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一目图腾

标签:

一目者,看事情无深度。大脑难以判断事物的距离。在熟悉的环境,大脑可以凭记忆来计算和弥补,可在不熟悉的环境,独目便难以辨别。 “一目均衡表”是日本在二次大战前发明,功能是提供市场的方向及入市位,一目均衡表的假设是全没有依据任何所谓的技术分析工具或理论,一目均衡表是全世界技术分析的鼻祖。 在日本,天目一箇神,简称一目連,在『古語拾遺』、『日本書紀』、『播… (阅读全文)

卖出 $46M 的随想

标签:

今日得知Norman Rockwell 的 The Prayer 卖出了 $46 M,想起年初写的《画出美国梦的插画家》,表述我自幼对插画的偏爱。插画总是小巧玲珑,不喧宾夺主,但具有点睛作用。 一直认为,Rockwell的插画已是大师的级别,但因插画家出生,总未能得到应有的肯定。如今The Prayer 卖出了北美画作最高的价格。居然超过了Hopper和Warhol,有些难以置信。他笔下已一去不复返的美国梦,遭… (阅读全文)

当爱好已成往事

标签:

不记得是谁说,每个人在童年都是画家,都是歌手,都是舞者。每个婴儿都会因快乐而舞动手脚。每个人在童年时都唱过歌,不管你是多么五音不全。小时候那些顽皮的男孩被老师涂了胭脂口红在合唱队里大声嚷嚷着,也自得其乐。也记得用粉笔在水泥地上涂鸦,没有人能说画得是好还是不好。 儿时曾那么迷恋画画。满满贴在墙上,一叠叠塞进画夹。有时同学索要,便画一幅送出。曾画短那么… (阅读全文)

灵魂21克

我不怕死亡,不怕变老。只怕老了,死了,该做的事情没有做到。该爱的人没有爱够。该走的路没有走完。 我们的灵魂21克。爱的深处是灵魂,灵魂的深处是爱。当我的身体轻了21克,我想葬在白杨树下。不用有墓碑,名字。白杨心形的叶子,一面绿,一面白。风一吹,呼啦呼啦的。如果有一个长椅那就更好了。面向湖水,让散步的人可以流连,歇息,谈心。 (阅读全文)

情人节的礼物

标签:

对于礼物这件事儿,总有些疑惑。小时候在中国别人送了礼物,断不能当场拆开。几乎得忽略,把重心放在款待朋友上。 似乎马上翻看礼物便有一副贪心样。爸妈总会让我按耐住心,等朋友走后才可以看个究竟。刚到美国,朋友送来几大包包装得级漂亮的礼物。我们照常放到一边,认真招待聊天。但我看见,朋友脸上一丝疑惑,一点失望。可惜那时小,没能跟他们好好解释中国人的礼物理念。… (阅读全文)

梦幻浪漫的J J Waterhouse

标签:

意大利出生的英国油画家Waterhouse画的不是心情,是神话。他的画优美灵动,画出了大师笔下的女主角,神话里的仙灵女神。但因为他的画风梦幻浪漫,也是被艺术历史遗忘的一位。 虽受拉斐尔前派的影响,但他的画颜色浓郁感性,笔下的女子高贵地慵懒,似乎在爱情里,在思念中。 The Lady of Shallot My Sweet Rose Hylas and the Nymphs (阅读全文)

天使的眼神 - Bouguereau

标签:

大学时期为Bouguereau写的颂歌。十年了,还是喜欢。 In a time when splatters of paint and color is considered modern art, a time when the fascination with Da Vinci revolves around his sexuality and anti-Christian undertones, a time, when grotesque images loaded with dark and barbaric reflections of human nature are prized to be deep and profound. We… (阅读全文)

美学(贴图)

人心不古,世风日下,道德败坏,全是人没有信仰的缘故,然而,随着自然科学的发展,宗教的领域也逐渐缩小,但要恢复宗教显然不可能,那么我们就应该用美育代宗教—蔡元培 对美的爱护,欣赏,和分享,或许是父母能给孩子最好的礼物之一。学会美丽不是能拥有的,而是要分享的,可是人生最大的功课? 美丽是最平等的,不会因为你更聪明,更高贵,更有权利而得以感受多一些。 (阅读全文)

慵懒的下午 - Lord Fredrick Leighton

标签:

Leighton 的油画有一种贵族的慵懒。 他的画不像印象派或是抽象派那样改写艺术的轨道。但是他自行自顾的neo classicism回归古希腊对人体完美的诠释,又有roccoco 时代对颜色近于轻佻的应用。不怕人说不伟大,不崇高,不革新。不管不顾地只要美丽,美丽,美丽。 我最喜爱的 Flaming June The Music Lesson Odalisque (阅读全文)

喜欢胖美背的画家 - Ingres

标签:

Ingres 是一个以画像成名的画家。我自小只喜欢画人,所以对他的作品特别上心。没有什么特别的历史意义或是社会影响,是一个十足的艺术保守派。他对油画上能看见画笔的痕迹极为抵触,画的主题也相较单一。事业最低谷时也为游客画过画像,也会抱怨画人像虽能挣钱,但让他不能画他向往的历史大片。 谁知他的画像对后世的影响那么大。许多著名画家在之后都愿意归于他的麾下。保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