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嘴里说真话的男人

标签:

对鲁迅的初印象和许多人一样是语文课本里的。一字胡子,笔挺的背。他的语气十分亲切,是我外婆的家乡话。所以字里行间有一些熟悉。语文老师说他伟大,是一个战士。虽然从他的言语中可读出他对童年玩伴的温柔和疼惜,但课堂里读的文字总没有被窝里读的书那么带劲。我更喜欢老舍的温润,笔下老北京的平和。怜惜张爱玲多情又倔强的话语,细腻亦世故里带着义无返顾。还有那些在躲在… (阅读全文)

在你眼中我多美

Camera doesn’t lie. 在你镜头下的我总是笑得愉悦,格外美丽。有人说,只有爱我们的人才能捕捉到我们最美的瞬间。你按下快门的霎那,看见了我吗?爱上了我吗?你的光圈,照下我颜色,我的阴影。 春天,我呵着暖,开出一树一树的粉白桃红。这不是你最想念的景象吗?周围那么多人来看我,攀在我的枝干上,围着我五六层。他们坐在我的树荫下,我的花瓣洒落,是你最喜欢的樱花雨,… (阅读全文)

难得摄影

我是一个不喜欢新武器的人。从手机到电脑,从汽车到相机,我都是等到不能用了才处理。更新这个词,对我来说毫无意义。难得搬来别人的相机来用,拍些我眼中孤寂的美。 虽是枯枝败叶,却有灵气。一阵温润春风吹过,便摆脱这冰冻的魔咒。冰雪里,给你打个印。等你春暖花开的应许。 冰冷多伦多。等你苏醒的日子。 (阅读全文)

粉粉世界

粉粉世界就是女孩的梦。卸掉正装革履,换掉机车皮衣,耍酷的靴子牛仔裤,走进自己的粉粉世界。这里,可以腻人地甜蜜,柔软到心底。毫不设防,爱上所有可爱的,有趣的诱人的事物。这里有草莓蛋糕,粉色綢带蝴蝶结,蕾丝花边。这里有樱花,梅花,芍药。 这里有花丛中的野餐,星光下的音乐。金色镶边的落地镜子,绒布抱枕,打起奶泡的咖啡。盘子里,是无花果羊奶酪,玛德琳蛋糕,… (阅读全文)

裙子 裙子 裙子!

裙子就像一朵朵小花,开在女孩的身上。虽然有时会有些不方便,但也不妨许多女孩一年四季裙子上身。我小时候就是个喜欢穿裙子的小女孩,有时看到妈妈的漂亮裙子也会说,妈妈以后这条裙子送给我吧。 如今真的是搜刮了妈妈不少裙子。妈妈审美甚是有前瞻性,而我正好喜欢复古的衣服,所以母女品味还是保持一致的。 如今穿得最多的还是铅笔裙,也叫一步裙。顾名思义就是只能跨一小… (阅读全文)

蜗牛·浮城·花漾

晚秋的日子总有些黯淡。没有了落叶的静美,却还没有白雪的纯净。逃出办公室,被朋友拉去参加多伦多亚洲电影节(http://www.reelasian.com)。每年这个季节总会有幸跟朋友去瞎凑合一番。有一年看的是一韩国纪录片 Planet of Snail (http://vimeo.com/31821257)讲述一个从小双目失明失聪的丈夫和他的妻子,一个驼背的女子。两人过着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子。她是他的仙女,他是她的勇… (阅读全文)

老女人喜欢珠宝

Audrey Hepburn在Breakfast at Tiffany’s曾说,I think diamonds are divine on older women, but too tacky for myself.而每天她会在Tiffany橱窗前流连忘返。梦露在Gentlemen Prefer Blonds高歌Diamonds are a girl’s best friend. 珠宝对女人的吸引力到底是什么?奢侈品对女人的吸引力是什么?曾幼稚倔强地认为只有老女人才需要珠宝和精品的装扮。而那些用名牌奢侈品包围自… (阅读全文)

我十年后的审美

十年前青葱岁月,对美执着狂热。恋上了,就是两百分的喜欢。在茫茫人类艺术大海中找到几颗最晃眼的珍珠。便窝在心里,第一次成就了我的审美。青少年时的审美,有最自然美好追求,有寻找自我的流露,也有标异立新的愿望。到纽约,到巴黎,到佛罗伦萨有如朝圣。端着心里数年来画册上的崇拜,象隔海的情人多年后的第一面。 我可以告诉你,我喜欢Mary Cassat的温柔,Renoir朦胧美… (阅读全文)

烟花易冷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2013已过去了一半。年初早起早睡,锻炼身体的期诺又没完成。 还有什么因该做却没有做的。或想做却没机会做的。都还记得吗?说是难得糊涂,其实我很清楚,有梦还没追到,有幸福还没等到。 True happiness and true love are as such, to believe it is to find it, to have it is to become it. 总有些人,虽一辈子辛苦耕耘,但总是得不到收成。一辈子等待… (阅读全文)

那些过往的萌物

到多城周围,总会有一些古董市场。不是中国那种奇珍异宝的金钱交易,也不是欧洲百年文化艺术的传承。这些,只是岁月的沉淀。唤起儿时回忆的萌物。有一些童话中的惦念,有一些故事里的神韵。存在心里的温暖美好,真实幸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