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哥哥

字体 -

如今的日子里,已很少有鸿雁飞书的情感。但今日从远方来的,关于我父亲的文字却像忽然飘到我心口的一枚红叶,印在心里。


晓哥哥

晓哥哥年长我几岁至今没算清楚过。感觉像两代人,这不是说我与他之间有很大距离,而是说在我眼里他是大人,是成年人,虽然我们其实是同代人。

我推算了一下,他大概应该是高中六几届的。其实就算是初中六几届的,小时候就是大你两三岁,也好象有隔代的感觉,弄堂里小朋友们戏耍起来,有时大一点的就会不带你玩。所以如果大你六七岁,是应该玩不到一起的。

但我并没有因为与他玩不到一起而耿耿于怀,因为我有玩伴,有玩的玩具。我记得我去通常会与弟弟一起去,而燕、美和圆会是我们的玩伴。我们玩的玩具有时会是一辆自行车。但这些不是我此刻想唠叨的。我还是想接着说晓哥哥。

虽然我与晓哥哥玩不到一起,但并没有影响我对他的关注和留意。我发觉他喜欢长久地呆在一间漆黑的小房间。后来慢慢知道那是一间冲印照片的暗房。在那个外面到处红旗飘飘的年代里,有一个人喜欢长时间呆在漆黑房间里,我想一定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再说冲印照片是一门技术活儿。我对拥有技术的人一直怀有敬重之心。

我还想,一个在漆黑屋里的人未必没有一颗明亮的心。也许在小小的显影液容器里有着他不为人知的巨大梦想。

那时的晓哥哥应该已经是知道许多事的人了。记得有一次我在与谁说话时,把“别墅“念成“别野”了,正好从我们身边走过的他笑呵呵地指出我的读音错误。由此我相信他是一个远比我们懂得多的大哥哥。

以后的日子证明了我的判断。他很早就在同济大学开始了当时还很冷门的计算机知识的学习和研究。后来他去了加拿大。后来就没有再见到过他……

我想到了他是因为我到了想到一些事和人的年龄。我希望他在那边过得很好,希望他知道这边有人想到了他。

~~~~~~

这是父辈的故事,如一丝遥远随意飘来的,熟悉的香味。在心里,脑海里久驻。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牧童之家 - 2016年6月15日 12:17

    yeah! 一目有新书桌了:)真好

    [嗯,快了,快了。]

  2. 2. Simon ZZ - 2016年6月15日 13:53

    后来兄弟俩有没有在加拿大相遇?

    [人各一方]

  3. 3. 远方无声鸽 - 2016年6月15日 21:50

    文人基本要三代才能修正果,不知你现在是第几代?不能不相信遗传基因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