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中的老人

字体 -

在泰国,堂兄被我连拉带拽地游荡,坐船,坐大象几日后回到曼谷舒适的酒店里。 联通wifi,出门就是餐馆,堂兄即时打回宅男原型。“晚饭去哪儿吃?” 我问。

“叫pizza delivery。”

我一翻眼,“我去给你买吧,我还能出门闲逛呢。” 带着堂兄难以置信地眼神,我一蹦一蹦地出了门。

其实一出门我就有些后悔了。 晚饭时间,曼谷炎热,交通污染更是严重。 刚从海边回来的肺被满街黑烟熏得难受。 我固执地往前走,我想看看更多的泰国。 走过泰国街边小吃,买了一袋木薯。 泰国木薯清脆甘甜,有些像马蹄。看着街边的Tut Tut穿梭于车水马龙。 有白领穿着小西装,有美少女结伴坐在Tut Tut上甚是惬意。还有出租摩托车,不少学生们坐在摩托车后座也很方便。

路边的小菜摊摆着各种热带蔬果,杂乱程度和中国有些小镇差不多。周围聚集着许多猫咪和小狗。也不知它们是家养的, 还是自由流浪的。 我在菜摊买了泰国的茉莉花串,洁白如玉的花蕾,让人感觉人间的一点洁净。

走在高架桥下面,头顶轰隆隆的车响。路边一个流浪人般的中年人卖着用易拉罐做的小车。我好奇地张望他身后,发现原以为堆积着各种垃圾的的荒地,有两个用各种废品搭出来的“家”。 理智让我快步往前走,走到繁荣现代化的商场,看了打着手机和吃着汉堡,快餐,穿着靓丽的中产人群,买了泰国海鲜Pizza和可乐。 天已渐黑,商场外面聚集了泰国大妈们跳起广场舞。 领舞的小哥,骚热的音乐让我哭笑不得。

原路返回,又走过那段高架桥下。我认真打量那片废墟,发现在我不远处,几只流浪小狗徘徊。 一位老人坐在那里,洗漱完毕,认真地梳着花白的头发。在我的眼里,他坐在垃圾堆边,住在轰隆隆响的高架桥下面。 可是他仔细地,慢慢梳着他已稀少的头发。 他穿着淡色短袖衬衫和他黝黑的皮肤成对比。他枯老的手臂,缓慢的动作和周围快节奏的小狗恰不相同。 他对着镜子,坐在废墟旁,梳理自己,那么认真。 他是要去哪里? 要去见谁?

我放慢了脚步,若是我住在废墟里,我定是早已披头散发精神颓废。 我若是那么年老,住在这里,我还会不会有活下去的勇气? 我还会不会沾着水梳自己的头发。我会不会心里怀着愤恨,无处挥发的怨气。

可我看见,他手里拽着茉莉花串,安宁洁净。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olive tree - 2014年11月8日 20:14

    美,更多的时候,是一种心境,所以老人的心里,也能开出洁白的茉莉花儿来

  2. 2.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11月8日 20:51

    可能就是天使在人间,常常以这种谦卑的形象出现…..可惜大部分人视而不见。。。

  3. 3. 蓝馨 - 2014年11月9日 12:26

    关键是人的内心,流浪的人不一定有一颗流浪的心。

  4. 4. 五瓣丁香 - 2014年11月10日 09:16

    他是被生活迫成住在废墟中的,不是自愿去做流浪汉的。 他的动作是多么美和动人,感谢一目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