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行李箱

字体 -
标签:

两年前我回国做交换生,六个月后从北京坐火车辗转回上海。六个月的生活已经攒了不少行李,一个女孩子在通宵火车上顾三个大行李实在不方便,所以决定快递回上海。行李快递服务很便利。工人麻利地把我的行李装入纸箱,写上我在上海的地址,并且说当天就会送到我家。我只要拿着收据和护照在家等便可。

快递公司打电话来说就在门口了,让我在家准备好收据和护照。这服务真好,在中国六个月让我觉得难得的顺利和省心。 明天就要回加拿大了,我平静地快乐着。回想着在北京学习工作的半年,整一个历险记。我东跑西闯的性格也该改改了。特别期待回到平静的加拿大。

等了许久,快递小哥还是没有上来。只听小姑在卧室叫我,“出事了。下面好像打起来了。” 我从沙发上蹦起来跑到卧室的落地窗前往下看。好壮观。东方曼哈顿全体保安都出动了吧。楼下一辆面包车被二十多个黑猫警长包围。感觉都快把车个托起来了。看见一保安从车里拖出三个大箱子。我好无奈地看了小姑一眼,发生什么事了?

我匆匆跑下楼,看到一群保安推推搡搡地从车里压出一个人来。只见这个中年男子满头大汗地在打电话。

“诶诶,对他跑了。诶,大门也撞坏了。诶诶对,他们不让我们进,后面又有车,我也退不出去,结果撞在大门上。所以就吵起来了,结果他们用电棒戳他,这小鬼脑子傻掉了,居然拿榔头敲人家。 诶诶,现在不知道在哪里。。。”

我在人群中找我的行李。看见三个大箱子在路旁。我松了一口气。看旁边一个保安大叔坐在地上,捂着头,满脸都是血。 我匆匆走过去打量,“你怎么样?叫救护车了吗”

大叔斜眼看我,“这快递是你的东西吗?”

“嗯” 我都不太想承认。心想他们不会需要那我东西做证据吧。

旁边的一保安在一旁说。“这是你的吗?赶快拿回去吧。”

我尴尬地看着他们,脑子里有诸多问号。 我不用签字吗。那么多保安,怎么会让行凶者逃跑呢。现在扣着个司机,救护车又那么久还不来。他们不会需要我去做证人吧。

胡思乱想一会儿,我决定自己把行李拖上楼去。一路拖,居然一路血迹。天,我要晕了,这是保安大叔的血,还是快递小哥的血啊。我心里不禁有些内疚,要不是我图方便,这事也不会发生。这个快递小哥听上去分明年龄不大。定是哪个小乡村到城里来打工的。如今他一定恐惧惊慌在逃亡中度过吧。要是抓到他,一定也没有公平公正的司法过程。一定把他打一顿,遣送回籍。我脑子里浮现的是北京自行车电影中的情景。

拖着这样的行李回中国,加拿大海关会以为我是杀人狂把尸体放在箱子里了吧。我苦笑,在中国,根本不用看电影。身边就有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爱心幼儿园 - 2012年10月11日 11:12

    在国内身边的电影那真是每天上演。

  2. 2. moose - 2012年10月11日 15:47

    哪跟哪啊,叙述的都不清楚。有些人在国外呆了一段时间,再回国就是看哪都不顺眼,这样的人以后还是不要回国了,省得你不顺心,别人也糟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