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目论校园欺凌

标签:

记得我的朋友告诉我她怎么被同学欺负,怎么被孤立,嘲笑。我一脸惊讶地看着她。最终她说,你这么怪,怎么可能没有被欺负呢?我也觉得纳闷,我从小到大换了七八所学校,很多时候都是新生,要重新交朋友。我在学校穿着妈妈的旧衣服。戴眼镜,体育也不是很好,照理说因该是被欺负的对象。若是午饭组织吃pizza,爸妈也会觉得太贵又不健康,不让我吃。爸妈怕我学坏,我一个高中舞会… (阅读全文)

一目推荐老电影

标签:

-浪漫- Cinema Paradiso 海上钢琴师 Singing in the Rain Blast from the Past A Walk in the Clouds Breakfast at Tiffany’s Casablanca When Harry Met Sally Amélie Love Actually Don Juan DeMarco What Dreams May Come -成长- Spirited Away Big Radio Flyer The Cure Wild America Music of the Heart Dead Poet’s Society School Ties 放牛班的春天 Anne of Green Ga… (阅读全文)

美女生活的准则

标签:

我不是美女,但我知晓美女生活的准则。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为首便是早睡早起,有充足的睡眠。这样自然的就有好气色,好心情。每个星期运动三次以上而保持身材和增加体力。日常生活中也要昂首挺胸来维持美好的体态。美女要涂防晒霜,去角质,保湿,美白,防衰老,去痘。三餐要调运,多吃蔬果杂粮。晚上八点以后不能吃东西。要多喝水少吃糖。 美女要补铁补钙,补多种维他命… (阅读全文)

我亲爱的差生

标签:

小学的时候班上有个小男生,说话有些含糊。上课老睡着,还要流口水。常不做作业,所以经常是班主任批评的对象。他也毫不在乎似的,罚站,留课,叫家长,是家常便饭。最后班主任把他安排做我的同桌。我们住同一个弄堂,经常可以看见他叼着袋装牛奶,红领巾歪在一边,书包斜挎着。每次我看到他,就对他叫:赵宗令!他总是卓别林似的左右张望然后急匆匆地逃走。他不喜欢交谈。 一… (阅读全文)

人约黄昏后

标签:

成功不能复制,幸福也不能。此时非彼时。人约黄昏后,月与灯依旧,但心境不同,就算回到原点,也是面目全非。记忆就是那样千疮百孔。张爱玲说,人生是一袭华丽的袍子,里面爬满了虱子。 美丽的照片后面,人生总有几度彷徨,几度迷茫,几度悲伤。光鲜的表面只是坚强。任性地说得轻描淡写,总有淡淡的忧伤。只愿常陪伴,相惜,爱护,感恩。 (阅读全文)

文科女和理科男的对话

标签:

“你一生中所见过最美的是什么?” 理科男一脸狐疑,貌似怀疑是陷阱。 “我先告诉你我见过最美的三件事。第一是在美国蒙大拿州。在初秋,我们走到山顶上的小路。太阳西斜,光是橘色的。迎面走来两匹马,没有马鞍,马尾随意得晃着。它们见到人也不怕。橘黄色的光洒在我们的脸上,骏马的身上。远处是蓝天白云雪山。” “第二件是高中时我们去Bamfield海洋研究中心。整整一周我们看攀… (阅读全文)

培养孩子这个难题之少儿阅读

这些书给了我很多欢乐,也赚了我不少眼泪。少年时代看书时留下的眼泪是最透明,最善良的。 我一直相信,你要真正了解一个人,就看他年少时爱的书籍。 American Girl Stories 系列 From the Mixed-Up Files of Mrs Basil E. Frankweiler The True Confessions of Charlotte Doyle* Little Women Matilda Hatchet 系列 Anne of Green Gables The Secret Garden* My Side of the… (阅读全文)

故事 (完)

标签:

那晚後﹐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恢復平靜。當雲祥雲梵走過﹐大家的目光也只不過會多停留一瞬間。爸爸媽媽已經再三叮囑蕭秀不要管丁家的事。雲祥兄妹也不再有正常的作息﹐所以現在連他們的背影都很少看到。他們有時一早便大包小包的出門﹐要不然雲祥就在門口搭的小爐灶煎中藥。雲祥現在簡直有點頹廢了。頭髮好長﹐總是被汗水或蒸汽弄得濕漉漉的﹐擋在眼前。 他更瘦了﹐可是… (阅读全文)

故事 (四)

标签:

天氣漸漸轉暖﹐可清晨還是會有一絲涼意。弄堂裡的人開始遺忘漣姨﹐只有看到雲梵的時候人們才會有無聲的嘆息。雲梵如常清晨去上班﹐攢下錢給雲祥哥哥買了一雙塑料拖鞋。這下雲祥但凡在家便穿這拖鞋﹐走路時開始劈啪響。蕭秀的清晨不再看到雲祥的背影在雨中抽搐﹐只有忙碌的他穿着拖鞋給妹妹煎藥。雲祥的頭髮開始有點亂﹐襯衫開始敞着。有時還會穿個背心短褲在弄堂的水龍頭洗鍋… (阅读全文)

故事 (三)

标签:

早春的清晨﹐煙雨朦朦。早起的人們都打著傘﹐踏著水花緩緩地走著。那個弄堂深處的男人還是跨著他的舊自行車去上班。每當聽到那老鳳凰牌嘰嗝嘰嗝地響﹐蕭秀便矇矇地睜開眼睛﹐依偎在床邊的窗臺。不久就能看見雲祥站在陽臺上梳洗。他會拽著一把小竹椅往地上一放,架著一隻凹凸不平的臉盆洗臉。他會把毛巾放在盆裡搓啊搓啊﹐然後擰干﹐疊平﹐用毛巾把整個臉都蓋住久久不拿開。細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