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爆粗口

标签:

同事觉得我是乖乖牌,因为从没有听过我爆粗口。其实我也骂,一般在开车的时候,或者碰到头,磕到脚的时候。Friends with Benefits的女主角爆粗口时会眨眼睛。而我,会把粗口改编,变成像儿歌似的。F*ck变成F*ckedif*ckf*ck,sh*t变成sh*tters,改头换面,穿个马甲。 记得中学的时候一位老师说,爆粗口是因为你语言贫乏,缺乏想象力。所以,那么多年我都坚持不在人前爆粗口。一… (阅读全文)

我要学做饭

标签:

感恩节吃什么,让我有些头疼。胖胖发短信来: Meat! Meat! Meat! Meat! 省省吧,还meat。 不知道最近牛肉出问题了嘛。再说我也不会做meat。 很惭愧,至今我都厨艺还停留在水煮青菜,荷包蛋的级别。吃着某天才厨师的自制苏式月饼和叉烧包真的很惭愧。几天前还和胖胖一起上网查西红柿炒鸡蛋应该先放鸡蛋还是西红柿。结果发现,我的顺序一直是错的。 每次回家,买一些新鲜的鱼和… (阅读全文)

非我同类

标签:

有些朋友问我,你和男朋友会不会有代沟或者生活上的不适应? 我想了许久,胖胖和我同样的吃货,爱看电影,看杂书,喜欢看音乐剧。除了拉他去教会和莎士比亚剧时,时不时的要捅他几下防止他睡得太熟打呼之外,我们还是算臭气相投的。 “对了,我们政见不同。也挺麻烦的。”朋友总会诧异地看着我,努力保持礼貌的微笑。 在加拿大政治上他是conservative, 我是liberal。我有时还会… (阅读全文)

怪异吃货的幸福生活

标签:

同事们常笑我是怪异吃货。我笑他们孤弱寡闻。土豆和鸡腿就是最佳美味吗?牛排和面包就是生命的补给吗?不!我们有酒酿,被他们称为fermented rice。我们有萝卜,被说是有尿布味儿。我们有自制绿豆棒冰,不懂红豆绿豆是甜品吗?是的,我敢吃虫蛹。是的,我敢吃蝎子。是的,我还吃过海胆。只要是能放在盘子里的桌子上的,我都愿意尝尝。 河豚鱼,吃过,没死。一场鱼宴吃到最后,… (阅读全文)

汉奸,骗子,被洗脑

标签:

现今微博上最流行的几个字,似乎是汉奸,骗子,和被洗脑了。任何关于时事的言论都可以被冠宇这些名称。所谓公知,毛粉,愤青,愤老相互挑衅,打口水战。真相被掩盖,被粉刷,被遗忘。假照片,新闻,漫骂连篇。 回想加国很少有这么热血澎湃。五月Globe and Mail 所发表移民系列引来不少言论。堕胎,安乐死,死刑,同性结婚都是受争议的话题。加国似乎有个共识,我不同意你的观… (阅读全文)

标签:

黑色的橡皮渣滓在紙盒裡蠕動。糾纏在一起﹐似乎在痛苦中掙扎。無奈沒有眼睛﹐鼻子﹐耳朵。沒有手臂﹐雙腿﹐肩膀﹐只要蠕動。扭曲每寸皮膚﹐貪婪地吞噬綠色的桑葉。一張迅速的嘴﹐如裁剪的小剪子﹐一點﹐一點裁去葉肉。似乎吞食的不僅是葉子﹐而是必須消滅的證據。小心﹐精確﹐桑葉只剩下葉經。象魚骨﹐象殘骸。 夜深人靜時﹐傳來一陣陣沙沙聲。誤以為是窗外夜雨朦朦。起身卻發… (阅读全文)

培养孩子这个难题之课外活动

标签:

朋友的孩子都到了快上学的年龄了。也面临着课外学习些什么的问题。许多妈妈忙着做司机,把孩子从这节课送到那节课。我也从事补课老师这一行多年,看过许多小孩面无表情地参加各种活动。在大学里主修教育心理学和犯罪心理学,看过最优秀的孩子,也研究过出事的孩子。 在课外活动方面我妈妈可以算是先驱。从小我骑马,滑冰,滑雪,游泳,舞蹈,武术,美术,音乐都学了。造就了我… (阅读全文)

Lemon Bistro

从温哥华搬来多伦多快五年。前两年整天的馋温哥华的三文鱼sashimi,满脑子想着回去大餐一顿。对多伦多的日餐文化嗤之以鼻,一进日本餐馆就气,sashimi那么小,那么薄。一点都不过瘾,完全没口感。看着同伴们吃着二等sashimi津津有味,我嘀咕,这种店,在温哥华早被砸牌子了。所以朋友们给我的雅号:sashimi snob。 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调节,我逐渐接受了。开始把重点放到多伦… (阅读全文)

爱美

标签:

記得兒時愛美﹐學古人用紅紙染唇。尋來紅紙片抿在嘴唇上﹐抹在臉頰上。嚇得老爸以為我吐血或被人刮了耳光。之後頻頻教導我自然美的好處。時不時地舉例講解那些清爽美人素面朝天。最鮮明實際的教材莫過于我母親。那時我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的母親最美。還大言不慚地到處渲染我母親長得象一代名媛阮玲玉。想來當時我母親一定心花怒放。 我母親絕對素面。至今堅持不施脂粉。化妝可… (阅读全文)

〈做头〉的上海情怀

标签:

我喜欢看老电影。把陈年往日买的DVD,VCD,VHS 翻出来。就像和老朋友聊天。有时这些碟片买了却未曾看过。但因为道听途说,或网上评论,对情节略知一二。拿出来看,就像和爱慕多年的老同学约出来一起喝咖啡。 因为霍建华这位帅哥,一直想看〈做头〉。顺便欣赏一下关之琳这位资深美女的风采。更何况是写上海九十年代初,刚改革开放时的面貌。来加国多年,80,90年代才是我记忆中的… (阅读全文)