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题作文:关于中国式教育的恐惧

字体 -

同学在微薄上@我,让我对两篇关于中国教育和北美教育的博文表示一下态度。我昨晚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看了一下,被那个鹰爸狼爸给吓到了。今天想回去好好拜读,有一篇博文却被删了。只能凭记忆表一下态。第一,我觉得每个孩子是上帝给父母的礼物,不是手中的橡皮泥。有一个朋友曾说,孩子只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过客。我感谢上帝给我一个那么美好的礼物,那是几年是我最幸福的时光。但孩子总要离开的。他会有自己的思想,会有自己的梦。

第二,父母能给孩子的是一个力所能及的学习和生活环境。孩子最需要的是永远支持他们的港湾,和愿意聆听的耳朵。我相信对教育最重要的是身体力行。想要孩子勤奋读书,那父母也应该热爱学习。想要孩子有孝心,那自己就要给父母多一些爱。想要孩子多才多艺,就多一些对体育艺术的享受和赞扬。总之,我相信我妈妈说的。只要父母好,孩子怎么也坏不到哪里去。教育环境和文化父母很难改变。北美中国全都有利有弊。

我对中国式教育没有什么深受其害的感觉。我在中国的小学时代因该是非常幸福的。享受了小学时集体主义的快乐。我跳过集体舞,一起去春游。我们学过雷锋,去给老奶奶添麻烦。老师会来家访,留校和同学们清理教室,写墙报。总觉得集体主义有一份单纯,只能用幸福去形容。我也享受了天高地阔地北美西部教育,而且我所读的中学是全美第四名。学校里的设施特别好。每个学生都能有自己的乐器,三个弦乐队,四个band。还有学滑雪,学跳交谊舞。

最后在温哥华,我上了教会私立学校,曾去小岛上夏令营。老师组织我们学摄影。后来又在温哥华上了两个公立高中。一个是在比较穷的地区。一个班大都是黑头发,印度人,中国人,越南人。我还是觉得很幸福,参加合唱队,学习表演,参加田径队。另一个在白人,韩国人,台湾人比较多的中产区。学校设备好很多,也参加了不少活动。总之我的高中生活很丰富,但我不能说我的教育就是成功了。毕竟我也没有什么超人的成绩,优秀的奖项,高额的工资。我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人。但我巩固了中国文化,感染到了加拿大的悠哉游哉,一种平和的胸无大志,却又坚守自己的信念,保留传统, 和捍卫自己的权利。我觉得这就是加拿大人的特质。

网上的那篇文列出了北美教育的几宗罪。一是没有集体主义。二是对学习好的学生有歧视。三是学生的穿着过于成人化,其余的我不记得了。 我想说,北美的教育环境不仅仅是学校。我的集体主义是从air cadet 学来的。我们发制服,到空军基地去军训,也是上铺下铺大食堂。很多加拿大的孩子的集体主义是球队里学会的。冰球队早上四点起床训练,足球队大风大雨孩子孩子草坪上练习。还有很多孩子是参加 boy scouts, girl scouts, cub scouts 等等。这就是北美人的集体主义。

所谓对好学生的歧视不是对学习好的学生歧视,而是对只会学习的孩子有歧视。 如果是个多才多艺的孩子,会打球,会乐器,会画画,会演戏,会打扮,对人友好,学习优秀,这样的孩子,是不怕被人欺负的。

关于孩子的穿着太成人化的问题,可能我也是老了。看到有些私校的小女生把裙子改到屁股下面,我也觉得有些不堪。 但一般这样的女孩子对自己的body image 是最不自信的。她们怕被别人说胖了或是丑了。 她们最怕被排斥,最怕被抛弃。她们在家里找不到关注,温暖,只能在朋友中找到接纳。更坏的,可能只能从男性的欲望中找寻自己想要的自信和关爱。而这些一般都源于她们没有足够的支持,鼓励,信任,聆听。 我最欣赏的是打扮有一些复古风的女孩子。她们有独特的美感,不追逐潮流。而这些美感是父母一点一滴给孩子积累起来的。 还有很多北美的孩子,他们的谦卑礼貌的态度,和干净简单的穿着是从教会来的。神所爱的女孩不是穿金戴银,而是嘴里说着赞美的话,心里想着善意的事情。

北美的教育不只是把孩子放进学校那么简单。如果他们在北美只是购物,飙车,谈恋爱,可能只是适得其反。北美的教育是融入社会中的,是给你一个选择。自己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教育方法,生活圈子。中国的教育,我不熟悉。但我有很多受中国教育的朋友都非常优秀。而他们对自己所获得的中国教育有何恐惧,我不了解。

分享博文至:

    17 条评论

  1. 1. Smooth_Operator - 2012年12月8日 12:35

    这个是经常和同事朋友探讨的话题,特别是有了小朋友以后想的更多了,和你一样,我对我接受的中国式教育没有一点恐惧,有的都是美好的回忆,虽然上学的时候总是盼着寒暑假,:)

  2. 2. joe - 2012年12月8日 13:17

    这是很少能看到的关于教育的好文章.我喜欢.

