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天马行空 的存档信息

故事 (一)

标签:

弄堂里有一個男人有兩個老婆。在萧秀的記憶中那家人從來就是這樣生活的。每天清晨那男人就騎著一輛叮叮噹噹的老自行車去上班。走前他會叫﹕阿漣﹐我上班去了。大老婆就會平靜地走出來遞給他中午的盒飯﹐默默地目送他離去。然後阿漣送她的一男一女去上學。 那時上海的太陽還是躲在煙雲後﹐悠悠地透著奶黃色的光。萧秀就爬在窗臺上看著他們。阿漣姨的孩子長得象極了。只是女兒愛… (阅读全文)

梦里的故事

标签:

找到我十年前写的一篇短文,关于我做的一个怪异的梦。 *** 只記得我是住在一個狹小的房間﹐有許多鄰居住我左右。他們和我都很有淵源可我不清楚我們有什麼過去。我沒有想那麼多﹐因為一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人出事了。是他的女朋友來找我的。我對她似乎沒有什麼好感。她很急﹐一副痛苦的樣子。她跟我說他的脖子摔斷了。可是她沒有馬上帶他去醫院﹐因為她以為養幾天會好的。我氣… (阅读全文)

我很好,你还在吗?

标签:

多年以后,S所讲的故事我都不再记得。那么多存档的邮件也不知踪影。他说的那些让人痴迷的故事,为我开启了新的世界观。但我的脑海里却只有他模糊的样子。 那年我十七,他二十一。我在西海岸的温哥华,他在东海岸的纽约。S被我归类为智商稍嫌高一族。父母是医生,苏联犹太人。S有心理学工程学双学位,纽约大学就读医学预科。犹太语,俄语,英语都算是母语。为了去墨西哥度假方… (阅读全文)

标签:

黑色的橡皮渣滓在紙盒裡蠕動。糾纏在一起﹐似乎在痛苦中掙扎。無奈沒有眼睛﹐鼻子﹐耳朵。沒有手臂﹐雙腿﹐肩膀﹐只要蠕動。扭曲每寸皮膚﹐貪婪地吞噬綠色的桑葉。一張迅速的嘴﹐如裁剪的小剪子﹐一點﹐一點裁去葉肉。似乎吞食的不僅是葉子﹐而是必須消滅的證據。小心﹐精確﹐桑葉只剩下葉經。象魚骨﹐象殘骸。 夜深人靜時﹐傳來一陣陣沙沙聲。誤以為是窗外夜雨朦朦。起身卻發…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