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天马行空 的存档信息

天命 (二)一瓢凉水

标签:

面试出乎意料地顺利。公司好像十分着急招人,给了羽灵想象中更优厚的工资和福利,并要求明天就上班。羽灵喜出望外,站起身握了手,大步向外走。也忘了自己的鞋跟一高一低,几步就掉了鞋子。很狼狈地吐了吐舌头,身后的人事部主管和老板很专业地向她微笑,然后转过身。想必是在偷笑了。 羽灵也不管用手机打跨洋电话又多贵,在公司大厅里就兴奋地拨打电话。听着熟悉的嘟嘟声,抬… (阅读全文)

天命 (一)不宜出行

标签:

很久没有写故事了。 写个小故事,给2015年开开笔。 有风水大师称多伦多为“三山,三水;五龙,七穴”。地势南底北高,充其量就叫作山。 三条可以发呆的河,五龙为高速公路,七穴为各大商业中心,聚财聚宝。 而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多市的正中穴,也是多伦多的富庶之地。 苗羽灵夹着自己的简历,水红衬衫挽起袖子穿在烟灰色的西装套裙里面,羽灵一声轻叹。说来面试不该穿红色粉色,… (阅读全文)

渥太华河上的蓝月亮 (下)

标签:

卢卡的脑袋里象是装了个GPS, 两人走进许多鸶雨从未到过的城市角落。鸶雨似乎到了一个崭新的城市,而不是自己生长十多年的家。卢卡总有许多新奇的故事,走到哪儿都能和人聊开。他的眼里总能发现美丽的角落,像是一个光影和色彩的魔术师。不论走到哪里,在他的镜头下,美轮美奂。鸶雨更成为镜头里溶为城市美景的一部分。 多伦多焦橙色和烟灰色的老建筑成了卢卡镜头下的最爱。 … (阅读全文)

渥太华河上的蓝月亮(中)

标签:

夜间摄影是在黑暗里长时间曝光,将无数闪烁转变为一个瞬间。在卢卡的怀里,一瞬间就如时间停止,瞬间就是永远。 白天在渥太华河上飘流冲浪的日子。每一步登山,每一次坠水,每一晚仰望天空,鸶雨和卢卡手挽着手。同伴开始戏称他们为“不可分割的一对”, the inseparable pair。闲时鸶雨采雏菊编在头发里,或跟卢卡钻在帐篷里端着相机看前一晚捕捉的星星,或是围在篝火边听朋友们… (阅读全文)

渥太华河上的蓝月亮(上)

标签:

城市里最时尚的素食店,各种蔬果汁,沙拉,素汉堡,枸杞子咖啡。似复古又前卫的装潢,配时髦男女对坐,各个如此入眼。众人中,鸶雨独饮。她穿着端庄却不失青春可人,棕褐色的头发,吹得刚好。 称在脸庞两边,显出自然的弧度。她时而翘首张望,时而左顾右盼。左边,一对绅士般却稍显粉嫩打扮的男情侣。右边,流浪瑜伽气质的女情侣。望着桌对面空空如也的椅子,鸶雨眼中稍显失望… (阅读全文)

保加利亚的玫瑰(完)

标签:

那个安静的弯角聚集着很多辆警车。这次是儿童绑架案。杰克第一个来到现场,认出艾黎的车型和车牌。房子里面翻箱倒柜,像是被抢劫了,或者是有人急着打包离开。花园里更是奇怪,所有的泥土都被翻起,只有一丛芍药倒在地上。杰克将它收进证据袋里。 一个中年妇人开到,嚷嚷说自己是艾黎的妈妈,来找女儿。“你的女儿不在这里。” 执行警官们阻止她上前。“她被控协助绑架儿童,现在… (阅读全文)

保加利亚的玫瑰(八)

标签:

半个身体,艾黎脑海里响着杰克警官的话。身体不仅打颤,却鬼使神差地开到他家。花园里的芍药已含苞待放。 “我的车咣咣响,好像有些问题。”艾黎说。 “是吗?有没有到修车行去看一看?”他问。 “你能帮我看看吗?你不是机械工程师嘛。” “我不专业。”他的脸似乎冻住了,许久才说“这样不安全,如果你要回家,我送你回去。” 他直直地看着艾黎,好像一眼就看透艾黎的心思。他的眼睛里… (阅读全文)

保加利亚的玫瑰(七)

标签:

艾黎不知,许多年后自己是否会为这段感情懊悔。不知自己付出的感情会痛得会刻骨铭心,还是消失得烟消云散。艾黎太年轻了,她顾不得,她也输得起。 公司里已传开了艾黎和他的消息。同事们开着不咸不淡的笑话,那群年轻小伙也知道这名花有主,少来搭话了。 艾黎下班时总有跟他回家的冲动。可这次不行了,老妈下了最后通牒,要是再不按时回家,就把艾黎赶出去。艾黎百无聊赖地往… (阅读全文)

保加利亚的玫瑰(六)

标签:

艾黎冲上楼梯,直奔向小Sofia的哭声。开了门,一把抱住小Sofia,然后用力把门顶关了。砰!一声,让Sofia哭得更凶了。“没事了,没事了。没关系,不要哭。”艾黎把小Sofia抱在怀里,自己顿时也勇敢很多。好像就算有个杀人魔王夺门而入,自己也有徒手和他搏斗的力量了。顶住门,艾黎侧耳听门外的声响。没有脚步声,没有。但隐约可以听见外面噗噗乓乓不规则的声音。但隔着墙板和门… (阅读全文)

保加利亚的玫瑰(五)改版

标签:

当樱花枝上冒出嫩粉色花苞时,艾黎捧来了一株芍药。“能在你的花园里种下吗?” 他欣喜地接过来,并从网上搜集了种植芍药的信息。他轻手扶起那株芍药,“种不好怎么办?会不会不开花?会不会土地不够肥沃?会不会不发芽?” 艾黎不禁想笑。“看你一花园的玫瑰。你有绿拇指的。不用担心。” 他终于点点头,带着铲子慢慢走到花园一处,“这里好不好?会不会太晒? 会不会风太大?要不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