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台湾舌尖小记

标签:

台湾是个中华文化,日式审美,和热带气候的综合体。与日本的拘谨不同,台湾温和亦随意。和东南亚的文化相比,又有华夏文化的底蕴。台湾的中华文化南北调和,更有日式的精致执着,热带的热情和随性。 台北新城区干净祥和,绿茵和街道恰到好处,正是我心仪的样子。整个城市透着细腻,用心,却又随意, 热情。城外的乡土气息是城乡结合最佳状态。江南人来台湾有说不清的亲切感,… (阅读全文)

别有洞天的香港

标签:

声音 香港车水马龙却不噪杂,如交响乐般不绝如缕。粤语时而简练时而拉长调,越随意亲近拉得越长。各种口音的英语在耳边,如鸟语。忽传来警啼声,仿佛进入80年代的香港警匪片。 高跟鞋克克克在平滑的地面上,飘逸的长发和干练的短发随着脚步摇摆。传统的双层巴士叮,叮,叮,地铁门开时嘟嘟嘟,电阶梯切切切,过马路时擦擦擦的声响伴着整个旅程。 味道 陆羽茶室座落于中环,19… (阅读全文)

南美辣可可

第一次喝南美辣可可是在温哥华的Yorkville。 一个雅皮式的南美巧克力咖啡馆。我忘了是和美丽的简还是看似木讷的他。只记得那天标准的温哥华阴雨天,我却灿烂如向日葵。在雨中漫步,我走得快,捕捉眼里的美。壁画,野花,挂着水珠的嫩芽。春雨浇得凉透了手指和双脚。接过一杯浓郁的可可,香气扑鼻。那种可以沉沉入睡的, 缭绕梦境的酣甜。浅尝,如暖流包裹舌间。没有想象的甜腻… (阅读全文)

吃在新奥尔良72小时

标签:

饥肠辘辘 3pm 蟹肉墨汁面 Domenica 烤花菜。出乎意料之外的美味 8am  传统早餐。虾仁面糊糊 Seafood Grits 11am 炎炎夏日每天排长队的烤肉 Mother’s World’s Best Baked Ham 3pm 法式土司 Rib Room 7pm 海鲜大餐 French Market 8am Beignets, Café Du Monde (阅读全文)

情人节的小菜

标签:

锅烤带子和Grilled Tuna 成了我“烹调生涯”中最成功的两道菜了。配上高级mache 小菜甜Fennel, 加橘子沙拉,贤惠指数嗖嗖往上飙。 做好带子和tuna诀窍有三。 1. 用clarified butter. 用小锅把牛油融化,烧至呈焦糖的颜色。这个度要把握好,过了就有焦味,少了就缺了香味。带子表面也会有可口的焦糖色。 2。 把锅烧得烫烫的。最好用铁锅,厚底的那种。海鲜放上去不会减温。带子一… (阅读全文)

一目外婆上菜啦

标签:

是谁让我上菜来着? 不好意思,粗枝大叶。将就着吃哈。 1. 纸袋烤鱼 剪个心,铺上蔬菜,放上鱼。捏成纸袋,留一个小口,倒入白酒。烤16分钟左右。 2. 烤羊腿,蔬菜垫底。羊腿切开,涂上调料和香料,卷起。烤到外焦内嫩,反正生的也能吃。 3. 蛋黄面包屑烤菜花,出乎意料地又香又鲜。白煮蛋压碎和面包屑用黄油炒香,拌在菜花上烤。 4. 苹果奶酪塞猪排配自制姜汁苹果酱。猪排中… (阅读全文)

英国人不会做饭

说起英国美食第一会想到的就是炸鱼薯条。要知道除非在海边,炸鱼薯条属于看别人吃觉得美味,自己吃实属鸡肋的食物。只有海风习习,有海鸥抢食,手指弄得油唧唧没地方擦的时候才说最美味的。 全欧洲人都笑英国人不会做饭,但英国总有一些美味的闪光点。而且做饭难吃解决方法简单,让别人做呗。 在英格兰,包括爱尔兰记忆中的第一闪光点就是各种肉派蔬菜派。在Belfast小巷酒吧里… (阅读全文)

那些再难吃到的美味 - 釀鲮鱼篇

标签:

我默默黑粤菜很久了。不是不喜欢,只是在关键时刻我向往的是江南小菜。 过年时想喝一碗腌笃鲜,下饭想吃炒鳝丝,馄饨要荠菜馅儿。 就算酒席上的生猛海鲜也比不了妈妈做的清蒸鱼。但某一晚,很意外地,我居然吃到让我“惊为天鱼”的传统粤菜。 釀鲮鱼。 一条被当作肉肠来做的鱼。一条鱼,完整地褪下鱼皮。 拆下鱼肉,与香菇鲜笋龙虾肉混合,再塞入鱼皮内,继续扮演鱼的摸样蒸熟。… (阅读全文)

汤还是童年的好

标签:

闺蜜从南美洲游走归来,不会做菜的我神奇地给她做了一道童年常喝的罗宋汤接风。并把牛肉换成了偷懒的IKEA肉圆子。闺蜜不仅把一整锅吃完,第二天居然还依样画葫芦又给自己煮了一锅。弄得我小有成就感。这种冒牌罗宋汤小时候常喝,那是俄国borscht的变异。 我们当然不会放进beet和sour cream把汤弄成粉红色,只是放一些番茄胡萝卜洋葱之类的调味。 小时候最爱喝的还有黄豆小排骨… (阅读全文)

年夜饭的脚趾头

今年有幸与广东家属共享年夜饭。满桌的粤语,感觉被丢进了TVB春晚。身旁的人说着恭喜发财,龙马精神。我也如金鱼般张嘴闭嘴,滥竽充数。一盘盘的大菜端上来,昂贵又朴实的感觉。 大碗菜装得满满,都是为了讨口彩。 吃了猪脚吃鹅掌,吃了蚝又吃脷。满嘴充斥着干蚝和干贝的味道。到处都是发菜和生菜。都是为了2014年好事多来,马上发财。 边吃边笑,反正听懂没多少。身旁人细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