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天马行空 的存档信息

微小说 - 给另一个时空的情书

标签:

我穿上Balencia婚纱,你身着波希米亚纱裙。我捧起Jimmy Choo,你踩着牛仔靴。我头戴公主皇冠, 你插上星星点点的勿忘我。你的信里说心里五味杂全。我念,everything will be ok. 我想,你能明白我没有说的一切。 谢谢你,让我的少女心又欢蹦了几下。和你在一起的我不过是傻白甜,而你却认定我是白富美。你说你不过是个野孩子,我却知道你轻巧得像头野鹿,自由得难以束缚。你问… (阅读全文)

小小说-破茧 (下)

标签:

第三幕 铲雪 这两年里,蒋婆已习惯了从窗口看见一个微胖的身体在清晨闪身出门,逃似的打开车门,钻进车里。然后蓝色的老爷车会停滞几分钟,似乎在车里喘息。若你细数,一定是一分二十秒的时间。然后车才突突发动,缓缓开上街。那 是过世的老邻居露丝的孩子。蒋婆这几个月也习惯不叫唤他了。去年初雪的时候蒋婆婆像以往一样让他帮忙铲一下门口的积雪。雪不大,铲雪公司不会来。… (阅读全文)

小小说-破茧 (上)

标签:

第一幕 课堂摇滚 小胖麦可迟到了,这几年他从未迟到过。因为他每天清晨五时便出门,不管几点的课他都先到学校,占一个离门最近的位置。他总会随身带一个咖啡纸袋子,若是呼吸加速便拿出来套在口鼻上往纸袋里呼气。 当麦可走进教室的时候我和学生们都惊了。他的白衬衫胸口都是泥水还有斑斑血迹。长裤喇了大口子,半个裤脚晃荡在一边。他用纸巾捂着下巴,看似还在流血的样子。 … (阅读全文)

小小说-高空三万里的情书

标签:

亲爱的高个子, 我在高空三万里给你写第一封也是唯一一封情书。我欣喜在东京遇见你。你鹤立鸡群的样子让我一眼就看到了你。你笑起来有些孩子气,手脚长得像飞机翅膀。你眼睛盯着各种汽车零件,直冒星光。好像孩子看见了糖果一样。终于在拉面馆让你看到我,我隔着身边的美女跟你聊天,讲述了那一个我最喜欢的自己。勇敢,有趣,智慧,又有许多趣事奇闻。我看见你一会儿眼睛闪着… (阅读全文)

天命 (十八) - 死不掉的

左依站在花坛旁,见池塘边有一块石头便索性坐下。舒展筋骨,每个关节都咯吱酸痛。她将肩膀手臂伸展,双手往背后拉直,背脊咯咯作响,手腕竟一阵撕裂的疼痛。仰首张望的海米回头,见左依痛苦的表情,关心地问,”怎么了?要不要先上楼坐一会儿?” 左依起身,笑了一下说,”没事。你看,羽灵到了。”   随着左依的眼光望去,漂亮的羽灵从黑色大奔里招手,好像某政要般。… (阅读全文)

天命 (十七) - 生日快乐

眼前的舅公脸色黝黑,衬得灰白的头发和胡渣更是傲气。身穿一套宝蓝色的藏族外袍,脖子上挂着藏银和宝石装饰的领结,让店里的人们不知觉地转头看着他。 “Bon anniversaire ma cherie.” 舅公右手多了一枝粉玫瑰,顿时让羽灵眼里溢满眼泪。 来加后六年,每一个生日,舅公都会送自己一枝玫瑰,他说过要一直送到有另一个男人对羽灵能更好的时候。舅公缓缓站起,搁起手臂等羽灵的手… (阅读全文)

天命 (十六) 一碗猪汤面

标签:

汤面对亚洲人来说有治愈的效果。希里呼噜喝汤唆面,如果再来些辣子,让水气敷脸,辣出眼泪来就像做了一个spa。 日本红烧肉加半个虎皮蛋,淳一给羽灵选的汤面充实温暖,新颖又微微熟悉。 淳一抿着小杯清酒,帮羽灵将鸡腿菇和白果烤串拨落。“尝尝这个。” 羽灵微微笑,用纸巾擦了擦汗。 有的人,总能直接触到我们的软肋,直入心里的。 “给我讲个故事吧。”淳一提着微醺的笑眼。 羽… (阅读全文)

天命(十五) 血玫瑰

标签:

淳一把将羽灵裹在自己的大衣里,抬头闭上眼睛。两行热泪润着脸颊流下,滴在羽灵惊愕的嘴唇上。羽灵可以看见淳一的下巴抽搐着,极力忍住伤痛。 羽灵刚才颤抖的身体被捂暖了,哭意也变成了诧异。伸出手抵住他颤抖的下巴,用指尖沾去他的眼泪。 每个指尖都湿了,羽灵捧住他的脸,让他渐渐平静下来。淳一低头说:“跟我走,告诉你一个故事。” 上了淳一的皮卡,淳一一语不发。路过羽… (阅读全文)

天命 (十四) 十万八千里

标签:

保罗的尸体是第二天早晨才被发现的。他倒在电梯到铁门的那十几步路。他的头部受创,曾经褐红的头发因岁月变得粉金夹杂着银白,而如今因鲜血重新染成僵硬的褐红。保罗的身体极度往前伸展,像是在逃离。铁门却卡住他的左腿,他的双手似乎最后还挣扎地往前伸。地板上有他划乱的血手印,在仿大理石地板上暗红的血蔓延。 当电梯门缓缓打开,羽灵还看着手里的文件袋。当她迈出第一步… (阅读全文)

天命(十三) - 印加魔花

标签:

挂了电话,羽灵发现自己的办公桌前一个人疾步走来。 抬头看,一件白色牛仔衬衫,双手捧着一盆盛开的太阳花,一张俊朗的脸露着歉意的笑。 想必是他在远处等到自己挂了电话才走上来的。 “苗女士,我叫淳一,是夏利但苗圃的园丁。请接受我的道歉,上次我把水倒在你身上。”淳一双手呈上那一盆太阳花,头微微低下,脸上留着浅浅笑意。 羽灵从小到大就没有人对自己这样认真道歉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