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星星点点

字体 -

六月四日又过了,无声无息。好像无穷星空中滑落的陨石,一闪而过。 看网上的照片,已恍如隔世。 遥远的记忆已像是梦境。照片都有些过度曝光。男大学生们戴着大蛤蟆镜框,头发略长凌乱。宽大的衬衫,几支钢笔,一辆破脚踏车。女大学生们不胭粉,不染头发。 没有可以天天刷屏的手机。那是爸爸妈妈最年轻美丽的年月。

二十五年前,我是个小不点儿。只记得好久爸爸都没能回家,在校老师被学校喝令看守在校大学生。 平时不善表达爱意的爷爷奶奶特意赶去探望。 我想老爸那天定是感动,难得见过大风浪的爷爷奶奶如此为他着急。在国外留学的伯伯叔叔连接着往国内拨电话。在他们看来,战争开始了。

那晚我凑在邻居家的哥哥姐姐后面从弄堂的铁栏后面看呐喊着,冲动着的大学生们。我傻傻地问已上大学的邻居姐姐,都说大学生上街了,你怎么不去呀?姐姐只是笑,还在高中的哥哥却一脸向往地眺望远去的大部队。

与北京相比,上海风平浪静。这个注重生活,不为政治激奋的地方,也只有大人们茶前饭后的讨论。我只记得单纯的人们啧啧惋惜新闻特辑中描述的那些付出生命的人们子弟兵和对那些不法分子行为的不解。还有苦口婆心劝绝食大学生回家的大人们。和妈妈一起窝在床上看央视新闻,我们惦记着什么时候老爸能从学校回来。生长在红色年代,妈妈对激烈的政治运动只有反感。年轻人的口号,游街,对她来说只会勾起她更深的噩梦。她盼望的只是一切回到正常,让她能够好好上班,不用担心未曾回家的爸爸。

而我,只记得爸爸回家后,一肚子怨气。我更是摸不清头脑了。回到学校,班主任破天荒地加重了思想品德科目,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讲解事态情况。回想起来,班主任那激昂的讲解,想是她已坚信了那个版本。

老爸再不愿在大学里呆下去了。到了美国,在大伯家,第一件事就是大伯把录下的新闻纪录给我们扫盲我想,老爸到了美国定是有了豁然开朗,茅塞顿开的感觉。 不然也不会如此坚决地再苦再累也不愿回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们在国外照常地注重生活,而不为政治激奋。那一晚对很多人来说只是个久远的,浑浑噩噩的梦。连那些火光都似乎快熄灭,只有记忆中的零星。这是我记忆中的星星点点,和许多人相比只是那段历史中最零碎的那一片。而真正的历史,只有每个人说出自己记忆中的故事才能适当还原真相。什么时候开始呢?我们是个不愿意揭伤疤的民族。 可悲可叹,伤疤太多,揭开任何一块都可能会伤筋动骨。就说说吧,说一说你记得的场景,周边的人。 说一说自己的记忆,也可疗伤。

分享博文至:

    20 条评论

  1. 1. 心仪 - 2014年6月6日 10:41

    不记得许多, 也只听见咱们弄堂外许多大学生的大喇叭声。 只是俺舅舅隔三岔五得报告最新消息,俺是当评书听的。

    [你没有隔着铁栏杆看他们游行吗?]

  2. 2. Simon ZZ - 2014年6月6日 10:52

    那一晚的枪声让一个从未想过出国的人决定离开,在加拿大重建家园。

    [今年六四又是遗忘日]

  3. 3. olive tree - 2014年6月6日 11:05

    想不到一目也能记得这些事情,我都没有太深印象,当时听人说很吓人。

    [上海没有听见枪声。]

  4. 4.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6月6日 11:45

    上海虽然没有流血,可也是另一个中心。当时就是常看<世界经济导报>,后来被查禁了。江泽民当年就是在上海起家的。 最遗憾的是没有去拍照,留下些历史的记忆。 好文,赞一下!好像看见当年那些学龄前的妹妹,站在弄堂口,闪着疑惑的大眼睛,看着亢奋的大哥哥,大姐姐,摇旗呐喊着, 原来中间有一个含着冰棍的小孩是一目。

    [我记得朱镕基在电视上讲话,一席话让上海人安定下来。

    干嘛我一定是在吃冰棍的? 不过那时候我爬得好高才能看过人群。]

  5. 5. 农家苦 - 2014年6月6日 12:22

    只要一目记得,其他人就不可能忘记。看出了一目的从政潜质!

    [说说自己的故事,抛砖引玉]

  6. 6. 蓝馨 - 2014年6月6日 13:04

    哎, 6.4啊。

    [有意思的是,今年在脸书上对此缅怀评论的都是我的香港和加拿大华侨朋友。中国大陆无声无息,或者就像蓝馨这样,只有一声叹息。]

  7. 7.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6月6日 16:43

    中国大陆实行新闻管制和网络管制,任何有关六四的关键词都会被删掉。五一博客在国内是看不到的,这就叫 言论无自由。二十五年过去了,这方面是没有多少改善。中国人只好闷头吃饭和赚钱了。

  8. 8. 一目 - 2014年6月6日 16:45

    国内的朋友问我,为什么不回国发展。我总笑说,没有Google,脸书和YouTube 活不下去呀。其实往大了说,就是不习惯被管制。

  9. 9.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6月6日 17:11

    如果你再早出生十多年,肯定会去堵坦克的。当时俺们的信念就是-宁可在自由的国家受苦,也不在专制的国家享福。

    [或是早早地被爸妈领回家]

  10. 10. Simon ZZ - 2014年6月6日 17:53

    6.4之后第一个开杀戒的诸侯就是朱镕基,最快被判死刑的在上海,记得其中包括一名智障人叫毛估估,朱之前模棱两可态度不明朗,后来北面动真的了,赶紧缩短程序杀几个小人物以表忠心。如果那次出现另外一种结局,朱可能还是英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