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小情歌 (上)

字体 -
标签:

sfu_aq_01.jpg

第一次见面,躺在校园里看流星雨。”你许了什么愿?“ 蓝吓了一跳,猛地坐了起来,头好晕。面前一张浓眉大眼的笑脸。蓝有些恼,”我不相信许愿。“ 说罢戴上毛茸茸的大衣帽,遮住脸又躺了下去。

“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他毫不客气地躺在蓝的旁边,“钟博文,生物科学。你是哪个系的?”

“天体物理,蓝燕。”蓝伸出手,两人隔着手套拉了下手。

第二次在学校的咖啡店。“我有一个心理实验需要你帮忙,给我做个白老鼠如何?有酬劳的。”蓝递过申请表。

“你不是学天体物理的吗?”

“我骗你的。”

”那,我其实是同性恋。“

”我以前是男生。“蓝递过笔。

钟博文总是看着她笑,接过笔,签了字。”走。“ 蓝抓起他的手,横穿拐弯,下楼。

”额。。。“钟博文看到一把电椅。”这是哪儿?“

“犯罪心理学实验室,脱衣服。”蓝忙着开机器。

“啊?干嘛?”

“测谎,坐下。”

钟博文被贴了很多挂着电线的小圆片,很委屈的样子。

第三次,蓝捧着刚热过的饭盒从学校的同性,变性,双性中心出来。钟博文身边拥着三四个女孩走过。

”钟博文,我找了你好几次。最近怎么没看你到同性中心来呢?“

”蓝燕先生,是妇女中心不让你进了才到同性中心来热饭的吗?“

蓝瞪起杏眼,很可爱。

”那,这五十块是上次你裸露之后得到报酬,别说我没给你钱啊。“蓝燕一甩头,走了。也不顾钟博文身边的一群妹妹目瞪口呆。

钟博文掏出蓝燕塞在他大衣口袋里的钱,大声说。”走了走了,吃午饭,我请客。“ 拥着一群妹妹大步赶过蓝燕。

sfu.jpeg

Photo Credit: Pure Math Graduate Student Conference 2007, Ritual Spaces and Places, Robyn Urback

分享博文至:

    9 条评论

  1. 1.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1月16日 09:19

    当前在北美,每个人都要面对并不可回避的伦理问题。口诛笔伐,包容接纳还是无所谓…. 那么敏感的话题,还是看看这个故事后面的价值观是什么?

    作者为何取此名,我推测是:小情歌=苏打绿=同志?

  2. 2. 爱心幼儿园 - 2012年11月16日 10:29

    很有情节,节奏感也强,期待。

  3. 3. 心仪 - 2012年11月16日 10:31

    亲, 把字调大点,行嘛! 俺已经在写下一篇小说, 和心理学有关。先看一下你这篇再说。想当年,也做过实验白鼠,不过,没那么香艳。

  4. 4. 一目 - 2012年11月16日 10:48

    @心仪 读者可以自己调字体不是吗? @远方无声鸽 或许重点是简单 ;)

  5. 5. Lisa - 2012年11月16日 15:10

    你母校?SFU?

  6. 6. 一目 - 2012年11月16日 16:12

    是的,记性太好了。。

  7. 7. 凌波仙子 - 2012年11月16日 22:03

    这回像翻开了亦舒···有谁同俺high five?

  8. 8. 凌波仙子 - 2012年11月16日 22:16

    我以为梳打绿没几个知道,原来是自己太老···偶尔还读到亦舒在本地报刊上的短打,有一搭没一搭的,还是喜欢亲切,如当年 - 总有些东西是可以一辈子的,多好。不然一切都过眼云烟,人生也太无谓···

    喜欢的东西,好像是可以跨越年月的,没有时间的期限···凭这,它们笑傲时尚。

  9. 9.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1月16日 23:49

    每一篇文章都如一个生命,一但离开作者的最后一个句号,她就开始了自己的旅程,已不在属于作者,而在读者那里成长着。作者本是要生一个“简单”的故事,而有人看见了“西梦飞沙”,也有人听见了“苏打绿”, 还有人梦见了“亦舒”,这就是文本自己产生的生存空间—读者的联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