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

南美辣可可

第一次喝南美辣可可是在温哥华的Yorkville。 一个雅皮式的南美巧克力咖啡馆。我忘了是和美丽的简还是看似木讷的他。只记得那天标准的温哥华阴雨天,我却灿烂如向日葵。在雨中漫步,我走得快,捕捉眼里的美。壁画,野花,挂着水珠的嫩芽。春雨浇得凉透了手指和双脚。接过一杯浓郁的可可,香气扑鼻。那种可以沉沉入睡的, 缭绕梦境的酣甜。浅尝,如暖流包裹舌间。没有想象的甜腻… (阅读全文)

小白失而复得的故事 - 多伦多(下)

标签:

小白在的时候我们为狗狗二重唱挠头,被带走已候却时常想起它可爱的黑眼睛,站起来要抱的样子。于是我们联系SPCA 想确认一切安好。那个Richmond Hill的主人找到它有没有喜极而泣,小白的真名又是什么? 从兽医那里听说,那个人并不是小白的主人,而小白已在收容所过了几夜了。我们恼极了。说好若找不到小白的主人我们愿意带它回家的。这样一个小可怜,见到生人都害怕发抖,不愿… (阅读全文)

梦想粉碎者

标签:

巨人工作7年后,回到校园完成了本科学位。找工作之际对我坦言,不会为少于6万年薪劳累。我劝,“如果找到个4到5万的工作,就乖乖收了吧。加拿大现在找工作不容易,你背着贷款,养着狗,早早把工作定下来。做着5万的,再找6万的。” “不,我要心想事成。只要我坚持,就会发生。” 吓,这小子真是彩虹和独角马吃多了。 “你知道你以前的顶头上司,现在年薪还不到5万。你也知道加拿大… (阅读全文)

那些年,我们一起奋斗过的老板们

标签:

都说20岁时最重要的是找一个mentor,中国人说,跟对人。世事多变,我又是个喜欢折腾的孩子。老板跟着跟着就跟丢了,但是他们对我说的话,我却是记得。 刚工作时面对百万量级的客户总是紧张,有时必然得给他们一些糟糕的消息。处在21世纪的我总想发个电子邮件了事,躲过他们的气头也好。可是老板S对我说:“怎么知道该不该打电话给客户?就是当你最不想电话给客户的时候,就是你… (阅读全文)

去年秋天,过眼云烟

标签:

(阅读全文)

在哪里游走-美轮美奂

标签:

(阅读全文)

夏天就是这样疯狂玩耍

标签:

彩色风暴 “行走江湖” 胡吃海塞 多伦多夏之美,不可取代 (阅读全文)

花园近况甚好

标签:

笨笨来做视察 试吃基本满意 一点dill,一点甜豆 (阅读全文)

如果我的孩子出柜

仙子问我,对茶茶的问题怎么看? 一目的回答则是,“世界很大,有足够的空间可以装下你我。” 可是看来,在你我交集处,确是紧逼得很。 有的人希望把不同的看法和生活的态度藏在黑暗里。 殊不知,黑暗中总有人窒息致死还无人知晓。有的人希望把人摊在桌子上任人远观近看,评头论足。 殊不知,多少人被放在桌子上后,不是被解刨禁锢,就是被物化。 就算鼓起勇气,敞开胸怀,还是… (阅读全文)

我家笑少回国记 – 合影排排站

笑少公司的鼻咽癌基因测试科研成果受安省政府认可,得以参加安省科学技术访华团,随省长Kathleen Wynne 的团队回国展示科研成果。 回国前第一件事便是排排站拍集体照。 这种扇形集体照已经好久不见。人人都努力露出傻傻的笑容。摄影师也太不尽职,有些人的脸,无情地被完全遮掉。地板和天花板比人更占地儿。 究竟哪位是笑少, 不告诉你,自己猜。 接着,笑少就开始给我布置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