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天马行空 的存档信息

每一次二十年 (五)

标签:

  在黑暗里,卡侬不自觉地被Kelly牵着手,像是二十年前的延续。一深一浅地走在树枝和沙滩上,朝篝火的方向走去。Kelly的手很温暖,那种恰好的温度。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走近篝火,Kelly和卡侬轻轻松开了手。那群孩子确实在那里。有的拥抱着亲吻,有的在沙地上耍宝,有的独自喝得烂醉无声。“Uncle。” 那个高个的印度男孩站起来。 还真是你的侄子。卡侬左右看了一下,依稀真… (阅读全文)

每一次二十年 (四)

标签:

那年暑假,Kelly 组织大家去Tofino毕业旅行。卡侬磨破嘴皮子说服父母,终于如愿以偿。和一群同学第一次远行。大包小包地挤进仅有的几辆旧车,在摆渡船和山路上辗转了近八个小时。住进青年旅舍,大伙七手八脚地一起做晚饭。打开了一听听啤酒,晚饭前便有人喝得烂醉。有同学嬉闹着在Kelly的盘子里塞进了鸡肉,在他的可乐里兑了酒。Kelly吃到一口鸡肉后,气得离席。大家有些吃惊… (阅读全文)

每一次二十年 (三)

标签:

卡侬端着拿铁和榛子羊角包看着眼前这位印度大叔。“请问先生你几岁啊,怎么会少了那么多头发。” “39岁,谢谢。你也37了吧,请问你为什么看起来跟高中一模一样啊?” 卡侬一翻眼,“先生你别装酷了好不好,到室内把墨镜摘掉吧。我哪里像高中的样子了。” Kelly托起墨镜,“我把眼镜忘在工地了,只能戴有度数的墨镜。” “工地?你成为建筑师了吗?”卡侬兴奋地问。 “确切地说,我有建筑… (阅读全文)

每一次二十年 (二)

标签:

这个卡侬高中时代的冤家。全校valedictorian的印度臭屁王子,Kelly。 “发生什么事了,你的头发呢? 都长到下巴上去了?” 卡侬见他就要亏他,从15岁Kelly转入卡侬的学校,夺走了她第一名的位置开始。 “你这二十年是躲在哪个洞里吗?怎么跟高中时候一模一样,一点都没变漂亮?!” Kelly也不甘示弱。“你说你说你吃了什么,是不是吃了婴儿的胚胎,一副返老还童的样子。” 卡侬好气又… (阅读全文)

每一次二十年 (一)

标签:

卡侬戴着暗红的皮手套握着温暖的方向盘,耳边是Burmester音响流出的Hotel California。Eagles的那种久经沧桑却怀着激情的男人声音,陪着她曲折盘旋在温哥华岛的山间公路。路边常有土著人和背包客伸出拇指做要搭车状。卡侬只是紧握方向盘,盯着眼前的公路。开走Tom的2014 S Class新大奔让卡侬的心底有着报复的喜悦。这辆庞大的豪华车在盘旋的山路120度弯上让卡侬有些冒汗。但车… (阅读全文)

孟加拉的睡莲 (下)

标签:

Arif说,和印度不同,孟加拉是男方出钱办婚礼。一般男方出房子,女方一家买家具。有些家庭会选择都由男方出钱,或者,小两口也可以商量着看情况出钱。这个婚礼,会办一连四五天。所有亲戚都被邀请,而且,这次Chloe 也必要穿上Sharee。 “Can I be your best man? ” Chloe又要胡搅蛮缠一番。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a best man at Bengal weddings.” “But I’ll let you be… (阅读全文)

孟加拉的睡莲 (中)

标签:

Arif 的中国洗礼是Chloe负责的。从一个到中国餐馆只会叫鸡配饭的外国人开始,到吃早茶,喝粥,托碗拿筷子。给Arif介绍了上海小笼, 怎么咬口小洞,轻吹,倒点镇江醋,喝汤,吃小笼。 “Is this pork dumpling?”Arif对着开了小口的小笼包,一脸紧张。 “Chicken.” “Really? Are you sure?” 两人相视一笑。不知者无罪。 嗯。。。也是潜移默化中,Chloe的衣柜里有了几条Sharee,精… (阅读全文)

孟加拉的睡莲 (上)

标签:

引: 新浪博客上曾流传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孩子,梦里总有同样的场景。枪林弹雨,森林小径,另外一个家。少年时他时常随手画着一间屋子,从结构到摆设,他都记得清 清楚楚。结婚生子后,偶遇一位女子。两人都觉得格外熟悉。细数学校工作朋友,却无交界之处。随口,女子问起一个地方,他们记忆中的一个家。两人试探猜疑着描绘那个家的一切,才发现梦境中他们是彼此瞳孔中的身影… (阅读全文)

飞蛾扑火(完)

标签:

左依撒开手,盯着肖蒙。满脑子的问题转得飞快。两人沉默了很久,天黑起风才走回旅店。 左依的头一记一记地疼着,每一次血管的输送都疼的要炸开。脑子乱成一团。肖蒙沉默地把左依藏在被子里,坐在床边。 “是你妈骗你的吧。她想让你离开我。“ 左依终于憋出一句话,想甩开脑子里所有罪恶的思虑。 肖蒙从包里拿出一封信,丢在床上。是那种几十年前的褐色信封。父亲给后母的回信。… (阅读全文)

飞蛾扑火 (4)

标签:

走在温哥华的吸毒聚集区,周围的人千奇百怪。他们的脸上也有疤痕,他们的手臂,千疮百孔。左依标致的脸,整齐的头发,和复古小花裙对他们似乎是一种嘲弄。可左依知道,自己曾经和他们一样不堪。 左依曾躲进父亲的公司,她翻阅他的记录和账本,跟踪他秘密约会,复制了他的通信。她开始在他小女儿的学校门外徘徊。她幽灵般地尾随后母,划花她的汽车。这一切,让父亲和后母惶恐至…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