  3. 3. 华文书店 - 2012年12月8日 13:19

    写的非常好,非常客观。中国教育有那么可怕吗?如果真是那样,那加拿大还要受过中国教育的移民干什么?

  4. 4. Simon ZZ - 2012年12月8日 14:17

    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人对自己过往的经历都有特殊的感情和眷恋,不管当时过得到底怎么样,如果问一下国内受过良好教育的所有移民家长,愿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回国受教育(不包括贵族学校和国际学校),相信答案会非常简单明确,恐惧两个字不需要说出来,也不需要解释。

  5. 5. 凌波仙子 - 2012年12月8日 14:47

    还没看文章呢。

    这些年来,我接触过不少把孩子送回中国教育的客户,基本上是对孩子教育非常有规划,且介入教深、家庭条件较好的家长。他们做的是个大工程 - 不是全家,也至少父母中一个留中国几年,陪太子读书。

    这些家长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些孩子也不简单。中英数俱佳,也很自信淡定。

    送中国教育的年龄段基本在小学高班至9年班,最后几年高中,还是在这边完成···

  6. 6. Lisa - 2012年12月8日 17:47

    我第一次质疑我在中国受到的教育是在我22岁到比利时读硕士的时候,我被应试教育训练出来的良好的记忆力和应试技巧让我每门功课都考了很高的成绩,但是一到自己动手设计实验的时候,我就开始不那么自信了,眼看同组的小比(对比利时当地学生的爱称:P)有想法,有计划,我这里却是一团糟,不知是我一个还是共性,总觉得自己踏实有余,创造性不足。 第二次对我有触动的是和我两个非常亲密的德国好友谈起中学生活,她们弹钢琴,吹长笛,学国标舞,我那个聪明之极的德国好友说英,法,德,西四种语言(后来她因为来了两次中国对中国文化产生了兴趣,还学了一年中文,能说简单句子,能用中文写我家地址)。我想了想,似乎中学的时候周末和假期爸爸都送我去学英语了。后来跟爸爸谈起这事,爸爸说,我要是不送你去学英语,你现在哪里知道人家都是怎么样的?似乎也有道理啊。 如果说我是应试教育的受益者,那么我老公应该就是应试教育的受害者。这个人跟我正相反,是创造性有余,踏实不足。他永远是让老师和家长头疼的那一类,因为对大学里无用课程的反叛,吃了不少苦头。我总是想,这样的异类,也许北美的教育体系还能包容,在中国却永远不会得到认可。 至于小孩,我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是希望我送进去的天真少年,不要让学校揉成和其他孩子都一个样的学习机器。我不渴望他读名校,当博士,也不要求他当医生做律师,只是希望他有一个丰富的人生,作为一个人被教育,被尊重,被爱,也可以有同样敬人爱人之心就好。我常常担心这个小小的倔强的小孩继承了他爸爸身上那么多的基因,我不要又把他送回那个机器里受折磨。 那个文章还提到北美教育的弊病之一就是有钱人聚集的地方学校才好,换言之穷人的孩子得不到好的教育资源。我真想好好嘲笑那个作者一下,北京的学区房炒到多少钱难道她假装看不到么?现在中国好的教育资源难道不是钱和权换来的?而论公平的话,还是这边好些吧。

  7. 7. 凌波仙子 - 2012年12月8日 17:58

    回来读文章。

    “感染到了加拿大的悠哉游哉,一种平和的胸无大志,却又坚守自己的信念,保留传统, 和捍卫自己的权利。我觉得这就是加拿大人的特质。”

    你文中常有这些闪亮的句子,文眼也。喜欢。

    6楼的留言很好,读了受教。

    其实我应该写写这些,工作中常遇到,但真的没有你这份文字敏度。

  8. 8. 一目 - 2012年12月8日 17:59

    我在所谓的穷人区上过两三年。毕业后连学校图书馆也因资金不足给撤了。但是我在那个学校学会了很多,也有许多好老师。许多对我印象最大的都是那个学校的老师。

    私校我也上过两三年,我觉得高中上私校还是不错的。

  9. 9. 绛雪 - 2012年12月9日 04:01

    喜欢看,谢谢一目。

  10. 10. 远方无声鸽 - 2012年12月9日 15:07

    来刚末班车,那么多真诚的留言! 作者的教育哲学很赞同,“我觉得每个孩子是上帝给父母的礼物,不是手中的橡皮泥”。这点恐怕是和中国传统教育最根本的区别。中国的教育基本沿袭了科举的遗风,“学而优则仕”并“精英教育”。如果你是属于top 的学生,你应该在中国很幸福,另外90% 的人可能很挣扎。 不过作者理解的集体主义和北美的团队精神相差甚远。我对集体主义是最深恶痛绝地,它是建立在一种理想主义的精神枷锁,我们被它欺负了十多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