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 的存档信息

从卢令令说起

标签:

家里人难得聚在一起,说起以前的故事。“你爷爷奶奶在重庆的时候养过一只狼狗。聪明得早上给它钱和菜篮,到肉铺买肉回来。” “后来呢?”我绕饶有兴趣。 “后来被人吃了。”我二姑理所当然地说。 我自然垂首顿足大惊小怪。 “中国人以前养狗就是一牲口。得有用。看家护口,老了炖汤。” 我妈最喜欢惹我双脚乱跳。 投胎需谨慎。狗也一样。 “我今天又见到那只戴珍珠项链的老狗了。腿脚… (阅读全文)

嘴里说真话的男人

标签:

对鲁迅的初印象和许多人一样是语文课本里的。一字胡子,笔挺的背。他的语气十分亲切,是我外婆的家乡话。所以字里行间有一些熟悉。语文老师说他伟大,是一个战士。虽然从他的言语中可读出他对童年玩伴的温柔和疼惜,但课堂里读的文字总没有被窝里读的书那么带劲。我更喜欢老舍的温润,笔下老北京的平和。怜惜张爱玲多情又倔强的话语,细腻亦世故里带着义无返顾。还有那些在躲在… (阅读全文)

无题

标签:

灵感如荧光一闪,像梦一样。一时清晰得可触摸,一时模糊得越揽越稀释。像是水里的月亮,明了在那里却如何再捞不起。 只能在怀里拢一捧清水,安静等待。任凭水珠涟涟从指缝溜走,如何留得住。殊不知从何处飘落来一点荧光,两点,三四五点。。停在鼻尖,唇角,吹一口微微发亮。吃一口,透进心凉。 忽来一味星光坠入我眸,辣得我直掉眼泪。双手捧牢滴滴泪珠,湿透掌心,印出清凉… (阅读全文)

当格雷伯爵茶恋上香草奶泡

“伦敦雾”是温哥华发明的热饮。适合烟雨蒙蒙的秋季。用英国格雷伯爵茶和打热的香草奶泡,混合成一杯浓郁可口的暖。在苏格兰,“伦敦雾”的名称是”温哥华雾“,是我在阴郁的早晨最爱的热饮之一。 “Tea, Earl Grey, hot.” (茶,格雷伯爵,热的)。用英伦口音说出来是Picard舰长的标配。他是《星际迷航》第二代的灵魂人物,也是我的男神。说来太好笑了,哪有男神又矮又没有头发。哎,… (阅读全文)

微小说 - 给另一个时空的情书

标签:

我穿上Balencia婚纱,你身着波希米亚纱裙。我捧起Jimmy Choo,你踩着牛仔靴。我头戴公主皇冠, 你插上星星点点的勿忘我。你的信里说心里五味杂全。我念,everything will be ok. 我想,你能明白我没有说的一切。 谢谢你,让我的少女心又欢蹦了几下。和你在一起的我不过是傻白甜,而你却认定我是白富美。你说你不过是个野孩子,我却知道你轻巧得像头野鹿,自由得难以束缚。你问… (阅读全文)

南美辣可可

第一次喝南美辣可可是在温哥华的Yorkville。 一个雅皮式的南美巧克力咖啡馆。我忘了是和美丽的简还是看似木讷的他。只记得那天标准的温哥华阴雨天,我却灿烂如向日葵。在雨中漫步,我走得快,捕捉眼里的美。壁画,野花,挂着水珠的嫩芽。春雨浇得凉透了手指和双脚。接过一杯浓郁的可可,香气扑鼻。那种可以沉沉入睡的, 缭绕梦境的酣甜。浅尝,如暖流包裹舌间。没有想象的甜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