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的真谛

字体 -
标签:

男友看了我的博客严重抗议我给他取的胖胖这个花名。居然还威胁我说,要是你叫我胖胖,我就叫你小 肥 居–。我听完大笑,三个字就说得那么辛苦还想威胁我。不过还是应你的要求,给你改名叫笑少。据我小叔所言,笑少很可爱,一直都在笑。好像总有人在挠他痒痒似的。

笑少前两年去上海出差。经我一致推荐,兴致勃勃地想在上海买一些新衣服。结果到处逛了两三天,打电话跟我诉苦:什么都没买到。全都穿不下。只能买了几双袜子。我安慰道,没事,我在加拿大是XS 到上海那可是XXL。你买不到,意料之中。 我在加拿大人眼里那身材标准的一塌糊涂。一回中国,同事基本叫我小胖墩。前几年一时兴起,去拍了一组文艺古装照片。结果摄像师给我的评价是,胖是胖了点,但是很可爱。每次指导我怎么摆pose,都是说,”来,小猪蹄儿往这儿挪一下。” 所以带回来的照片,笑少称之为”猪蹄照片。”

我很庆幸我没有这方面的心结。何必给自己这样的压力,自己找难受。自认徘徊在可爱和肥胖之间,健康便可。这一辈子除了中暑以外,也从没真正瘦过。从小爸爸就叫我蚕宝宝,因为又白又圆。也没少被阿姨们捏脸。经常小苹果小苹果地叫我,然后把我的脸颊当玩具。如今若是妈妈说我胖,我也就嬉皮笑脸地对她说,我在唐朝那可是倾国倾城。

朋友J就没有我这么幸运。每每她的母亲说到她的体重总是会大吵一仗,痛哭流涕,要死要活。她的体重和样貌成为她和母亲之间的一根刺。所有平淡的事在她们之间都成为毒药。

J 的母亲要花五百多加元为J买了减肥美容的疗程。我说,你看你妈很在乎你呢。J说: 是她认为我丑的需要那么多钱来挽救。J的母亲叫她不要穿背心。我说:她怕你着凉吧。那你撒个娇不就行了。就说我热死了,需要通风。J说:是她觉得我太胖了穿背心让她丢脸。

J坚决不去中国,因为她怕回去她会变成让人指指点点的怪异。J整天披围巾,穿黑色,为了掩盖她的身材。J被人夸一句就笑得灿烂,被母亲说一句就全面崩溃。别人礼貌虚无的一句好话,就抵过母亲的倾心倾力。

J说我像个男人,很多事可以不肖一顾,不愿意想的可以放一边。我说其实活就要活得理直气壮,只要你自己快乐还怕谁对你指指点点。其实不管你是丑是美,你的母亲总是最爱你的。我说的叫你坚强不是说让你对母亲强硬。是让你坚定对自己的信心,然后百毒不侵。就算母亲不是那么温和的爱意也可以欣然接受。

或许,我们的父母不能够向加拿大电视上的模范妈妈那样温柔开明,智慧体贴。我们都笨拙地爱着。时而用爱绑架,时而用爱控制,时而用爱包裹工具敲打我们爱的人。我们不能完全做到那个神圣的,恒久忍耐的爱。但是我们依然用生命爱着自己的家人。

胖就胖吧,说就说吧。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Lisa - 2012年10月13日 00:02

    ”我们都笨拙地爱着。时而用爱绑架,时而用爱控制,时而用爱包裹工具敲打我们爱的人。我们不能完全做到那个神圣的,恒久忍耐的爱。但是我们依然用生命爱着自己的家人。“ 每次看到豆干和他爸爸两个人针锋相对,一个气鼓鼓,另一个比那个三岁的还认真地生气,我就想,算了,摊上这样的爸爸他就只能认了,只要他知道爸爸爱他就好了

  2. 2. peace - 2012年10月13日 13:43

    “我们都笨拙地爱着。时而用爱绑架,时而用爱控制,时而用爱包裹工具敲打我们爱的人。我们不能完全做到那个神圣的,恒久忍耐的爱。但是我们依然用生命爱着自己的家人。”

    你真是一个懂事的好女儿。你妈妈有你这样善解人意的女儿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3. 3. 绛雪 - 2012年10月14日 01:17

    喜欢最后一段。

  4. 4. cy814 - 2012年10月14日 09:10

    每次我妈拍着我的后背都说:”瞧这虎背熊腰的, 真结实.” 全世界的人都嫌弃你, 父母不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