家都长满了,怕是他们都得拜倒在埃菲尔铁塔裙下。

高中时,便有了”阶级“之分。北美的高中文化对popular 这事极为看重。每一年级都有类似朋友圈,总有几个即美学习或运动拔尖的女孩抱团,然后在年级里形成鄙视链。这些风云人物家境一般都不错,也形成自己的审美体系。小团体里的美女虽美,但也少了那份难得的”美却不自知“。

到了大学大学堂百多个人,分系后文理科有别。学习工作繁忙,也少了些看美女的心思,而开始搜索帅哥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