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话神圣不可侵犯吗!

字体 -

回答是: 当然。

上海话是一个文化标志, 是和童年,亲人,故乡联系在一起的。和气味,饮食文化一样, 是让人难忘的。 吴侬软语, 哪怕只是只言片语, 可能是我们第二三代移民孩子记忆中的故乡。 这样的文化标志为何要容人侵犯?

在中国因标准教育和大众传媒,上海话和许多方言一样在大量流失。我认识的许多同年龄在上海长大的孩子, 因在学校和家里说普通话, 上海话已没有我流利。 万幸我从小被包裹在父母家人所营造的吴越乡音中。

上海话不像粤语, 有广东香港甚至南洋北美早期移民做文化经济背景, 吴语系的方言,只有长江三角洲之内那么一小块土地。而普通话在长江三角洲, 远比广东香港普及。 

更何况,南方方言在中国大众传媒里已是弱势。 说春晚是全国的庆典,不如说是北方话的庆典。 在中国,越往南,春晚的收视率越低。 在春晚出现的南方口音, 不是小品里胆小怕事的瘦弱书生, 就是吝啬势力的生意人。有人看得哈哈大笑,我为何要一起笑。学上海口音,有善意的,有嘲讽的。 你可以学,我可以喜欢或讨厌。

在星期天早晨大放厥词,似乎每年春晚前都要引发一些牢骚。关于上海人上海话的口水战,总是翻山倒海。 我要再重温一下周立波的成名作《笑侃三十年》了。然后庆幸一下上海已有了暑期上海话补习班。 也有了用上海话写作的风潮。金宇澄的《繁花》已被称为2013年度的最佳小说之一。 用方言写作也被称为一种丰富中国写作文化的一种途径。 

捍卫方言,就是捍卫中国文化。谁愿意一个老外嘲弄着学着中国人说英文的口音呢。

分享博文至:

    17 条评论

  1. 1. 地产牛魔王 - 2014年1月19日 14:59

    作为上海人,为上海话感到惋惜。回到上海探亲,只有我生在加拿大的女儿能说得一口标准的上海话,而其他生在上海的小孩都不会说。

  2. 2. mike123 - 2014年1月19日 15:18

    我是一个上海人认为不是神圣不可侵犯,这话说得严重了,我们要用种文化的眼光去继承发扬它。

  3. 3.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1月19日 15:27

    要把这种嘲笑上海话的人扔到苏州河里去。说到方言,大家都要向邓小平学习,在任何场合只说四川话! 本在进行休假式疗养,这样激扬文字的文章不能不评。

    ————————————————————

    就是为了诱鸽子出山

  4. 4. rolex - 2014年1月19日 15:59

    我儿子 10 岁,1 口 地 道 上海话 ,从没去过上海,

  5. 5. Simon ZZ - 2014年1月19日 16:24

    虽然觉得遗憾,但却没法阻挡,上海话可能会成为第一个消失的江南方言。这种感觉每回去一次就加深一次,现在即便是上海土生的孩子说起上海话都像是外地人学说上海话。经济、市场、社会的开放,流通的深广度的增加,对地域文化包括方言的冲击很大,长远来看所有的经典方言或早或晚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家说同一种语言但略带地方口音,像现在的英语。上海话则首当其冲,因为上海的人口流动和变化最大最快,势不可挡。

  6. 6. 远方无声鸽 - 2014年1月19日 16:27

    口语都是从家人学来的,我女儿的国语有福州味,从没去过福州。 今后俺留言要小心,不能成为他人的标题……

  7. 7. 心仪 - 2014年1月19日 18:00

    在网上搜索[繁花]未果。 好羡慕,你还能贴视频。俺的博克还是有问题,照片,音乐,视频一概不行,只能用文字和大家交流。

  8. 8. 一目 - 2014年1月19日 18:33
  9. 9. KEVIN - 2014年1月19日 18:46

    要看什么人说,周立波说的,我这个北方人就觉得好听,可是单位几个上海女人一起叽叽喳喳的时候,怎么觉得那么刺耳。可能她们在背后用方言议论别人吧。

    ————————————————————————

    好听不好听,说的人的心地,听的人的心境。

  10. 10. zpearl - 2014年1月19日 19:19

    是谁要侵犯上海话了?上海话是一种方言、很难懂的方言。要是哪位领导要象邓小平说四川话一样不分场合地讲上海话,情况会怎样是不言而喻的。不管讲什么话,要大多数人能够听懂,否则再洋气、再高贵也没有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