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 (十六) 一碗猪汤面

字体 -
标签:

汤面对亚洲人来说有治愈的效果。希里呼噜喝汤唆面,如果再来些辣子,让水气敷脸,辣出眼泪来就像做了一个spa 日本红烧肉加半个虎皮蛋,淳一给羽灵选的汤面充实温暖,新颖又微微熟悉。

淳一抿着小杯清酒,帮羽灵将鸡腿菇和白果烤串拨落。“尝尝这个。” 羽灵微微笑,用纸巾擦了擦汗。 有的人,总能直接触到我们的软肋,直入心里的。

“给我讲个故事吧。”淳一提着微醺的笑眼。

羽灵一口鲜嫩的鸡腿菇, 一口微苦粉糯的白果,脑子翻转着找寻和淳一相当的故事。 脑海里有海米的故事,有左依的故事,可是自己好像没有故事一样。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少年。” 羽灵伸手取了淳一面前的清酒,喝了一口。“随船在海上押送金子时有消息传来,上海沦陷。载有金子的船只全体人员决定,转去香港。但是载有那么多金子怕是以难民身份入境会有麻烦。于是船员们决定将金子沉入海底,在地图上画上记号。”

淳一似笑非笑,有些错愕羽灵会讲这么一个故事。

羽灵停顿,自顾自地喝汤吃面,又夹了一块炸鸡,粘着甜辣酱津津有味地一边吃,一边哼起小曲。

“呃,继续说啊。” 淳一自动递上清酒。

“那天晚上就出了变故。几个船员私入船长的房间偷地图,被船长抓个正着。船员们便起了杀心割断了船长的咽喉抛下海去。一番折腾被船大夫发现,领着另一伙杀得血肉横飞,最后一方活着三个,另一方剩下大夫,还有那个少年。都已遍体鳞伤的双方决定将地图撕成四份,各留一份。然后便起火烧尸沉船,撑了两艘救生艇分别离开。”

“嗯,后来呢?” 淳一给羽灵也要了小酒杯,斟上清酒。

“当晚起了风暴,火很快就灭了,船被卷得起落飞转。船沉海的瞬间,依稀可见船上还有几个人影。少年划着救生艇绕着船打转,差点被卷入漩涡。那些人或许是未死透的船员,或是躲在船舱里偷渡客,见船上火并一直躲着,直到沉船才出来已晚。有几个人往海里跳,少年只有拉上一个老头。另一艘救生艇不知去向,想必是被海浪打碎。大夫那时已不省人事,少年只得拼命往香港的方向划。”

“那个少年为什么会在船上? 他也是船员吗?” 淳一问。

“他不是,他是个洋学生。学校迁往内地时走散了,到上海投奔姐姐却阴差阳错地上了船。”

“嗯?”

“这里另外一个故事,你不要打岔。” 羽灵用筷子敲了敲淳一的脑门,看来自己是醉了。

“哎呦哎呦” 淳一叫唤,忽然被人从背后抓住领子,象小猫一样被提起放在一边。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羽灵面前坐下。褪下礼帽,双手杵着拐棍,酷毙地看着羽灵。

羽灵举着筷子,好久才闭上嘴,只得咩咩叫一声,“舅公~

分享博文至:

    46 条评论

  1. 41. 一目 - 2015年6月19日 15:09

    谢谢!自娱自乐中

  2. 42. 远方无声鸽 - 2015年6月19日 17:37

    以上对话太有趣了,足够编成一台话剧。这正是–三个女人一台戏。

  3. 43. 一目 - 2015年6月19日 17:48

    是噢,要不要来做绿叶

  4. 44. 苏而 - 2015年6月19日 19:35

    我也感觉Big和发哥在某些地方的表情很像,有点老男人的滑头和狰狞,哈哈,仙子可不要生气哈!

    我喜欢Aiden,但实在感觉他俩在故事里的那一小段,很憋屈,凯莉在那段里的形象也大打折扣了,估计编辑也很郁闷,完全没有捏准两人的感情契点,所以草草地,让他抱着个小baby转身收场。

  5. 45. 远方无声鸽 - 2015年6月19日 19:36

    “花好何须绿叶扶,才高自有文曲护"。嘻嘻。。。。

    回:等你的文!

  6. 46. 一目 - 2015年6月19日 20:02

    我同意,但感觉仙子是喜欢上海滩那个发哥。

    爱顿收复不了凯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