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破茧 (上)

字体 -
标签:

第一幕 课堂摇滚

小胖麦可迟到了,这几年他从未迟到过。因为他每天清晨五时便出门,不管几点的课他都先到学校,占一个离门最近的位置。他总会随身带一个咖啡纸袋子,若是呼吸加速便拿出来套在口鼻上往纸袋里呼气。

当麦可走进教室的时候我和学生们都惊了。他的白衬衫胸口都是泥水还有斑斑血迹。长裤喇了大口子,半个裤脚晃荡在一边。他用纸巾捂着下巴,看似还在流血的样子。

"天哪麦可你发生了什么?" 班里几个女学生关切地让他坐下。我也让学生取来救护箱。

"你需要去急诊室吧麦可,我去开车送你。"几个男学生跑去门口。

"教授对不起迟到了,我还是想做我的讲演。今天还有时间吗?" 麦可微笑着捂着下巴问。

我苦笑了一下,"麦可,一会儿车到大门口你就去急症室,我看你这个伤口要缝针了。讲演不用担心,你可以拍个录像给我,不会算你迟到。你可以不来学校,在家里做。" 麦可诚恳地眼神让我忽然有些母爱焕发。这个平日里安静温柔得像只兔子的孩子,今日不知是出了什么意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麦可?”我追问道。

"哦,谢谢教授。今天真是个特殊的日子,我今天忽然听到一曲七零年代的超级摇滚,我一时兴起就在地上做了一个后滚翻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麦可诚恳地笑着,不知是在用这个调侃掩盖什么。

第二幕 谎言和帮助

蓝色福特老爷车在满是积雪,盐,和泥泞的路上行驶。天还未亮透,可是麦可最喜欢这个时间段出门。穿着白衬衫和卡其裤,嘴里念念有词。这是大学毕业最后一天课,最后一个讲演。麦可喜欢讲解气体物理定律,因为那能让他联想到飞机在空中飞行的景象。寂寞,但是宽阔亦自由。

这条乡间泥路很少有人,今天却在路边看到一辆紫浆红色雪弗莱卡在路边,后胎在雪地泥泞里打转。麦可在路旁停下,寻思这条路上这个点路过的人不会太多,看样子这辆车要自己折腾一阵子了。望着车窗外空旷的空间,想要打开车门却心里一阵紧张。“没事的,麦可你可以的。”麦可轻声给自己打气。“你可以的,有人需要你的帮助,你若踏不出去,要是他的车没油了,又没有办法呼救不是太惨了吗?” 松了安全带,用手指板开车门把手,麦可的呼吸紧促起来,心也一阵狂跳。”麦可,你真没用。“正要松手,雪弗莱车窗申出一只手向自己挥了几下。麦可终于猛地推开车门下车小跑着到雪弗莱旁边和司机打招呼。"嗨,需要帮忙吗?"

车里一位中年妇女,金色的头发很干燥,和脸一样似乎没有什么生气。她穿着早餐店的制服,名牌上写着"艾米"

"艾米你好,我叫麦可。我到后面帮你推,你听我说一二三就加油门好么?”

艾米笑着连忙应着。 "一,二三!一,二三!" 轮胎还是打转。

"好艾米,做得很棒。你快成功了。我放一些树枝在你轮胎下面,然后你再慢慢加油门。"

麦可忙乎了一阵,在后面边推边喊喊"一,二,三!"油门踩到了底,雪和着泥飞撒到麦可衣服上,麦可失横扑倒在地上,下巴磕在树枝上,血沿着汗脖子流到衬衫上。

艾米惊慌失色急刹车,开门忙问,"天!你怎么样了?太对不起了。"

麦可起身,看到自己衣服上又是泥又是血,膝盖也破了,哈哈笑着。"没事,没事。"

"我给你钱吧,要知道我等拖车公司的话要一个多小时,还要两百块钱。"艾米跑回车里取出钱包,拿出所有的现金。

麦可已经拍了拍裤子,坐进自己车里。艾米赶过来,硬把钱塞进麦可的车里。单薄的制服让艾米轻轻发抖, 但她执意把这麦可的车,要把钱塞给他。

"不用了,艾米。我是个瘾君子,你我给我这些钱我就糟蹋了。你回去换个雪胎,今年特别冷。"麦可微笑着,似乎这张脸不可能撒谎,但又说着让人难以相信的话。
艾米犹豫了,往后退了半步。麦可微微踩下油门开车走了,潇洒地挥了挥手。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