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不蘸糖

字体 -

小时候开完家长会,爸妈总会问,“这里的老师怎么都没有批评,总把孩子夸得象天才似的。” 我也总会没皮没脸地笑说,“因为你们女儿很优秀呀。” 爸妈跟着老师问东问西,想给我开个小灶,补习一下都无处下手。老师总是说,“Very good, wonderful student.” 弄得老爸老妈满脸红润,却一头雾水。

北美长大的孩子,从小是被夸大的。批评定要是“constructive criticism” ,小心翼翼,就怕“hurt your feelings”。  就连提出建议也要来个汉堡公式:赞美 + 建议 +赞美。歌里不是唱吗,“a spoon full of sugar makes the medicine go down…”

我们早已习惯了听好听的话,每一句都象蘸了糖一样。在社会交往中也有许多 “white lies”,善意的谎言,象润滑油似的,让人满嘴冒泡。 很多新移民或许并不习惯。和北美人说一句“you look tired” 或 “you look sick” 就好像骂人了似的。说一句“you’ve gained weight” 更是罪不可赦。从我口中吐出的话,已都是蘸过糖的。表扬说十二分,批评说三分。说是鼓励,也是不负责任。说是西方社会礼貌,也是虚伪。我们说着不痛不痒的话,把人都漂在糖水气泡中。

和一朋友拌嘴让我恼怒不已,“why are your words so harsh?” 他答,“because it’s the truth and I’m your well-wisher.” 这句若带口音的话让我忽然想起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可现在的药都有胶囊糖衣了。

有人说,现实已是残酷,为什么还要说出残酷的真相。也有人说,就是因为我们从小被蘸过糖的话浸泡着,让我们无力面对现实。 你呢,说话蘸不蘸糖?

分享博文至:

    10 条评论

  1. 1. 牧童之家 - 2013年9月25日 09:29

    妙极!deserve a spoonful of sugar:) 视频看得很欢喜,谢谢一目:)

  2. 2. 白色百合 - 2013年9月25日 09:29

    我不太会蘸糖,至少没有刻意蘸糖,对有糖尿病的人,蘸糖等于是蘸毒药。

  3. 3. visiondream - 2013年9月25日 11:22

    “a spoon full of sugar makes the medicine go down…”-一勺子糖会让苦口的“良药”更容易下咽啊。除非那个听话的人完全没有心理防御机制,愿意以开放的心态接受苦口的药,这会不会是比较少见的情况呢?

    我愿意送给孩子很多“糖衣炮弹”–可是,孩子聪明着呢, 常常把糖衣吃掉了,把“炮弹”还给我。

  4. 4. Simon ZZ - 2013年9月25日 12:09

    所以这里的孩子长大以后精神上会比较脆弱,在学校里被捧得这也好那也好,一进入真正的社会情况完全变化,常常被认为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精神上受不了,反差太大,其实大学开始就不一样了。鼓励是个好方法,但如果是愚蠢、 懒惰、坏习惯都不能说"不",那以后的问题就大了。我希望孩子们甜酸苦辣都应该尝尝,瞧,还得把甜放在首位。

  5. 5. 远方无声鸽 - 2013年9月25日 13:53

    每个人都喜欢鼓励和积极的话, 正常的人类社会本就应该这样。 箴言不是说:” Pleasant words are like a honeycomb, Sweetness to the soul and health to the bones”. 可惜我们都是喝中药汤长大的, 所以潜意识还是 苦口。 看来良药未必要苦口。 好文, 赞一个!

  6. 6. 多伦多华文书店 - 2013年9月25日 14:20

    估计你比较乖,老师不告状 我和太太炮弹都吃怕了,每次孩子家长会都是一种煎熬……糖衣吗,都是我们送给老师的

  7. 7. 千万里之外 - 2013年9月25日 15:29

    有意思,说话有时候比想的要难。

  8. 8. 七成新 - 2013年9月25日 22:34

    我认为话怎么说不仅仅是放不放糖区别,而是理念的区别。在中国的教育与这里的教育也有理念的区别,心理咨询也是的,转变不是一夜间可以完成。我多少有些受益于这里的方式,比较认可这些理念,也并没觉得被表扬大的孩子经不起打击,反而更有承受力,颠覆我以前的观念。

  9. 9. 奔远 - 2013年9月25日 23:02

    写得好!蘸糖是个很好的社交技巧

  10. 10. 凌波仙子 - 2013年9月27日 13:00

    北美长大的孩子,从小是被夸大的。批评定要是“constructive criticism” ,小心翼翼,就怕“hurt your feelings”。

    中国父母能这样做的,thumbs up!我觉得太难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