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破茧 (下)

字体 -
标签:

第三幕 铲雪

这两年里,蒋婆已习惯了从窗口看见一个微胖的身体在清晨闪身出门,逃似的打开车门,钻进车里。然后蓝色的老爷车会停滞几分钟,似乎在车里喘息。若你细数,一定是一分二十秒的时间。然后车才突突发动,缓缓开上街。那

是过世的老邻居露丝的孩子。蒋婆这几个月也习惯不叫唤他了。去年初雪的时候蒋婆婆像以往一样让他帮忙铲一下门口的积雪。雪不大,铲雪公司不会来。但人老了,容易摔跤。以往麦可总会铲完自家门口的雪,再跑来清理蒋婆门口的积雪。 像以往一样,一下雪他就领着铁锹出来,却没有和撩着窗帘往外看的蒋婆打招呼。却像是在躲避黑暗里的幽灵,用最快的速度铲完了雪,逃一样跑过小路到自家门口。他大口喘气,像是不能呼吸,或者是心脏病发作。他背靠在蓝色的旧福特上,缓缓沉到地上。蒋婆真以为他要死了,打开窗户叫唤:“麦可!孩子!却没有回应。

蒋婆低头拜拜,这孩子不会是被鬼上身了吧。边哆嗦着要打电话报警,一边撩起窗帘往外看。看见麦可向自己挥了挥手,拖着似千斤重的身体回屋了。蒋婆松了一口气,真报警英文还不知该怎么说。 好好的孩子,到底怎么了。

第四幕 姜味牛肉

母亲去世了,意料之中。就是没想到是麦可出门买姜味牛肉的15分钟。麦可拎着外卖塑料袋走进门,已经感到异样。三年,每天都能听到母亲困难地一呼,一吸。可在这弥漫着甜腻牛肉箱的厨房,什么都听不见。麦可走近母亲的卧房,母亲的身体斜躺在地上,穿着褪色的旧睡衣和袜子。拽着床单,一杯水洒在地上,杯子却没有打破。只是从此缺了一个口子。

啪一声,外卖盒摔在地上。

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吃姜味牛肉了。麦可感觉心紧迫的厉害,快要不能呼吸了。好像一块大石头压在身上。就像小时候蒋婆给自己说的故事。一只被压在山下的猴子,还是仙女?麦可记不清了。只觉得心脏很重很重。伸手,握住母亲的手。不知道还能握多久。冰冷的,像手铐一样。麦可被自己的心禁锢了,不知道要多久。不知道从此以后怎样才能走出去。麦可只想,吐丝把自己牢牢裹住,藏在里面。什么都不用面对。

后记:认识一个人,也不过是一幕幕场景。从一个点切入,只能看那个当下的表象,无从了解周边的点滴细节。而人生又这样一层层裹卷,像茧一样把我们包围。如果能找到线头,或许可以顺着发生过的故事找寻到内心的那个最软弱,丑陋,原始的那个自己。有的人最终得以破茧而出,有的人永远缠绕在时间和世界给我们的千丝万缕中。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