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微小说 - 给另一个时空的情书

标签:

我穿上Balencia婚纱,你身着波希米亚纱裙。我捧起Jimmy Choo,你踩着牛仔靴。我头戴公主皇冠, 你插上星星点点的勿忘我。你的信里说心里五味杂全。我念,everything will be ok. 我想,你能明白我没有说的一切。 谢谢你,让我的少女心又欢蹦了几下。和你在一起的我不过是傻白甜,而你却认定我是白富美。你说你不过是个野孩子,我却知道你轻巧得像头野鹿,自由得难以束缚。你问… (阅读全文)

微小说 - 匣子

标签:

紫仙拂衣遵过沙垣, 缓步入蓬屋。只见屋里小兽仙已和一白衣中年男子对饮甚欢。紫仙提手拂尘,细语问道,“羽仙还未到,你俩怎先饮起来?”小兽仙斜首,只见蓬屋的竹墙似忽然被融化,可直视涧涓密石亦空翠远山疏木。 白翳仙人道:“不知羽仙在水中渔钓还是青崖攀萝滕, 此番春色我等不如同去可好。” 紫仙轻口吹气将小兽仙融化的竹墙还原如初,笑说:“窗在此,你移步就是,何必融我… (阅读全文)

小小说-破茧 (下)

标签:

第三幕 铲雪 这两年里,蒋婆已习惯了从窗口看见一个微胖的身体在清晨闪身出门,逃似的打开车门,钻进车里。然后蓝色的老爷车会停滞几分钟,似乎在车里喘息。若你细数,一定是一分二十秒的时间。然后车才突突发动,缓缓开上街。那 是过世的老邻居露丝的孩子。蒋婆这几个月也习惯不叫唤他了。去年初雪的时候蒋婆婆像以往一样让他帮忙铲一下门口的积雪。雪不大,铲雪公司不会来。… (阅读全文)

小小说-破茧 (上)

标签:

第一幕 课堂摇滚 小胖麦可迟到了,这几年他从未迟到过。因为他每天清晨五时便出门,不管几点的课他都先到学校,占一个离门最近的位置。他总会随身带一个咖啡纸袋子,若是呼吸加速便拿出来套在口鼻上往纸袋里呼气。 当麦可走进教室的时候我和学生们都惊了。他的白衬衫胸口都是泥水还有斑斑血迹。长裤喇了大口子,半个裤脚晃荡在一边。他用纸巾捂着下巴,看似还在流血的样子。 … (阅读全文)

小小说-高空三万里的情书

标签:

亲爱的高个子, 我在高空三万里给你写第一封也是唯一一封情书。我欣喜在东京遇见你。你鹤立鸡群的样子让我一眼就看到了你。你笑起来有些孩子气,手脚长得像飞机翅膀。你眼睛盯着各种汽车零件,直冒星光。好像孩子看见了糖果一样。终于在拉面馆让你看到我,我隔着身边的美女跟你聊天,讲述了那一个我最喜欢的自己。勇敢,有趣,智慧,又有许多趣事奇闻。我看见你一会儿眼睛闪着… (阅读全文)

小剧场-论底层物语之幸福(稿)

标签:

场景:安大略湖畔茶苑。树尖儿撒上金色。 室内一穿紫色毛衣女子喝着下午茶。对坐,一个梳着包包头的眼镜女孩, 和一个珠光宝气的少妇。 紫:“刚开微信时,对微信的功能给了很多赞美。从它作为工具的角度看,它很强大。 少:“可不是,强大到我所有阿姨舅舅叔叔奶奶都在刷朋友圈。” 紫:“只因它是这样一种利器,它的杀伤力也可以很大。“ 少(浅笑):“这又何以见得,不过是个消… (阅读全文)

小剧场 - 微信之碎片文化(稿)

标签:

场景:安大略湖畔茶苑。树尖儿撒上金色。 室内一穿紫色毛衣女子喝着下午茶。对坐,一个梳着包包头的眼镜女孩, 和一个珠光宝气的少妇。 紫:“刚开微信时,对微信的功能给了很多赞美。从它作为工具的角度看,它很强大。 少:“可不是,强大到我所有阿姨舅舅叔叔奶奶都在刷朋友圈。” 紫:“只因它是这样一种利器,它的杀伤力也可以很大。“ 少(浅笑):“这又何以见得,不过是个消… (阅读全文)

天命 (二十) 就是想要看看

标签:

“是你的想象,你的梦境。是你的上辈子,上上辈子。是遗留在魂魄里的片段。是另外一个空间,穿梭在我们所处的世界。。”崔先生没有看她,只是端着左依的右手看了又看。 嘴里喃喃地像是回答,更像是自言自语。左依感觉一股暖流从崔先生的手掌慢慢散入自己的手心,又顺着手臂流动到胸口。 “是经过太多残暴、恐惧、仇恨、悲怨之后时空被撕裂,到了另一个地方。只得顺着这些裂痕游荡… (阅读全文)

天命 (十九) 赚钱的把戏

标签:

当左依醒来崔先生已换上藏蓝长袍袖口和领子翻着羊毛。他戴着礼帽在一旁仔细看一幅卷轴,身旁洒落几张照片。左依窝在被子里不愿动弹,斜望出去似乎是一个女子坐在雪地,身后险峻的雪山。照片里有许多光圈,像是迎着太阳,而那女子身着白裙双手抱着双腿,背脊挺直。像是一段曼妙的舞蹈即将开始。 “她是谁?” 左依开口问,声音有一些沙哑。 “她是我要找的人。”崔先生继续目不转睛… (阅读全文)

天命 (十六) 一碗猪汤面

标签:

汤面对亚洲人来说有治愈的效果。希里呼噜喝汤唆面,如果再来些辣子,让水气敷脸,辣出眼泪来就像做了一个spa。 日本红烧肉加半个虎皮蛋,淳一给羽灵选的汤面充实温暖,新颖又微微熟悉。 淳一抿着小杯清酒,帮羽灵将鸡腿菇和白果烤串拨落。“尝尝这个。” 羽灵微微笑,用纸巾擦了擦汗。 有的人,总能直接触到我们的软肋,直入心里的。 “给我讲个故事吧。”淳一提着微醺的笑眼。 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