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的小情歌 (中)

字体 -
标签:

chambar-i.jpg

255x170xchambar.jpg.pagespeed.ic.sAWvfq6v_4.jpg

钟博文,台湾省人士。祖籍无锡宜兴。父亲为台湾国民革命军将军,母亲为台大教育系教授,曾是台北市议员。十四岁独自来加留学,就读温哥华圣乔治男子私立中学,曾被班上白人同学误认为传说中,学校的一位香港超级明星。

蓝燕,十五岁读大学,流利的中,英,上海话。唐手道黑带。

这次,钟博文在同性中心的微波炉里面放了Chambar的名片,背后写到 “尊敬的蓝燕先生,敬请星期五晚上七点到Chambar一聚。不然后悔一辈子。商祺 博文”

蓝迟到了一个小时,却让钟博文眼前一亮。齐耳的短发,蓝绿色的紧身绷带裙。钟博文为蓝点了鱼面颊,自己点了白葡萄酒蒸青口和比利时车厘子啤酒和苹果啤酒。烛光中,蓝的眼睛乌黑发亮,时不时睫毛垂下,认真吃着鱼面颊。

“你喜欢吃蛋黄还是蛋白?”蓝忽然问。 “蛋白。” “你喜欢吃莲蓉还是咸蛋黄?” “莲蓉。” “你喜欢吃菜叶还是菜茎?” “菜茎。”

蓝忽然抿嘴笑了。笑起来真好看。找一个人爱,定是要找个顺的。好的爱情就是应该自然而简单。那张笑脸,第一次看到就莫名地喜欢。似乎哪里见过,熟悉,亲切,温暖。想着小时候和姐姐抢着吃蛋黄的狼狈样,现在有个人愿意分给我他的蛋白了。

博文被蓝燕的即兴发问弄得有些糊涂。看着蓝燕嘴角向上扬,唇在烛光中油润的色泽。博文想问,我可以吻你吗? 这么蠢的问题,博文不禁对自己摇了摇头。

蓝燕见博文自个儿在那儿眨眼摇头,煞是好笑。今天的他着实有些拘谨,欲说还休的样子。没了校园里拥着美眉们时,装腔做势油嘴滑舌的富少样。

蓝燕稍稍起身,凑过桌子,吻了这个傻少爷。妈妈说,找人就应该找个顺的。不要像你爸似的,别人在下楼的时候他总是堵着在上楼。蓝燕被车厘子啤酒熏得有些飘飘然,整个餐馆像是浮在梦里。

“我要去多伦多了。” 钟博文低头拨开青口,溅了上了袖口。慌忙得用手巾擦着,谁知却越擦面积越大。

“去干嘛?” 蓝燕收住了笑。 “学牙医。” 蓝咬着下唇。“学多久?” “四年。”

蓝猛地站起来,一口气喝了车厘子啤酒,又一口气喝了苹果啤酒,跑走了。

20100209chambar.jpg

vancouver_chambar_004p.jpg

Photo Credits: Sustainable Marketing, Scout Magazine, Inside Vancouver, Serious Eats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1月17日 15:44

    确实是个“简单”的故事,不敢在深处想!

  2. 2. 一目 - 2012年11月17日 19:38

    好的爱情不就是应该简简单单?

  3. 3.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1月17日 20:36

    如果只有两个人时如此,中间再来几个人恐怕就不容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