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中国男人帅不帅?

农家苦写《盛产美女之地一定盛产俊男》一文的第一句是: 目好色。今一目就聊一聊男色。 一目则认为,男色的崛起和”小鲜肉”的流行是时代进步的表现。至少大众传媒和品牌都逐渐意识到女人的审美和消费能力将成为市场主导。从me me me 和 money money money的角度来看,女人的自恋和消费习惯将进一步推动时代的改变。 罗胖子说,互联网时代就是女性思维的时代。各类品牌争奇斗艳,… (阅读全文)

笑少回国记 - 几度金陵 清华微电影

南京给我的印象总是又美丽,又有些悲哀。 好像有妩媚的外表,却有纯净的心灵。 可能是我去南京的时候太小了,只有看影视作品得来的印象。那时我跟座椅一般高,第一次离开父母,由姑姑姑父带去一个陌生的城市。 我站在公车上就睡着了,结果只记得表姐拽在手里的雨花石。如今笑少对南京的印象就是, 开会 拍照 开会 吃饭 拍照。。。踏进金陵酒店后硬是没出去过。 盐水鸭吃没吃到… (阅读全文)

我家笑少回国记 - 吃熏鱼 机场看日出

助理给笑少定的机票居然早到近24小时。在上海机场傻等,看飞机起飞降落,日出又日落,颇有诗意。 给我发午餐照片,“看我花¥158人名币的套餐,有三个素菜,多朴素。” 哼,我看见有盘熏鱼快吃完了,三盘蔬菜都没怎么动。 这位鼻咽癌普教信息推广人员居然自己偷偷在上海吃熏腌制食品。不过看了照片,是不是让人垂延三尺? 接着跟我报告他今天说普通话了,说了好几次 “不要不要。… (阅读全文)

一目来说说“占中”

“占中” 快接近尾声了,希望是吧。 盼望学生群众们来个激情诗意的结尾,政府收个大肚的默默无声。香港回到那个歌舞升平,柴米油盐,金钱生计为重的地方。一目自问,为什么那么久都缄口不言? 答案是,我想,我有一点点心痛。 今年六月一目第一次去了香港。 朋友们都说我这个喜欢往湖里蹦,山里跑的野孩子是不会喜欢物欲横流的大都市的。 出其意外的是,我很喜欢这个地方。 我在… (阅读全文)

我家笑少回国记 – 合影排排站

笑少公司的鼻咽癌基因测试科研成果受安省政府认可,得以参加安省科学技术访华团,随省长Kathleen Wynne 的团队回国展示科研成果。 回国前第一件事便是排排站拍集体照。 这种扇形集体照已经好久不见。人人都努力露出傻傻的笑容。摄影师也太不尽职,有些人的脸,无情地被完全遮掉。地板和天花板比人更占地儿。 究竟哪位是笑少, 不告诉你,自己猜。 接着,笑少就开始给我布置功… (阅读全文)

碎碎念- 宁财神吸毒了

宁财神吸毒被捕了。一目乍一听,还以为小倩的宁采臣吸毒被捕了,愣了好几秒。结果被小朋友批评了一下,说俺不关心国内新闻。 查了查网,韩寒表示宁财神犯错了,道歉了,因该被原谅。也有人说,宁财神被抓“可能被人“点”了,“圈子人际关系太复杂了,不知道得罪了谁。”这样说来,如贪官落网,薛蛮子海波入狱,可都是被人“点”了。 “点”这个字很有趣。不知是在芸芸众生中像观世音菩… (阅读全文)

记忆中的星星点点

六月四日又过了,无声无息。好像无穷星空中滑落的陨石,一闪而过。 看网上的照片,已恍如隔世。 遥远的记忆已像是梦境。照片都有些过度曝光。男大学生们戴着大蛤蟆镜框,头发略长凌乱。宽大的衬衫,几支钢笔,一辆破脚踏车。女大学生们不搽胭粉,不染头发。 没有可以天天刷屏的手机。那是爸爸妈妈最年轻美丽的年月。 二十五年前,我是个小不点儿。只记得好久爸爸都没能回家,… (阅读全文)

上海话神圣不可侵犯吗!

回答是: 当然。 上海话是一个文化标志, 是和童年,亲人,故乡联系在一起的。和气味,饮食文化一样, 是让人难忘的。 吴侬软语, 哪怕只是只言片语, 可能是我们第二三代移民孩子记忆中的故乡。 这样的文化标志为何要容人侵犯? 在中国因标准教育和大众传媒,上海话和许多方言一样在大量流失。我认识的许多同年龄在上海长大的孩子, 因在学校和家里说普通话, 上海话已没有我… (阅读全文)

蜗牛·浮城·花漾

晚秋的日子总有些黯淡。没有了落叶的静美,却还没有白雪的纯净。逃出办公室,被朋友拉去参加多伦多亚洲电影节(http://www.reelasian.com)。每年这个季节总会有幸跟朋友去瞎凑合一番。有一年看的是一韩国纪录片 Planet of Snail (http://vimeo.com/31821257)讲述一个从小双目失明失聪的丈夫和他的妻子,一个驼背的女子。两人过着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子。她是他的仙女,他是她的勇… (阅读全文)

中国风的传承

中国港台流行乐坛已有大明星把中国元素融入R&B 和饶舌。比如周杰伦的《青花瓷》、《发如雪》,王力宏的《花田错》、《盖世英雄》。颇为流行的中国风用传统五音调式,简单来说就是 do re me fa so la ti do  除去fa 和 ti。犹如民族小调,听起来亲切又有一些伤感。同时会运用戏曲元素和中国乐器。五音调式在中国人的音乐里根深蒂固,不信你随哼一小调,定是有信天游或小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